把握爱情的真谛:爱其所是,非爱其如我所愿。

作者: 猫姐 分类: 心理治疗 发布时间: 2019-04-01 02:16

爱其所是,非爱其如我所愿 |曾奇峰老师在自恋工作坊的发言回顾

人属于最棘手的工作对象之列,弗洛伊德一度认为:表现为“自恋神经症”的病人无法被分析,因为分析师无法与这类病人建立移情关系,进而导致分析无从着手。尽管弗洛伊德的观点后来得到了修正,但与自恋病人工作的难度由此可见一斑。

8月22号至25号,“自恋的精神分析概念与临床工作”工作坊在中国科技会堂举行,欧洲精神分析联盟副主席Eva Schmid-Gloor和国内精神分析学派学者曾奇峰、仇剑崟、洪炜、徐凯文、王倩一起探讨自恋主题的精神分析理论和技术,抽丝剥茧,呈现当代精神分析对于自恋的思考。

以下总结,是曾奇峰老师在案例讨论中的临床思考和经典语录。

关于分析性态度

分析性态度就是永远在病人的潜意识层面工作,如果在现实层面工作,就不叫分析性态度。

在本次工作坊的开始,曾奇峰老师就给大家解释了分析性治疗中最核心的内容,他说了一个这样的例子:一位农村妇女喝农药自杀,在潜意识层面,她认同自己是一只虫子,像虫子一样“无价值”甚至有害,所以选择了喝农药的方式来杀死自己。如果你说,这位女性婆媳关系不好,儿子也不孝顺,经常被丈夫家暴,或者农药唾手可得等等,这些才是她喝农药自杀的原因,那你就是在现实层面上工作,不是在潜意识层面工作,此时你丧失了分析性态度。

关于自恋的理论观点

自恋者是爱其如我所愿,而不是爱其所是。

临床思考:在两天的案例中,自恋病人在关系中都体现出这样的特点,就是他喜欢一个人,夸奖一个人,是因为这个人符合他自己的预期,能够在某种程度上满足他自己的自恋;他人不是因为他人本来的样子而被自恋者喜欢或夸奖。

譬如,学习成绩很好的儿子;收入不菲、地位崇高的丈夫;长得漂亮的女儿很招自恋者的喜欢,因为自恋者的一部分自我依附到了这些好客体身上,一旦这些客体的特征发生了变化(失业、或者犯了错误、成绩下降),自恋者的喜爱就会变为攻击和贬低,同时会迅速投向一个新的理想化客体。

旁人普通的行为不能引起自恋者的注意,在他们面前扔手榴弹是不行的,你得拿着一个原子弹的蘑菇云他才会注意到你。

临床思考:自恋者有着夸大的自体,缺乏与外在客体的情感联系,这常常会让自恋者身边的人感到委屈和受挫,在亲密关系中,如果一方是自恋的,看不见对方的存在,对方可能会变着法的搞出一些事故来吸引自恋者的关注,最后很可能会导致严重的抑郁和自我攻击。

对于没有内疚感的自恋者,想要通过分析强行将他们从偏执分裂状态整合到抑郁状态,最后可能会引起精神崩溃。

临床思考:自恋病人对他人的贬低是一种分裂基础上的投射,把坏的部分投射到别人身上,好的部分留给自己或者投射到另一个理想客体身上,以此保持内在的平衡性。需要看到,分裂是为了防御内在崩溃,如果治疗师一心想要把病人引向抑郁整合的位置,一方面这很难达到(事实上分析师无法强行让自恋

在精神分析工作中,自恋病的病人进入抑郁心位,体验到对他人的关心和内疚),另一方面,病人也很难承受,最后的结果很可能是,病人为了容纳这两个冲突的部分,可能用完全地丧失心理功能来防御。

一个人成年之后吹嘘拥有什么,基本上是因为小时候缺少什么。

临床思考:自恋病人经常会突出自己的优势和贡献,比如自己很有钱、对子女充满爱意、对家庭做出了巨大的奉献和牺牲,其他人应该心怀感恩,等等。如果Ta一直在强调和夸大某个方面的话,治疗师应该想到,这是Ta对小时候所缺失部分的一种过度补偿,自恋是对过往痛苦经历的一种防御。

自恋的案例如此困难,我(们)必须要发明一种新的疗法了,就把它叫做“精神分析取向的闺蜜劝告法”吧。(哈哈,大家不必当真)。

临床思考:自恋的病人对于别人的爱和关注极度渴求,在他们身上会出现喂养关系的倒置,即他们会变成一个“巨婴”,甚至“老婴”,吸吮家人提供的“乳汁”,但是另一方面,他们又永远“吃不饱”,觉得自己的贡献突出,乳房却没有把自己喂饱,所以在吸吮之后还要对“乳房”贬低一番。

这个时候治疗师或许可以行使“闺蜜”的功能,劝告来访者:“你为这个家做出了这么多贡献,现在这么辛苦他们还不在乎你,如果我是你就出去旅游,就活得自私一点,不管他们。”这种疗法的实质是鼓励来访者发展滋养性、建设性的自恋部分,即我们后面将要详细讲述的生的自恋。

自恋病人有文艺气息不是一个好的征兆,因为这代表着Ta在以文艺的方式逃避。

临床思考:首先,什么是文艺气息,曾奇峰认为,文艺气息有时是“逃避现实、逃入幻想的酸腐气息”,自恋的病人的特征是缺少真实的情感联系,力比多是向内贯注的,而当他们表现出“文艺气息”的时候,往往意味着他们与外在真实有更多更深的隔离,这是一个危险的信号。

如果觉得我的文章对您有用,请随意打赏。您的支持将鼓励我继续创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