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理学最好玩的地方,是满足我们一辈子的好奇心

作者: 猫姐 分类: 心理治疗 发布时间: 2019-07-28 22:22

曾奇峰:心理学最好玩的地方,是满足我们一辈子的好奇心

大家好,我是曾奇峰,谢谢糖心理和KnowYourself对我的邀请。今天晚上跟大家分享两个主题:一个主题是心理咨询是如何起效,另外一个主题是学心理咨询可不可以解决自己的问题。

首先说一下心理咨询到底有没有效果,现在社会上仍然有很多人怀疑心理咨询是不是有效。非专业人员怀疑倒罢了,但是那些跟我一样听课的人,就是精神科医生如果也怀疑,就让我觉得有点奇怪。

我们业内讨论过在美国或者中国精神科药物过度使用的问题,这个背景就是他们不相信心理治疗是可以起作用的。

我们需要坚定一个信念,如果一个人他在情绪、认知和行为方面都出现明显紊乱的时候,要考虑药物治疗的,我从来不反对药物治疗。

具体来说如果他在认知上出现妄想,情绪有大幅度的起落,在行为上很紊乱,对自己和他人可能导致伤害,特别是对于被诊断成重症的精神障碍问题来说,是需要用药物手段的。

但是人格的改变,人格的成长用药物基本没有什么效果。

下面我们就一条一条地说一下,我个人认为的心理咨询为什么会起效的理由。我大概写了十几点,当然肯定不只十几点,因为今天晚上时间的关系,所以我们先说这么多。也许在一个更大的时间空间里,我们可以说三十种或者更多种心理治疗为什么会起作用的原因。

1.
第一个原因就是身体上的变化。举一个简单的例子,如果一个小男孩在早年的时候面对一个总是对他施暴的父亲,那他的身体就是紧张的,他的身体里面储存了一些关于外界环境是危险的记忆。当他进入到心理咨询中,遇到一个男性的咨询师对他很友好。那么他这种紧张的、对外面有敌意的感觉就会在身体层面减少甚至消失。这种身体上的放松会反过来作用于他的内心世界,使他的内心世界也放松。这就是心理治疗为什么会起到作用的第一个原因。

美国的童慧琦博士 (Dr. Huiqi TONG)现在在中国教授的正念疗法,就是聚焦在我们身体的感受上面。

当我们聚焦在身体的感受上,并且能够让身体放松的时候,它反过来也会影响我们的内心,起到治疗我们心理问题的作用。

再有一个案例,有一个女性来访者去找一个女性治疗师。过了评估阶段之后,女性来访者就对她的治疗师说,以后我每一次来我们两个人都不说话,我就在你旁边待着,体会我自己身体的感受和内心的感受就可以了。然后她们就这样默默地对望着做了20多次咨询,最后这个来访者的很多问题都被解决。但是这样的方法显然不能够解决所有的问题,当然没有任何方法可以解决所有的问题。

一个内心有很多冲突的人,是不太可能通过纯粹的改善躯体感受来解决的,否则可能通过按摩或者体育锻炼就可以解决所有问题。所以要制造更深的人格改变,还是需要专门的心理治疗。核心人格的改变需要在非常稳定的关系中,感觉到关系很安全,并且有相当大的退行才能够被解决。

我们这些搞心理咨询的人,把跟来访者关系甚至看到很神圣的程度,这种神圣恰好让我们能够给来访者提供一个稳定的、有利于他退行的安全的关系。

2.
第二个原因是心理层面的改变。

来访者在跟咨询师的关系中,可以获得一种普遍感。我知道我的咨询师不只我一个来访者,他可能有二十个或者三十个。就好像我不再孤独,我也不是这个世界上唯一有这样毛病的人。

这种比较非常重要,有一个来访者他有严重的强迫症,困扰他很多年,他一直都隐隐地觉得全世界只有我一个人才这么怪。后来他爸爸妈妈把他送到了医院里,他发现在这个病房里面,就有七八个跟他有同样症状的人。他告诉我说,这一点让他得到了很大的疗愈。

还有一个让来访者产生普遍感的东西,来自于治疗师的告知。很多年前,我让一个来访者去查一下,我们国家强迫症的流行病学数据,或者是有多少人正在被新诊断为强迫症。他查了之后,一方面吓了一跳,这个数字实在是太大了,具体数字我记不太清楚了;另一方面他顿时有一种很放松的感觉,既然有这么多人跟我为伍,那我这个问题也不算什么了。

有很多的初次看心理医生的来访者,他们就有一种感觉,我是这个世界上独一无二患这个病的人。我们处理这个事情的时候,可能也需要采取一点策略。刚开始的时候,我们需要稍微保留一下他这个问题。学过精神分析的人都知道,认为自己是唯一的,就要部分地满足这个人的自恋。如果我们太快地把它消除的话,我觉得是一个不太好的做法。

我们应该部分支持一下,他认为自己是独一无二的感觉,因为这种感觉在病上面,有可能是他在别的、比较隐性的方面认为自己是沙滩上唯一的鹅卵石的投射。

3.
第三个心理咨询起作用的原理是,通过咨询我们可以跟来访者讨论或者是植入一种信念,人是可以改变的。

大家千万不要小瞧这一句非常平常的话,在具体操作中间,一个人在意识层面或者潜意识层面是否相信自己可以变得不一样,在疗效上面起非常关键的作用。当一个人相信自己是不可改变的,从防御机制来说,这是自我改变想法僵化的表现,还有另外一个防御机制就是他人不可改变,这个我们以后再说。

认为自己不可改变可能有以下的原因,一个就是这种改变会让自己觉得非常不熟悉、不安全。如果以一个改变的我,进入到没有改变的环境的时候,我可能会受到威胁。这就是为什么有很多青少年在咨询室里面被部分的改变,之后回到原生家庭中间又会被打回原形的原因。因为他这种改变有可能在意识甚至潜意识层面都威胁到了他原始客体的利益。

还有就是,如果我们让自己有太大的改变之后,涉及到抛弃原始客体的内疚感。但是在移情的作用下,在跟我们的关系中间,如果传递过去的信号是不怕你改变,那么来访者的改变就成为了可能。

4.
第四点,是很意识层面的,可以得到一些关于心理规律的知识。

我有意地强调这是意识层面的,是想说精神分析是一门关于潜意识的学问。所谓精神分析的态度就是永远都要在潜意识层面工作,但是精神分析只不过是很多的心理治疗学派的一种而已。如果我们对什么样的病人都采取精神分析的态度的话,我很担心可能错过了改变来访者的机会。因为并不是每一个来访者只需要在潜意识工作,就可以让他的问题好转,有些来访者真的是需要在意识层面工作的。

比如前面说的信念,以及现在要说的关于心理规律的知识,这都是很意识层面的。这些知识包括以下两种,一种就是被命名的疾病的名字。这些东西是双刃剑,比如一个人他得了强迫症,强迫症的例子举起来比较安全,因为强迫症对生命没有威胁。我们如果举太多抑郁症的案例的话,总觉得弥漫危险的气氛,而如果能够看清楚他强迫后面被压抑的很多好玩儿的东西的话,这会增加我们今天晚上讲课的欢乐气氛。

当一个人知道自己是强迫症的时候,就有了一种原来如此或者是不过如此的感觉。这会让他放心,让他知道这个问题曾经有人患过,而且被精神病专家,心理学专家研究过的。当我们命名一个疾病的时候,既可以起到让他了解这个疾病的作用,但是同时也会产生所谓的医源性疾病。当强迫症觉得原来我强迫了,这个判断自己是强迫症的想法本身,又变成他的很多股强迫性力量中间的一股,会增加他问题的复杂性。

我个人的建议不要太把这个命名当真。我很少使用这些精神科诊断的名字,我宁可使用非常复杂的说法。比如强迫症我会把它说成是,强迫和反强迫之间冲突的一种心理障碍。这样子命名的味道就轻多了。

第二个就涉及到疾病的来龙去脉,就是我为什么会得强迫症。不同的学派有非常不一样的看法,精神分析对强迫症的看法可能可以写好几页书,可以在一些大家能够买得到的书里面,看到对于强迫症或是强迫性人格障碍的描述。但如是学行为治疗的,或者是学其他学派治疗的,那么你会看到对强迫症的一些别的解释。这些解释没有优劣之分。我们真的是需要从潜意识和意识两个层面来理解来访者,这样才能够给来访者立体的帮助。

5.
我再展开说一下最近对弗洛伊德所说的三个心理咨询的原则,我自己最近的看法。

一个就是匿名。弗洛伊德当年建议分析师不展示自己的情感。我们说咨询师是可以展示自己的情感的,再说弗洛伊德他当年定的一些规矩,他自己基本上都没遵守过。文献显示他经常违背自己的原则,所以就有人很搞笑地说,我真的开始怀疑弗洛伊德是不是一个弗洛伊德主义者。

现在我们能肯定地说,比弗洛伊德他当年知道了更多,关于我们内心世界的知识,以及关于怎么样改变的知识。分析师不展示自己的情感已经不再是铁律,在有些时候是可以展露自己的情感的。比如当病人非常悲伤的时候,我们跟着悲伤;在来访者非常高兴的时候,我们跟着高兴一下,当然是没什么问题的。

但是这个分寸需要把握。有个来访者告诉我,他取得非常大的进步之后,笑嘻嘻地问我说,曾医生你高不高兴,我这样子进步?我想了一下跟他说,我要谨慎地高兴。

因为如果我的高兴比你还多,那么你的进步,你的成长就可能会变成我的礼物,就不再是你个人的事情了。而且你也有可能再重新跌入低谷,那个时候我也不可以比你更悲伤。如果我跟你一样悲伤的话,我就没有办法帮助你了。所以我最好是比你的快乐和悲伤都少一点点,这样显得快乐和悲伤都是你自己的事情。

弗洛伊德还建议不要讨论咨询师自己的经验,这也不再是铁律,就是我们稍微突破一点也没关系。我们当然可以分享自己的经验,我们现在读弗洛伊德的传记,读荣格的自传,他们在跟我们一起分享人生经验,那为什么我们不能够跟我们的来访者,分享我们的人生经验呢?当然有一点可能需要注意,就是过于隐私的东西是不适合分享的。自己没有处理的创伤性体验也不能够分享,这有可能使你和来访者的医患关系倒置,变成你倾诉让来访者治疗你了,这显然分享得不恰当。

弗洛伊德同样的建议,在匿名的大框架下,如果在咨询之后跟来访者建立别的关系是不恰当的,这一条也不是那么严厉地被执行。你在选择来访者的时候,只要大概评估一下你跟来访者之前和之后的个人关系,是不是违背了现在的伦理守则就可以了。某些程度的熟悉关系是可以把它改变成医患关系的,这个某些程度怎么理解,我希望你在选择这个来访者的时候,事先跟你的督导或者是同事谈一谈。

弗洛伊德说的第二个原则是中立,就是不可以指导来访者的现实生活,也不要使自己成为来访者的老师或者师傅这样的角色。这个也可以被稍微改变一下。我们的来访者他们有一些现实功能的丧失,需要某种程度的指导,以完成他们的社会功能。如果完全丢开不管,除了咨询的50分钟,你想干嘛就干嘛,我个人觉得在现代的心理治疗中,是不适合的。

以前我建议不要注意,不要试图给来访者个人生活,包括他的学业还有人际关系做任何指导。我现在收回这种想法,我觉得在不违反伦理的情况下我们是可以这样做的。这实际上可以被理解成,你在使用除了精神分析之外的干预手段,显然这应该是被允许的。

弗洛伊德说的第三条原则就是保密,这几乎是无可质疑的。来访者到我们这儿来,我们当然不应该把他的一些事情说出去。一直到现在仍然被作为铁律来执行。

在涉及到匿名和中立的事情上,我想到在童俊院长的中美班上,有一个来自美国的精神分析师,他向全体的学员还有老师报告了一个案例。他带着一个来访者和自己全家一起飞到伦敦看歌剧,游览伦敦,一起回来。

我听了之后,第一是有点惊奇,因为这个肯定严重违背了匿名和中立这两个原则。当然他报告这个案例是不是违背了保密协定我不知道,如果来访者允许的话,就没有违反这个规定。至少是违背了弗洛伊德所定的三分之二的原则。所以我感到非常震惊。接着就觉得这个治疗师是一个很有创造性的搞法。

艾瑞克森他当年,实际上跟来访者也建立一些很近的关系,比如说他到来访者家里吃饭等等。我们都知道艾瑞克森所有的案例,都是在可以理解的伦理中。我们不觉得艾瑞克森在伦理上有任何可以被指责的地方。另外艾瑞克森的收费也相当地“不靠谱”,这种不靠谱甚至让我有一油然而生的敬意。

他的学生说艾瑞克森当年收治疗费有点像乡村医生,就是给来访者看个病,来访者给他送一筐鸡蛋,这个治疗费就算付了。我在想假如我在我的工作室,采取收鸡蛋或者是请吃小龙虾的方式来收费,肯定会被我的学生和同行们笑掉大牙。但是我相信有一些人,他们在伦理的范围里面,如果愿意以这种方式收取来访者的费用,我相信也是可行的。比如一个在农村的人,如果没有现金,他付给你一点他的产品,为什么不可以呢?听起来一点问题都没有,相反还有点好玩。

6.
第五条,在来访者跟我们的关系中间,所谓的新的客体经验,我们跟他原始养育者是不一样的人。他的成长过程中间,有可能有很多的攻击性力比多被压抑。他想干点儿啥的时候,他的原始养育者可能不允许,不允许他成功,不允许他快乐,看起来还是以为他好的名义做的。

在跟我们的关系中间他会体验到不一样,就是原来一切都被允许。相当于在我们的关系中间,发了一个允许他快乐和成功的许可证,他带着这个证上路就会让自己取得一个又一个的成绩,获得一次又一次的幸福。

7.
第六个,扩大了来访者的注意力范围。精神分析说扩大这个人的意识范围。在我意识范围比较窄的时候,我只注意到我自己活着,而没有注意到别人还活着。如果我们能够注意到不仅自己活着,别人还活着的时候,我们的自我意识范围就扩大了,而且把我们共情的能力也延伸到了他人。

第二个就是把要解决自己问题的愿望,变成了解决大家的问题,这个跟学心理学可不可以解决自己的问题是有关系的,后面我具体再说。

8.
第七个制造改变的原理就是,来访者潜意识里面被惩罚的需要不被咨询师满足。

小孩儿成长过程中他会不断地试探底线,如果太容易被惩罚的话,那他可能会对惩罚上瘾,以后他就不断地挑战各种底线。在他跟心理咨询师的关系中,他可能也会挑战咨询师的一些底线。这个底线有可能涉及到对设置的攻击,还有对咨询师语言上的攻击,不涉及到见诸行动的威胁,这可能就需要在监狱里面被心理咨询了。

我们说的是语言攻击是被允许的。他所期待的就是,我在潜意识里面攻击了你之后,你立即会给我惩罚,把我打一顿或者是跟我发生争吵,也攻击我。但是咨询师不会上他的当,会把理解成这是他对惩罚成瘾的需要,然后不给他惩罚。所以他就获得了新的经验,原来我做了一些这样的错事是不一定会得到惩罚的,当他的受虐的愿望没有被继续满足的时候,他就可能慢慢地把受虐的愿望忘记了,然后能够使自己有一些别的爱好。

9.
第八点,在移情的状态下,过去塑造人格的早年环境被重新体验。当他重新体验同样的环境,但是陪伴他的人变得不一样的时候,他对这个体验也会相应地发生改变。

从这个意义上来说,我们甚至要说一句有那么一点反科学的话,就是心理咨询可以穿越时空改变这个人的过去。不是真正改变了过去,而是改变了这个人对过去的体验。当我们觉得过去原来跟我们以前体验到的,如此不一样的时候,我们的现在也会跟着变得不一样。

10.
第九个,对咨询师的认同或者是模仿有可能导致来访者的改变。

每一个人在自己的生活经历中间也会有这种感觉。我前两年见了Kernberg之后,有时候不知不觉地觉得在按照他的那个套路来思考,或者是剔牙的动作都有那么一点点像他。当我意识到这一点的时候,我就自己一个人在那里哈哈大笑,就像突发什么问题一样的。这就是制造改变的一个重大的原因。

有一个来访者曾经跟我说,他说我看到你跟别的工作人员打交道。那个时候他在我们医院做咨询之后,还在医院里面逗留一段时间。所以他看到了我跟我的工作人员打交道这个样子,他跟我反馈说你那个样子比我轻松多了,如果能够像你那样子跟我的同事打交道的话,那我就不用来找你了。我相信他在以后的工作中间是模仿了,我跟同事打交道的方式的。但是我真的没有去想象他会模仿我哪个部分,这是一个谜。他可能看到的是我比较轻松的一面了。

11.
第十条,来访者理想化他的咨询师的同时,也获得了引领自己的力量。这个时候咨询师就是一个抽象化的东西,可能是他早年理想化的父母,或者是他读书所看到的那些非常了不起人物形象的具体化。他就激起了成为这样一个理想化客体的愿望。

比如他读书时,觉得一个理想化的男性应该是很宽容的人。他以前在生活中从来没有见到过,当他发现这个咨询师真的是一个很宽容的咨询师的时候,他幻想的形象就变成了现实。这对他来说有强烈的治疗意义。

12.
第十一条,所有人的心理问题都有表演性的味道。

比如自杀是最严重的心理问题了,它就有表演性的味道。如果要问一个有自杀史的来访者,就需要问一问他是一个人在的时候自杀了,还是周围有很多人在的时候。后者显然他的自杀是具有演给他人看的特征的。这个例子表演的部分非常强烈,其他的一些例子表演的部分不是那么强烈,但是肯定有。如果我们想办法把一个人心理问题的表演部分去掉的话,或者曝光了的话,他的问题就真的会减轻一些。减轻的程度因人而异。

我曾经发明过一个词叫做战略欺骗性自卑。有些人自卑不是真正的自卑,我们知道自卑是用来掩盖自大的,这是家喻户晓的精神分析名言。对于一个自卑的人来说,他的自卑是表演给别人看的。比如他曾经被人批评说你骄傲自大,他就需要一直扮演自卑来堵别人的嘴。你看我不仅没有自大,反而还自卑了。这个部分有些人那里体会得非常强烈。

我们还有一个提问的方式可以让来访者注意到这个部分,就是“当你有这个问题的时候,你最希望被谁看见?”或者是“这个问题你更愿意传染给谁,假如能够传染的话?”

有些人有心身疾病,比如皮肤病,我们就可以用刚才所说的两种的干预方式来问问他。对于悟性很好的来访者来说,这两个问题可能让他们有很多的领悟。另外心理咨询也可以作为仪式行为的一种,就是像信教的人都需要去教堂一样。我们就可能体会到这种仪式性的、有规律的做法会反过来制造我们内心的安稳。这样的仪式行为还可以起到安慰剂的作用。有人精确评估过,如果有20%去看心理医生,就有15%安慰剂的作用已经在那里放着了。

有一本书是专门研究心理治疗中的改变的,它的名字是《心理治疗中的改变》,副标题是一个整合的方式。具体内容就是波士顿变化过程研究小组,花了好长时间来研究到底心理治疗或者是精神分析为什么会有效果。

在1994年的时候,我从德国飞波士顿,我的同班同学朱少纯带我去见了波士顿精神分析协会的主席。我有一个被触动的,从1994年到现在我们一直都在学精神分析、客体关系理论还有自体心理学等等这些历史上的精神分析。

而波士顿的那伙人在创造新的历史,他们在想办法用新的理论,用新的对为什么会产生变化的理解来替代旧的那些理解。

这本书如果要我把它讲清楚的话,可能要画几十张图或者是搞个几十分钟的录像,所以我决定放弃。但是我还是想分享一下里面非常好玩儿的东西。

所谓的心理咨询为什么会起效,是内隐关系知晓。内隐关系是在早年的时候,来访者跟原始客体的关系中间,那些储存的或者是被看见的认知、情感、行为以及跟原始客体的互动,就变成这个人的内隐记忆。这些东西波士顿小组的人说它曾经被叫做内化的客体关系,就是爸爸妈妈对我们的态度变成了我们自己的一部分,这个部分跟我们的关系就是内在客体关系。

我们以前认为就是把内化的原始客体全部替换出来成精神分析师的,他内心就变得平静并且有创造力了。但是波士顿小组他们说,以前使用的内化的客体关系,这个术语几乎仅仅是指病理性的,有问题的那个部分。他们用以替代内化的客体关系的词叫做内隐关系知晓。包括正常的认知的、情感的、行动的,最后是互动的。

更有趣的,在心理咨询过程中间,是什么东西在起作用?波士顿小组的回答,我举个例子就是,当我的内隐记忆跟我的咨询师的内隐知晓共同建立了一个交集,一个合集,一个公共区域的时候,主体线性就发生了,来访者就可能会有一些改变。

我不一定把这个说清楚了,大家自己可以去看那本书。还有一本书也跟我们今天的主题非常有关系,叫《改变》。是艾瑞克森做的序,完全是从哲学的和几乎是到了数学模型的层面来探讨一个人的内心世界是如何发生改变的。

13.
第二个主题是学习心理学能够帮助自己解决问题吗?

我先说我个人的经验,肯定解决了问题,解决的很多很多问题。当然我还有其他的问题需要被解决,这是另外一回事儿。学心理学把我至少是变成了,一个能够基本处理日常生活中间的一些事情的人。如果没有学习心理学的话,我对我会不会是这样一个人,有可能会产生怀疑。

我看看周围学心理学的人,包括我的同事、我的学生,还有我的来访者、专业人员,他们在学了心理学之后也有非常多的改变。统计调查中国已经有120万心理咨询师了,有对大数据研究感兴趣的人可以采访中间五千个或者是一万个,搞一下量表,看看他们是怎么样回答这个问题的。到底对他们有没有改变,有哪些改变,改变的程度是什么样子的。

14.
我先回答可以改变这个问题。我觉得最重要的是增加我们的自我分化,一个人真的是要变成两个我,才是健康的状态。

如果能够从外人的眼光来看看你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人的时候,那你肯定就不是这样的人。早年的时候看到摄像机我就想,如果我们希望一个人变得不一样的话,就把他的样子照下来给他看,可能会变得不一样。如果只是让他看录像的话,只是让他看到自己的外表而已,看到内心还是需要别的东西,比如心理医生。

以前说过一句名言,万病源于未分化。就是没有跟爸爸妈妈足够分开,尤其是妈妈。今天我们就改一改,改成万病源于自我分化不足。在我变的我1和我2的时候,我1和我2的距离还是不够远,以至于我观察我自己的时候是重影模糊的。我想办法调整自己,别人给我提个意见,我调整一下自己的言行情绪之类的。这个调整也会有点失控,因为两个人几乎是抱在一起的这个调整就不行了。

假如我能够知道张海音是怎么看我的,比如他说我随地吐痰,他认为这个不好,我就可以不这样做了。他认为我在公开场合歇斯底里,不注意场合的发泄情绪,他认为这个也不好,那么我就可以不这样做的。

一个健康的人应该同时也是自己的观察者,也是自己的调整者。但是很遗憾,很多人这种自我观察和自我调整的能力是不足的。这样才有如此之多的包括人际关系在内的问题。

在学心理咨询的过程中间,我所结交的那些人都可以把我2拿得离我1远一点。更巧妙的地方还在于,分化出去的那个我可以跟他人融合,这就增加了我理解他人的能力。这听起来有点矛盾,我们越能够理解他人情感的时候,就能够活得越幸福,尤其是在亲密关系中间。

第二点是我们的认知开始变得灵活。因为以前对我的内心状态,对这个世界是怎么回事儿,看法比较固定。我有一段时间就处在一种认知不灵活的状态。比如我在说什么事情的时候,我会倾向于这样说,我会一直认为、我从来认为。现在想到我当年的这个口头禅,简直是有点羞愧感。这明显地在说自己是一个认知偏执的人。现在变得狡猾了,在说一个看法的时候,有可能会说我以前一直以为什么,这就为现在改变观点做好了舆论准备。意思就是我以前是错的,现在可能更接近真相一点。

当我们越来越多地知道这个世界上有很多的关于心理的理论的时候,我们也就不会只是坚持自己的那一派理论。这会使我们的认知变得灵活。我们的改变来自于我们对一个问题的看法不再那么固定。

昨天晚上我又看了三个小时的量子力学发展史,里面讲光到底是波还是离子。这个故事,就是关于科学从偏执走向不偏执的过程。刚开始大家都认为是离子,后来认为是波。我在高中的时候背光具有波粒二象性,实际上完全不知道是怎么回事。没想到就是这句话,有无数人类的优秀的分子贡献了他们的力量。

如果把认知推到更高级别关于真理上,真理是具有相对性。霍金在《大设计》那本书里面就讨论了真理这个问题。我看了之后的感觉就是,我小时候所向往的这一辈子要用来追求真理的想法本身是一个问题。而且如果每个人都追求真理的话,在极端情况下可能会反和平。

第三个改变,我们的情绪可能会变得平和一些。比如一个人学了精神分析,他知道如果我当众的歇斯底里的话,或者是当着孩子的面歇斯底里的话,就相当于在情绪上面当众或者是当着孩子的面裸体。一旦他领悟到这个时候,他就知道羞耻,他的情绪就会变得平稳一些。

第四点是行为上的改变,我们学了心理学就知道自己的某一个行为背后的意义到底是什么。

比如有一个男性学员在听我的课的时候总是跟我辩论,攻击我,说我这个不对,那个不对,还有情绪。我就笑着跟他说,我很喜欢你用攻击我的方式跟我亲密。他听了以后就有点尴尬地一笑,以后再跟我打交道过程中就变得相当地平和了。我对这个的解释就是他理解了他既想跟我亲密,但是又羞于跟我亲密后面的动力学。而且我这样说,在一定程度上给他发了一个许可证,允许他以不是这样的、反常态的状态跟我亲密。所以他的行为改变了。

第五点,学了心理学之后临时发生一个什么样的事情,你就知道怎么给出自己的解释。这在相当大的程度上和别人给你解释效果是一样的,我之所以谨慎用词说是“相当大程度”,就是因为有时候自己跟自己解释没用。我真的是试过的,有好多东西必须出口转内销才有用。比如我明明知道这个解释,我给自己解释是没用的。但是如果告诉我周围的一个精神分析师,那么他给我解释的时候,那真的可以非常有用。

第六点是心理学可以改变对自己的态度,尤其是对自己的心理问题和局限性的态度。

意思就是学了之后会脸皮厚一点,就是我有心理问题又怎么地?我说我有心理问题,说得非常坦然,不再有没学心理学之前的那种屈辱感。

另外对自己局限性的态度的改变也非常重要。比如我就觉得我讲这样理论的微课,远不如一些其他的老师。因为我觉得压力非常大,看不见人,而且我实在是讲得太多了,也不知道能不能讲出一些新东西来,这个让我觉得特别焦虑。我现在认可自己这种局限,以后要尽可能少讲这样的微课。这种决定让我丝毫都不觉得焦虑,相反有一种非常非常放松的感觉。

第七个改变就是自恋的松动。比如以前我可能只用一种方式来满足自己的自恋,满足自恋的标准只有一条。举个例子,有些人满足自恋的唯一的标准就是我是不是赚了足够多的钱。学了心理学之后他可能开始赋予健康的人格或者是幸福的亲密关系,超越金钱的意义。所以他的标准松动了,这也会让他心灵获得更多的自由。

第八、九、十都涉及到情绪。很多学员都说他们学了心理学之后抑郁缓解。我听到学员说的最多的一句话之一就是,自从学了心理学之后,这是一个能够增加我们自恋的表现。这句话表示学心理学是他们人生的重大分水岭。

抑郁是向内攻击,而学习一样东西,尤其是心理学这样庞大的体系,它本身就是向外攻击。所以能够在非常大的程度上减少他向内攻击的力量,导致他的抑郁好转。

如果再说到自恋,我自恋我有一个夸大的自体,平常用这个夸大的自体搞定一些事情没什么问题,但是遇到真正麻烦的事情的时候,我的夸大的自体就会破碎,攻击就会转向自身。学心理学就使自己可以用不是夸大的自体的方式,而是现实的方式来解决周围的问题。所以自恋破碎的可能性就大大降低了。

第九个是关于焦虑。焦虑是因为不确定性,我如果确定什么的话,我是不会焦虑的。但是如果周围弥散着我不能够确定的东西,我的焦虑就会增加。心理学不管是从意识层面,还是从潜意识层面都可以增加我们的确定性。当我们确定人的某些人性是不可改变的,那么我们焦虑会下降。

当我跟一只猫打交道的时候,我确定它只不过是猫,它不可能拥有虎性,比如说把我吃了。我确定他只有猫性的时候,我跟它打交道会非常非常放松,大概就是你也不过如此,再怎么样也只不过是一只猫。但是对人不一样,因为人的可能性实在是太大了一点。人之所以可能如此之大,除了他本身的可能性很多以外,还有就是我会在想象中把他的可能性放大十倍或者是更多,这就会产生更多的焦虑。

第十种改变就是我们会减少恐惧。当我们对人性,对由人组成的社会,对全人类有太多投射性东西的时候,或者有想象东西的时候,我们会害怕。

比如我如果是一个社交恐惧症的患者,我不知道周围的人会怎么想我,我只能在家里把自己门关着,想一下周围的人可能会对我构成什么样的威胁,那么我就不敢出门了。但是,如果他学了一些心理学,他有可能发现外面的世界跟自己想象的不一样,他出门参加心理学的培训,真实跟周围的人打交道。有很多心理学的团体是非常温暖的,他的恐惧就会慢慢的减少,他可能会从一个恐惧社交的人,至少短时间变成一个热爱社交的人,这种事情我们见了很多。

提问部分
看到三个提问都是于具体案例的,让我有一种无力感。有可能我是比较笨的人,当你说一个案例的时候,我太多的材料不了解。比如说这个人外表怎么样,走路的姿势什么样子,说话的状态怎么样,早年跟爸爸妈妈关系是如何,以及怎么样看待心理咨询。

这些问题铺天盖地过来了,让我感觉到你提供的材料实在是太少了,以至于我完全没办法回答。所以,我建议大家提一点笼统的问题、抽象概念方面的问题,这样我比较好回答一些。我一直没有办法用这种方式来回答一个具体的案例。而且这个可能也涉及到伦理的问题,你如果是问别人内心状态是什么样子的,我分析他是不符合伦理的,因为这没有经过他允许。

问题1:生活在三线城市,怎么样获得好的心理学资源?
答:我这样说吧,现在中国的三线城市,所能够获得的心理学资源已经远远超过,我在武汉这样的二线或者1.5线城市当年所获得的资源。现在中国交通这么发达,你们要出来学习也是很方便的,还有网上可以购很多课程以及书籍,可以远程做自我体验,远程的参加各种各样的课,这都是很好的资源,所以我个人觉得根本没有必要强调自己是三线城市。

问题2:在三线城市如何开展工作?
答:三线城市的人口基数的确是少一点,相应的心理咨询师数量也会少一点。我觉得假如有五万人口,已经足够的工作了。因为肯定有小孩要学习好,而让小孩学习成绩变好,这是我们的重要工作之一。小孩也可能在青春期的时候遇到很多的问题,三线城市里面也不可避免会有很多亲密关系的问题,还有其他的家庭关系的问题,这都是我们可以工作的点。

问题3:什么样的关系叫做好的这种咨询关系?
答:这个我觉得有时候跟亲密关系的好坏是一样的词汇。比如相互信任,双方都尽可能的真诚,然后关系非常的稳定。这些词汇除了是描述亲密关系以外,也是用来描述好的咨询关系的。就是总的来说,人与人之间都一样,就那么一些事。

问题4:怎么样理解在做这个职业过程中间,自我体验的这一环?
答:自我体验是自己作为来访者被其他的咨询师分析。比如说我工作室里面有九个人,除了我之外其他八个人都是在做自我体验的。这也是我从业过程中间培训的短板,就是我做的自我体验很少。我好多学生都用这点来质问我,我为什么不去做。

我觉得有两个原因,表面的原因就是我觉得凭我现在对自己的了解,以及对专业的掌握,好像还是勉强可以胜任日常工作,这样子就懒得去做了。我觉得更深的原因是我还没有做好准备,面对我内心的阴暗,这个阴暗不具有道德意义,就是那些昏暗的部分,或者是那些我不愿意看到的那些东西,这点我没有做好准备。还不够勇敢,还仍然害怕那些东西被掀开之后的疼痛。

问题5:心理咨询师如果自己出了问题是不是更难治?
答:我先说一下,只要是想成为心理咨询师的人,首先都是要解决自己的问题。不是做了心理咨询师之后才出现问的,而是他本身有问题,包括我在内。所以我把你的问题理解成,就是他做了心理咨询师之后他的问题更严重。

这种情况发生的比较少见,所以我们就把这个问题改一改,改成心理咨询师自己有问题了怎么办。这就是我们刚才说的自我体验,他也需要被治疗。当然,治疗这样的来访者有一些问题,我们曾经搞过一个录像督导,就是咨询师跟另外一个咨询师做体验,全部都录下来。我作为督导来一字一句的看看遇到这种咨询到底该怎么办。实际上是有一些实际的困难。比如,如果这个作为来访者的咨询师,他反复使用术语的话,那肯定是阻抗的表现形式,当然还有很多的微妙的阻抗,在这我们就不展开说了。

问题6:长期患抑郁症和强迫症,或者其他的障碍可不可以学心理学,考心理学硕士?
答:当然可以。世界上没有任何人敢规定,没有任何国家的法律规定说,你有什么样的心理障碍,就不可以考心理学任何学位。如果这样规定的话,本身是反人性的,甚至是反《宪法》的。

问题7:我爱人家里面有一些旧物不允许丢弃,还捡一些旧物进屋,堆满两个屋了该怎么办?
答:我想到一个有趣的事。我有一次跟某地的心理学家吃饭,他讲他爸爸妈妈,在他们家门口储藏间堆了好多好多东西。跟你说的你爱人家里是一样的,他实在是没办法来解决这个问题。

后来,他就在电脑上面打印了一个,消防队的整改通知,并且还在上面一本正经画了消防队的公章。就给他爸爸妈妈看说消防队来通知,你们这些东西全部要清空,那就不得不这样做了。我们听了之后就大笑觉得挺好玩的,我相信不是所有东西都可以用心理学解决的。像有些老人他们固化的生活习惯,我们可能只有尊重,而且他们也是成年人,他们有独立人格,他们可以决定他们的生活、他们的家里该是什么样子,这也是心理咨询师应该遵守的基本原则之一,既然是对成人,都是成年人我们没有权利互相强迫对方该怎么办。

问题8:就想了哪种家庭治疗比较好,一个是萨提亚,一个是系统家庭治疗。
答:我只能说我不了解萨提亚,我觉得系统式家庭治疗是非常好的。我在很多场合都这样说过,我现在仍然这样说。在中国以后的发展上,家庭治疗应该受到更大的重视,而精神分析应该退居到比现在位置不那么重要的位置。精神分析它是有一些毛病的,比如说耗时长,然后对咨询师和对来访者的要求都比较高,疗效可能很多情况下比较慢。还有治疗青少年的问题上面,也明显的不如系统式家庭治疗要好。

现在中国的情况是,在一线城市心理咨询的咨询师们,他们的专业取向有70%到80%是精神分析的,它的另外一个名字叫心理动力学,我觉得这个比例太高了一点。在西方国家比倒过来还差一点,精神分析占的份额会非常低,从历史的演变来说,西方国家今天就是我们的明天吧。

有一些人在学了心理学之后,尤其是精神分析,有强迫性的自我分析,甚至强迫性的分析别人。我觉得这样练练也没有关系,稍微注意一点就可以了,比如说分析别人的时候要经过别人允许,不能够把别人分析得发火了,你还在那里止不住的要分析别人。过了这个阶段之后,你分析他人的愿望就会下降,自然就不是一个太大的问题了。

另外做自我分析,我觉得一旦你分析到自己不舒服程度的时候,比如说情绪特别低落的时候,这个实际上是一个终止的标志。如果自我分析能够解决问题,当然解决一部分问题是可以的,这个部分我更愿意说是自我觉察是自我分析,要做分析还是要找另外一个人。

有时候,因为精神分析是个工具,我分析别人是养家糊口的,但是这个工具有时候分不清楚自己和别人。所以在我自己出现一个什么问题的时候,这把刀子就开始指向自己,有时候的确是可以解决一些问题,但是有时候这个分析可能会让人觉得非常非常痛,所以我可能停止这样做,然后干一点别的事情来分散自己的注意力,比如说读一些闲书,或者找人喝酒等等。

最后想说的就是,谢谢大家听我在这里一通胡说八道。

心理学非常好玩,心理学可以解决我们的一些问题。但是我觉得心理学最好玩的地方,还是满足我们作为一个人在这个世界上活着一辈子的好奇心。

我们人有非常非常多的好奇心,对宇宙的好奇心,对大山后面有什么东西的好奇心,对小猫小狗到底是怎么回事的好奇心,但是所谓这些好奇心都可能比不了我们对自己内心世界的好奇心。

老天给我们的时间实在是太短了一点,要满足这么多的好奇,完全是不可能的,但是也没有关系,我们能够了解自己多少就了解自己多少。

最后,祝大家把心理学学得好玩一点,把自己和他人的关系变得好玩一点。拜拜。

如果觉得我的文章对您有用,请随意打赏。您的支持将鼓励我继续创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