抑郁症只会袭击那些追求卓越的人?又有多少深受抑郁折磨的普通人在痛苦中挣扎而不自知呢?

作者: 猫姐 分类: 心理治疗 发布时间: 2019-05-21 23:45

随着生活水平的提高,人们对心理健康的关注也越来越多,心理健康问题在人群中普遍存在,只是轻重程度不同而已。由于对心理健康认识的不足,很少人意识到或者愿意承认自己是有问题的,这自然也是健康隐患。我们所熟知的大作家川端康成、海明威因抑郁而自杀,主持人崔永元也深受抑郁的折磨,而又有多少深受抑郁折磨的普通人在痛苦中挣扎而不自知呢?崔永元给公众树立了一个很好的面对抑郁的榜样,让我们对抑郁症有了理性的认识,加深了对抑郁症的理解。

1、抑郁的实质:自我形象的问题

从拉康精神分析来说,任何心理问题都是个体镜像阶段形成的自我形象出现了问题。在镜像阶段,孩子在他者的眼中看到自己的自我形象,这个时刻既是成功的,也是悲剧的,因为镜像中的我是自我的理想形象。抑郁症病人共同的特点,就是他们都会有一种非常强烈的感受:他达不到他镜像中的标准,所以他就不如镜像中的自我那样完美。

这就涉及到了自己眼中的“我”和别人眼中的“我”。在抑郁症患者眼中,我要追求我自己心目中那个理想的自我形象,对于小崔来说,这个理想的形象就是高收视率,高知名度,可是外界反馈过来的是没有那么高的收视,名气也没有那么大。这时,理想自我和现实自我之间,在我眼中“我”应该是什么样子和别人眼中的“我”是什么样子,差距就出现了,好像人生失去了方向,不知道自己是谁,自己的价值也受到否认和怀疑。

一般来说,我们每一个人的自我形象,和别人反馈给我们的自我的形象之间都是有差距的,不可能完全一致。也正是这种不一致,带给我们不断提升自己的动力,让我们去追求卓越。

这种精神机制可以说在我们早年就固定下来了,它成为了推动我们生存的动力,在个体生活的早期还有优秀的学业或者专长可以让我们保持这种不断追求的热情,可是在生活中赖以维持我们良好自我形象的事情一旦受挫,对个体的打击就是毁灭性的,这个时候,我们都不知道“我是谁”了,我们的自我价值也会受到怀疑,体验到的是破碎的自我,陷入抑郁不能自拔。

所以,抑郁症只会袭击那些追求卓越的人!

这就可以理解近年来频繁发生的大学生自杀事件,很多都是名牌大学的学生,我们都不能理解:TA们已经那么优秀了,TA们精彩的人生刚刚开始,为什么要去自杀呢?其中有一些女生,学业好,长相漂亮,可是也抑郁的想要自杀,为什么?

维持生活意义的核心价值没有了。在上大学之前,TA们成绩优秀,这是支持TA们理想自我形象的基础,可是到了大学,丰富多彩的校园生活,让TA们意识到只靠成绩维持自我的形象是多么的匮乏。也是到了名牌大学,身边学霸如云,往日的优秀学业已很难在人才林立的大学崭露头角,这个时候,抑郁就悄然而至,把一个人业已建立完善的自我撕成碎片,不知道自己是谁,自己的价值在哪里。

川端康成、海明威都很卓越吧,他们的作品备受世人喜欢,名利双收,可是他们抑郁了,因为他们已经达到自己事业的巅峰,无人超越,目标没有了而自己的自我理想还没有达到,他们也不知道自己还有什么存在的意义和价值,极端的对生活没有兴趣,情绪低落,生不如死,不如结束了自己的生命。

还有很多明星,比如演员张国荣、崔真实、乔任梁、歌星陈琳,TA们在事业上都取得了令人瞩目的成就,金钱和地位都有了,可是TA们也难逃抑郁的魔掌。

讲到这里,其实大家都会感觉到其实抑郁症很普通,正常的人或多或少都会有一些,越是优秀的人越是容易受到袭击,说不定你的身边或者你自己就有抑郁,只是程度也许不那么严重而已。

2、抑郁的根源:母亲的抑郁

和拉康同时代的伟大女性分析师多尔多认为,生完孩子的母亲如果抑郁,会影响到孩子精神机制的建立。新生儿会感到母亲因为给予他们生命而责备他们,并且会因为自己夺取了母亲的生命活力而感觉有罪,即使在他们成人之后,在他们的生活中也会过度地敏感,过度地投射别人对他的责备,会从别人非常中性的话语里听出攻击,导致他会经常躲避别人,而且会导致他愤怒,无端地攻击他人,而且会活在一种无意识的自我惩罚里。

其实,每一个妈妈都会说是爱孩子的,可是,妈妈无声的抑郁却在扼杀孩子的生命力。母亲的爱是真实的,母亲的抑郁也是真实的,母亲的爱让孩子生存,母亲的抑郁却在让孩子抑郁。孩子一出生就试图填补妈妈的生机和活力,代价是自己生命力的枯竭。

所以作为妈妈,你带孩子的不开心,没有生命的活力,意味着你在要求孩子归还他的生命活力。这是抑郁的根源。

母亲的抑郁是很多抑郁症患者的早期根源,而这些早年的经历会在人的潜意识运作,在你的潜意识浮出水面之前,你所有的情绪情感都会自动导航。

3、抑郁的意义:身体代替我们来言说

与其说是抑郁折磨着患者,不如说是患者需要抑郁,与其说患者需要抑郁,不如说是患者需要抑郁带来的愉悦感受:让自己的生命力填补妈妈的生命力,耗竭自己的生命力填补妈妈!孩子用自己身体的抑郁来填补妈妈的生命,身体代替孩子的思维在言说,在身体内部已经埋下了抑郁的种子。

我们的理想自我形象和别人眼中的“我”之间,还有一个身体的自我,这个身体的冲动在早年妈妈的养育过程中形成并逐渐地发展,也可是说是身体的思维,这种身体的思维是可以被言说的,身体也渴望被言说出来就像如果我们知道我们要的是什么,我们表达的是真正的自我所需要的,我们的身体会感觉很舒服、愉悦,这个时候我们才能把我们命运的主动权掌握在自己的手中。

所以说,抑郁症患者爱的是身体的这种欲望,而不是抑郁本身这种对象,身体代替我们来言说。这种身体的冲动,就来源于生命早期妈妈的抑郁。我想这就是抑郁的意义。

重度抑郁症的确是在身体上有症状,比如失眠,少动,没有生机,成为一种心理症状躯体化的表现。

一个小婴儿不会知道自己不能够填补妈妈的生命力,可是他没有那么强大的判断力,精神机制就这样来建构,成为一种潜在的生命动力,直到成年,直到你的这个精神机制不能够适应现实。在所有这些潜意识被挖掘出来之前,这个精神机制一直在运行,如果不能够在意识层面被你意识到,它就会变成身体的的症状来提醒你。

4、抑郁如何被疗愈

当你不能够在意识层面上处理你的抑郁,用语言来表达你的抑郁,那么在这份抑郁可以被言说之前,个体只是受到冲动的驱使而行动,甚至会有躯体化的反应。如果在身体的冲动和行为之间介入言语,个体就可以和自己的抑郁拉开距离,就可以从 一个客体,变成一个可以言说的主体,就是我们通俗所说的,成为我们自己,掌控命运的主动权。

正确地看待自己的抑郁,言说自己的抑郁,就意味着你反客为主,它将不再困扰你,反而是它挖掘了你生命的意义。

关于崔永元抑郁症的疗愈机制,
精神分析家陈爱国老师如此说:

著名主持人崔永元得抑郁症了!他没有选择保护自己的隐私,而是以节目的形式公之于众,一时间大街小巷都在传播他的病情……
崔永元的这个选择挽救了他自己,也疗愈了他的症状。在他告诉公众他有抑郁症的时候,这个原本是令人非常羞耻的需要深深掩藏的个人隐私却在他开始言说的同时,刹那间就转化成为具有社会巨大价值的东西,也因而实现了他自己最大的人生价值!
不客气的说,崔永元因为自我暴露得抑郁症获得的关注度,是他长期做主持人以来所没有得到,他因病而实现了梦寐以求的公众关注度,这是一个意想不到的自我实现。 以上这些都是抑郁症的疗愈的因素,一个原本不可描述的实在之物,通过言说变成了可供全民消费的有奇特价值的东西,自我价值感明显得到提升。
原本是痛苦的现实,在言说中也体验到内在的享乐!抑郁症状的疗愈,就是通过上述言说的方式得以实现的。
换作另外一个人用崔永元的这个方式是否也同样可以疗愈抑郁症?我的答案是不能,因为这是崔永元特有的个性化疗愈的方式,他通过名人做节目的方式找到了自己的言说,找到了自己独有的转化价值方式和享乐。——其他人的抑郁症要获得疗愈,需要找到自己的节目,自己的独一无二的言说。

不管我们愿不愿意承认,都是我们选择了抑郁,我们选择了这种精神机制,可那是一个抑郁的妈妈给的,我们为了填补妈妈而抑郁,可是,我们真的可以填补妈妈的生命力吗?不可能!那么抑郁还有什么意义呢?

理想自我和现实自我之间也不是不可调和的,这里需要的是身体形象的被言说,在抑郁的感觉和身体的冲动之间拉开距离,做出让自己的身体舒适的选择和言说。选择哪种言说形式,每个人都是不一样的。崔永元选择把自己的抑郁公布给大众,通过大众的关注从而获得了抑郁的言说:我要继续追求我的理想形象。

虽然我们从精神分析的角度剖析了抑郁症的精神机制和疗愈机制,可是这样一个疗愈的过程不会自然而然的发生,我们需要一双能够听懂你的耳朵,一个慈爱的、温暖的他者来看到我们的内在,就像光亮照进昏暗的房间。

抑郁是不能独享的,在这里,我们提供最专业的服务!

转载请注明: »

or
分享 (0)

如果觉得我的文章对您有用,请随意打赏。您的支持将鼓励我继续创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