咨询师也会拐着弯骂人

作者: 猫姐 分类: 心理治疗 发布时间: 2019-08-15 15:29

我在[玩录像]第一季里扮演咨询师。

说是扮演,其实是本色出演,其中的每一次面质、共情、解释,都是那时那刻的当下反应,没有事先彩排。所以,按督导老师李孟潮的说法,“这是个很接近实际咨询的场。”

出演咨询师,我是有私心的,主要是想让孟潮老师指点指点。因为被孟潮老师一对一地督,是件挺难得的事。后来,我才知道原因,他说:

“虽然说督导师尽量带着容纳的态度来接纳同事,但是我指出你不足的地方,你可能会觉得被我评批,被我攻击,这是为什么好多人越被督导越不开心的原因。

也许有些时候,老师不是批评你,也没想到要批评你,我们的被督导者,仍然会觉得不舒服。那如果一点都不指出你做得不好的地方呢,也帮助不了你,也帮助不了这个行业的进步,所以,我是很头痛做督导这件事的,好多人要我督导,我都闭门谢客,因为做督导要求很高的技能。”

这话是在第18集谈到的。前提是孟潮老师要“评批”我了,因为我在第二次咨询结束时,不自知地指责了来访者。感谢他对我面子的照顾,前面铺垫了好多内容,才进入正题。也很庆幸这个错误被记录在案,让我有所得。

这个错误是这么发生的

在第2次咨询中,模拟来访者花了大量的时间谈到自己创伤性的感受,整个人处在一种悲伤的游离状态中。

一方面,我能感受到她的难过;另一方面,因为来访者“目中无人”的游离,我接收到了在关系中我被忽略的信号,只是由这些潜意识的信号所带来的愤怒和焦虑,我在当时并未觉察到。

但我不断变化的肢体动作泄漏了它们,接着就轮到语言。咨询临近结束时,我们发生了以下对话:

T:我们这次咨询的时间马上要到了。

P:嗯,我们下次再聊吧。

T:我们一个咨询时间是50分钟,刚刚你感觉到的是30分钟,我想,可能有20分钟是你一个人出去溜达去了。

P:对,我今天确实有点不在状态(不看T,有些生气)。

T:嗯。那我们下次继续。

李孟潮老师对这一段话的解读是

首先,最后这句话是不必要的。其次,咨询师需要去思考,何以在这个时候说这句话?说这句话,很容易让来访者感受到被谴责。来访者可能也体会到了一点点的谴责和评批,所以她马上向咨询师道歉。虽然她在道歉,但她的身体反应却不是道歉。

这种片段我们以前称之为反移情见诸行动,我们现在更多地把它称为上演,就是咨询师和来访者扮演了她过去创伤情景中的角色配对。这里可能的角色配对是,指责的母亲和屈从的小孩。尤其对创伤的来访者,我们很容易在咨询中上演坏客体,比如挑剔的母亲、缺席的父亲等等。

然而,越是想做好的咨询师,越是容易上演坏客体。因为越是想做好的时候,越是不放松;越是不放松的时候,你越是压抑心中的愤怒;愤怒不满越是不被你看到,你就会在突然之间认同了坏客体的角色。

对于我们咨询师来说,很重要的一点,就是承认和理解我们咨询师是有足够的坏的。我们会嫌弃来访者,讨厌来访者;我们会想跟来访者发生各式各样的性行为;我们会想赚来访者的钱,不用干活;我们巴不得来访者崇拜我们,表扬我们,鼓励我们等等。总之,我们所有的愿望可能会投射到来访者身上。

从业前,我们要做好的工作是,接纳自己的坏和不好。精神分析是什么,精神分析首先要承认自己是个坏人,这是你的本我。然后你接着告诉自己说,我不能做坏人,做坏人太吃亏了,做坏人会收到惩罚的,这是你的超我。你的自我出来调合说,只要符合平均的坏就行了。

这一段解读,解了我的一个困惑。在一次咨询中,来访者反馈说,我对她的回应带有一点轻视的意思。我当时的反应是,这个来访者很敏锐,同时也反省到可能我对她的依赖确有轻视的意味。

当我意识到我对来访者的轻视时,我就不知道该怎么办了,从而回避讨论了这个问题。我当时的困惑是,我承认对来访者有轻视,来访者也感觉到了,我是不是不应该有轻视呢?

通过孟潮老师这番教诲,我似乎发现问题可能不在于轻视上,而在于对轻视的回避上。我觉得我应该理解来访者的依赖,应该做一个好的容器,包容他。但实际上,我并不能hold住,所以,我回避敌意,实际上是回避了自己不是一个好的咨询师的事实。

“承认自己的坏”,还真轻松了不少。

最后孟潮老师提出了一个非常有趣的问题:

大家可以想想,在第18集录像情景中,如果你是咨询师,出现了想要评批来访者游离的冲动,你已经意识到了它,又不想克制它,你该怎么做?也就是说,你要找到一个技术,既可以满足评批来访者的愿望,又是对咨询合适的,你该怎么办?

如果觉得我的文章对您有用,请随意打赏。您的支持将鼓励我继续创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