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字版】听曾奇峰讲俄狄浦斯期

作者: 猫姐 分类: 心理治疗 发布时间: 2019-06-27 07:22

大家好,我是曾奇峰。

索福克勒斯写的那个被称为十全十美的悲剧的故事情节,我们在这里就不啰嗦了,我们用四个字把它说完,就是“弑父娶母”。但是有必要啰嗦的地方就是俄狄浦斯,这个名字。他在希腊语里面是“肿胀的脚”的意思。为什么他的脚是肿胀的?就是因为他爸爸在把它丢出去之前,用铁丝穿过他双脚的肌腱,把它们捆在了一起,这是不想让俄狄浦斯远走高飞,这非常的有象征意义,因为有太多的俄狄浦斯冲突的人,就是不敢让自己离父母太远,远走高飞的人。这个我们在稍后会慢慢地看到。这个命名是精神分析的创立者弗洛伊德命名的。他在观察某一个特定阶段的男孩的时候,发现他们对妈妈有很亲近的需要,对父亲有仇恨,刚好索福克勒斯的这个悲剧里面,讲的就是这样的事情。

既然是人为的分的阶段,所以我们也没有必要太较真。如果你想把六岁以前儿子的发展分成72个阶段也可以,但是这会增加我们命名每一个阶段的特征的难度。为什么我们刚才说到是六岁以前,因为在六岁的时候,在生物学上,人的大脑就已经完全成熟。在心理学上面,一个人的核心人格也基本就形成了。六岁之后没有新鲜事。我估计对弗洛伊德来说,六岁以后就已经是太老了。

我们也需要说一说。俄狄浦斯期的前面两个期是怎么回事?首先是口欲期。大家注意到,这是以器官命名的口腔。在这里我们需要专插一下弗洛伊德的最重要的理论,这个理论比他的成长的分期的理论要更加重要。弗洛伊德认为,人就是一个有动力装置的机器,它有两个动力的来源,一个叫做力比多,一个叫做攻击性,力比多是爱和融合的力量,而攻击性是恨和分离的力量。我个人会笼统地把力比多和攻击性称之为注意力,这是一个非常普通的词汇。有一个美国的心理学家说的话,我非常的同意,他说所有的心理学的问题都是注意力的问题。这个观点我们很快就用得着。

口欲期大约是在0到1岁。这个时候婴儿的注意力全部在嘴巴上面,他跟嘴,他用嘴巴跟世界建立关系,并且表达爱和恨。假如一个婴儿在这个时候有心理创伤,就会形成一个疤痕。这个疤痕在成年之后就会表现出症状。比如当我们看到一个成年人在那里像婴儿般的喋喋不休地抱怨的时候,我们就相当于跨越时空,看到了她在0到1岁这个口欲期的阶段的创伤所留下的疤痕,还有一个非常非常严重的新生疾病,就是进食障碍。这个包括神经性暴食症,神经性贪食症神经性厌食症,神经性厌食症是少数可以死人的心理方面的问题,这样的这样的一些病人,他们这些症状就是他们口欲期的创伤所留下的疤痕。从治疗上来说,越早期的创伤治疗的难度就越大。

第二个阶段就是肛欲期,大家也可以看得到,这也同样是以器官命名的这样一个阶段。有人恶意的猜测,弗洛伊德为什么要取这么恶心的名字,是因为他想尽早出名。当然这对弗洛伊德还是有点不公正。为什么?因为我们如果做个婴儿观察就知道,对于这个年龄的孩子的话,对大小便的控制是他们非常非常重要的生活事件。口欲期当然也是吃喝了之后要那大小便,但是那个时候是乱拉被动的拉不受控制的,而肛欲期就是要学会控制,学会控制自己,也学会控制他人和环境。

这个时候如果有心理方面的创伤的话,那么在成年时候表现出来的对自己和对环境的过度的控制,就是他在这个期的创伤所留下的疤痕,同样的有一个听起来有点恶心的诊断叫肛门人格。这种人就是不管是对什么都非常的控制,钱、人际关系等等,他们会活得过度的严谨。如果我们看一看很多的中国的家庭,就会发现有很多的家庭关系真的还没有成长到俄狄浦斯期,父母对孩子的控制,表现出父母亲自己的人格都还停留在肛欲期的发展阶段。

好,我们终于可以开始说俄狄浦斯期了。弗洛伊德认为俄狄浦斯期的时间是4到6岁,但是后来客体关系学派,以克莱茵为代表的那些人,他们对这个做出了修正,就是认为一个人在出生之后几个月就已经开始有俄狄浦斯冲突的萌芽,只不过是在4到6岁的时候发展到最高峰。如果你要问我,我倾向于同意谁的观点?我会说我比较倾向于克莱因的观点,因为俄狄浦斯冲突是与超我联系在一起的,这也是弗洛伊德认为的,我们在非常小的孩子身上就可以观察到超我的存在。其实这个期也没有必要用俄狄浦斯这样的方式来命名。同样的也可以像前面两个阶段一样的用器官的名字命名,这一期就叫做生殖器期。在这个时候,孩子开始注意到性别差异,男孩开始关注自己的性器官,同时也开始能够分辨外面的男男女女。

当然这个世界上最重要的男女是爸爸妈妈。又需要强调一下,就是我们在说这个其实生殖器期的时候,我们说的生殖器并不是一个死的器官,而是一个跟外界有关系的存在。所以它是在关系中间被定位的。还有一个关于俄狄浦斯的有冲突的看法。俄狄浦斯冲突被弗洛伊德认为是人类个体的普遍命运,意思就是每一个人他到死之前都会保留一些俄狄浦斯冲突的残余,只不过是多和少而已。但是弗洛伊德的后继者科胡特颠覆了这个观点,他说只有在父母亲对孩子有不当言行的时候,孩子才会出现俄狄浦斯冲突。如果父母各方面都做的好,做的健康的话,孩子就不会有俄狄浦斯冲突。我个人倾向于弗洛伊德的观点,因为我所见到的人中间包括我自己,没有见到一个没有俄狄浦斯冲突的人,就是多少会有那么一点点。而那些来找我咨询的人,他们的俄狄浦斯冲突更加的严重,以至于形成了症状需要寻求专业帮助。也许俄狄浦斯冲突,俄狄浦斯情结这听起来像一个贬义词,但是我更多的会觉得它是褒义的,为什么?因为在我说你有俄狄浦斯情结的时候,就表示,你的心理已经发展到了最高阶段,不管怎么样,要比口欲期和肛欲期要强一些。再换句话说,就是当你主要的内心冲突是俄狄浦斯冲突的时候,你就是一个正常人。

而你的主要的冲突是前俄狄浦斯冲突的那两个冲突的时候,那你就有可能是人格障碍,甚至是比人格障碍更严重的一些问题。我甚至在想,以后我们表扬人就这样表扬就是你有俄狄浦斯冲突(哈哈,新技能get),就相当于说他的人格发展水平已经到了非常高的阶段。那当然了,俄狄浦斯冲突他只是不够,只不过是一个隐喻或者象征,所以我们没有必要过度的较真,没有必要搞严格的一一对应,比如从古希腊神话里面,或者是从中国的神话里面,看一看有哪些故事,然后这些故事在每一个个体的内心里面到底是什么样子的。这个工作,从理论上做一做的确是也是有意义的。特别是专业人员在一起讨论的时候会显得很好玩,但是在临床上面这些东西基本上没用。再回到那个悲剧就是杀父娶母。再说一遍,这不是真杀真娶,而是象征层面的。

三角关系是一个非常复杂的关系。数学上的三体问题,相信大家也知道,就是三个球。在那里运动的时候,我们是没办法预测他们在下一段的某个时刻相对位置是什么样的。科技发达到三体人那个级别,也没办法预测这个问题。俄狄浦斯冲突也是一样的,三个球我们都预测不准。三个人的关系,那肯定更加变幻莫测,但是也还是有规律可循,我们下面就大概的描述一下这个三边关系到底有一些什么样的可能的动力学的变化?

刚才说到弗洛伊德的理论就是认为人是一台机器有两个动力,这也是为什么精神分析叫心理动力学的原因。首先说一下母亲跟儿子的关系。如果母亲她自己是健康的,人格是独立的,分化的是比较好的,他在跟孩子打交道的过程中间,就能够与时俱进。意思就是通过孩子的成长来对自己做出调整。但是如果一个妈妈,她的人格本身就没有分化好,她自己就有很多的肛欲期,或者是口欲期,或者是俄狄浦斯期这样的问题,那么她在跟孩子打交道的过程中间,就不能够根据孩子的成长来调整自己的跟孩子的距离。这就会让孩子负责来调整跟妈妈的距离。孩子的调整。举一个简单的例子,他有可能就是压抑。我把这个话说清楚一点,就是妈妈如果无休止地靠近一个男孩的时候,这个男孩只有通过自我“阉割”,才能够保证跟妈妈没有乱伦的关系。当然我们说的这个乱伦的关系,把母亲娶了这种关系也同样是象征层面的。刚才这个我觉得还需要啰嗦一下,就是妈妈如果能够主动调整关系的时候,孩子就可以自由成长。就是我想怎么样发展就怎么发展,想怎么样强大就怎么强大,都不会跟妈妈两个人关系太近,因为妈妈自己会后撤,但是如果妈妈一味的向前倾,一味的没有边界的靠近她的儿子的话,那儿子就只能够发展出自己的办法来避免跟妈妈乱伦。比如一个现在也非常普遍的问题,就是有很多小男孩特别的肥胖。这实际上是在告诉妈妈说你已经靠我太近了,因为脂肪是一个消除自己的性别特征的东西,同时它也相当于一个厚厚的垫子。意思就是妈妈如果你没有办法保持跟我的距离的话,那我就长一身肥肉来保护我们之间的关系,使我们之间不要发生古希腊悲剧。

刚才这条边就讲完了,就是一个动力,就是男孩希望跟妈妈亲近。在潜意识的幻想层面,他希望完全的占有妈妈,但是这个事情肯定不会搞得太顺利了。因为旁边有一个比自己强大的男人在那里虎视眈眈,就是父亲。所以跟父亲的那条边就可能是充满敌意的,或者是充满投射,那个意思就是我想跟你老婆亲热的这个想法你肯定知道了,所以你肯定会想办法把我杀死。这就是在这个年龄阶段的男孩跟父亲的关系。说到这里,冲突就已经形成了,还有一条边就是夫妻关系这条边,有一些妈妈,他们在做了妈妈之后,就开始冷淡跟老公公的关系,把自己的所有的注意力再强调一遍,注意力包括力比多和攻击性,全部的转移到孩子身上。你可以想一想,一个男孩在接受了太多的妈妈的力比多的时候,同样的他也需要通过象征层面把自己阉割,才能够保证跟妈妈的关系是正常的,是一个不受惩罚的关系。

我怀疑有很多女性在做了妈妈之后,会故意的破坏跟老公的关系,这样才能够全力以赴的对付儿子。这是一个对儿子的高度的限定。会制造无穷的孩子的内心的俄狄浦斯冲突。还有一种情况,就是在儿子的成长过程中间,这个在中国家庭也非常的多见。在儿子的成长过程中间,父亲是缺失的。这也会让母亲跟儿子的关系更加没有分化。从潜意识层面来说,这个妈妈在她自己的丈夫你所遭受的挫败感就是他身边没有男人了吗?没有没有丈夫了。这种需要有可能用儿子来替代。大家可以看得出来就是某种程度上的滥用,就是把儿子当老公,那这个同样的也会激起儿子内心里面巨大的俄狄浦斯冲突就是害怕被惩罚。说到这里,顺便说一下。因为我怕等一下不可能面面俱到地说道,所以我想到了多少就说多少。,所以要避免一个男孩的俄狄浦斯冲突。爸爸是需要在他老婆和他儿子之间插一腿的,就是要强行把他们分开。科胡特他是这样说的,他说一个男孩能够喘一口气的时刻就是爸爸拉着妈妈去谈情说爱,这样子就可以让母亲跟孩子分开一点点。所以我在想,当然在孩子非常小的时候,妈妈跟孩子是融合性的关系,对孩子的健康非常重要。但是孩子长大的过程也是孩子主动离开妈妈的过程,同时也是一个健康的妈妈主动地从跟孩子的关系中间撤离的过程。

这就是为什么有人说,一个健康的妈妈,实际上是应该是能够忍受被孩子抛弃的妈妈。妈妈如此重要,所以我们再多说一点。我们刚才说到妈妈对孩子的注意力的关注,实际上是包括力比多和攻击性的。就是既有爱又恨,这里就出现了一个我们判断一个妈妈是不是好妈妈的绝对的标准。就是只要是妈妈能够意识到对孩子的恨,这样的妈妈就是一个健康的妈妈。如果一个妈妈她感觉到的只有对孩子的爱,他觉得自己做什么都是在爱孩子,这样的妈妈非常非常的危险,有可能就不是制造俄狄浦斯冲突的问题,而可能是制造精神分裂症的问题,这样的例子。我脑子里边立即浮现几个,觉得有点心如刀绞。刚才手机出了点问题,我不知道那段录进去没有,所以我在罗嗦一下就是判断一个妈妈是不是好妈妈标准就是干一个妈妈能够意识到自己恨孩子的时候,这就是一个好妈妈。当一个妈妈认为自己所做的所有的事情都是为孩子好的,是爱着这个孩子的时候,她有可能做出非常非常糟糕的事情。我有时候在想,就是一个妈妈如果把他的注意力分散到麻将上面去一点点,对他们的孩子的成长是非常有利的。我脑子里边在想几个精神分裂症的家庭,他们的妈妈真的是对孩子实在是太全心全意了,没有任何的个人爱好。这就是为什么温尼科特说,60分的妈妈是能够制造最健康的妈妈的原因,因为那差的40分实际上是在表达或者是在觉察恨。

好,再谈,爸爸。我们刚才已经说到,儿子会对父亲有很多的敌意的幻想。那么一个怎样的父亲才能够使他的儿子少一些狄浦斯冲突,我觉得两个特点就可以,就是轻松和幽默。传统的说法是严父慈母。如果我们像这样的僵化的父亲的形象认同就是严肃的父亲,那孩子真的会有很多的俄狄浦斯程度。我在很多课程上我都讲过,就是一个严肃的爸爸是一个没有长成熟的爸爸。一个严肃的爸爸实际上是有可能是智商比较低的爸爸。而轻松幽默的爸爸,轻松幽默的爸爸,才是智商比较高的爸爸。你想想看,一个在儿子面前都不放松的父亲,他的人格的成长肯定是有问题的,对不对?所以我们我们需要颠覆一下对父亲的形象的传统的认知。父亲应该是一个快乐的父亲,才是一个健康的父亲,一个严肃的父亲,就会制造就就像那个俄狄浦斯的爸爸一样的,他爸爸也真的是足够严肃了。当一个爸爸是轻松幽默的时候,当整个家庭对孩子的态度是温和的时候,那么孩子的潜意识里面就会感觉到。原来她对妈妈的完全占有的幻想,也没有那么罪恶,所以也不必通过杀死爸爸来获得妈妈。

这样一来健康的妥协就形成了。就是这个妥协是这样子的,就是我也不需要完全的占有妈妈,然后我也不需要把爸爸杀死。随着年龄的增长,孩子就开始明白,原来这个爱是可以分享的。这就是对俄狄浦斯的超越。

刚才说到一个人在六岁之前的每个阶段的创伤都会跨时空的投射到他的成年期。那我我们就现在看一看,假如有一台能够穿越时空的投影仪,然后有一束光照在一个男孩的狄浦斯期,然后投到墙下面之后就是他的成年的状态。这个状态到底有哪些?我估计说一两百种是没有太大问题的。但是我们今天选几个比较有特殊意义的。来聊一聊。首先是躯体层面的问题,大数据显示,到中国综合医院看门诊的病人中间,有70%的人需要同时看心理医生,这个数字真的是非常庞大,我估计大家可能都去过那些大的好的医院。你会发现门诊真的是人山人海。现在你知道了,就是一眼扫过去,十个中间有七个人应该找我们这些搞心理学的。经典的新生疾病都跟俄狄浦斯冲突有关系。比如刚才我们说的肥胖,然后还有中国数以百万计的儿童哮喘,还有很多的皮肤病,都跟狄浦斯冲突有关系。那因为我们的时间不是太充裕,所以我不一一说了,大家如果对这个内容感兴趣的话,可以找一些相关的书看,但当然最最好是查精神分析的文献库。

刚才说的是躯体层面的。那么第二个我想说的就是俄狄浦斯王这部悲剧里面最明显的隐喻,就是我如果成功了,我就会受到惩罚,眼睛珠子就会被挖出来。简单的说就是俄狄浦斯冲突意味着对成功的渴望,以及对成功之后的惩罚的恐惧。中国有一句说法叫做失败是成功之母。我们现在在了解了一个人的俄狄浦斯冲突之后,就知道这句话要改一改,改成失败,是放弃母亲。这实际上是做给父亲看的,因为我如果成功了之后,来自父亲的惩罚就会降低。从这个意义上来说,失败是一种赎罪,是一种赎罪的意识层行为。而这个罪就是这个人在幻想层面,在潜意识的深处所发生的杀父娶母。我们可以想象一下,有些人他非常地努力工作,然后刚开始的时候失败了几次,然后就获得了巨大的成功。那么从技术分析角度来看,前面的几次失败,有可能是他潜意识故意搞的。就是用这个抵消了俄狄浦斯式的诅咒,就是相当于赎罪了还了,所以跟原生家庭在潜意识层面两清,就可以放心的去成功了。但是比较悲惨的是,有的人可能是用一辈子的失败来赎罪,永远都处在一种低效率的成功中间。或者是永远都是一副失败者的模样。但是这种失败,如果我们从鉴赏的这个角度来说,也是非常有智慧的一种表现,为什么?因为这样失败反而我是安全的,不会有惩罚。就像当年如果俄狄浦斯不是杀死了父亲,而是被父亲杀死的话,那后面的惩罚也不存在。大家已经看到了,这是一种智慧一种生存的智慧。

在这之前,我看到有人提问说,权威恐惧是怎么回事?这是典型的俄狄浦斯冲突。我我曾经在培训上面对权威恐惧做过将近20个解释。我现在给其中的一个,实际上权威恐惧是代替权威恐惧的意思。意思就是俄狄浦斯共情了他被杀死的父亲在临死那一刻的恐惧,所以这这个恐惧不是他的,因为你赢了你恐惧什么,就是只有输了要被被人杀死了才恐惧,对不对?,大家想一想,我们看到的有一些权威,他们的确是有点装模作样,他们内心非常虚的时候,所以他们需要装出权威的模样。而一个早年在所谓的权威的总是严肃的父亲身边长大的男孩是能够看透这样的男人内心的很虚很恐惧的这种东西的。所以与其让我看到这个所谓权威的不怎么样的那些地方恐惧的地方,倒不如我亲自恐惧,更好一点。为什么更好一点?因为这个可以缓解。我比权威或者比父亲更强大之后的内疚感和危险。噢刚才关于权威的那一段还漏了一句,通过我们对权威恐惧的分析,就会发现,我如果恐惧权威的话,实际上是对权威的一种保护。

刚才我还看到一个问题,就是原生家庭如果是不完整的,比如说父亲因为疾病或者是因为关系破裂而缺失的话,孩子是不是就注定会有俄狄浦斯冲突?这个真的是不一定。我觉得最重要的还是母亲的健康程度。最近两届的美国总统克林顿和奥巴马都是在单亲家庭里面长大的,他们能够到这个位置,就说明他们的俄狄浦斯冲突相当的少。

俄狄浦斯冲突是不是就是各种纠结?是的,但是我们需要强调一下,这个纠结是在潜意识层面的。如果没有专业人员帮助,你很难觉察到自己有这样的冲突。比如一个男人如果他总是失败,你问他你是不是害怕成功之后的惩罚,他肯定告诉你说我没有,我成天就想着要成功。我做很多事情让要让自己成功,但是就是不成功。在专业人员的帮助之下,就会让他知道自己在潜意识层面或者在行为层面做了哪些与成功的方向相反的事情。

还有一个典型的俄狄浦斯的表现,就是对美好的拒绝。这个有时候看到之后真的是让人觉得非常的无语。我们在生活中间可以发现这样一些人,就是他们对美好的东西极具鉴赏力,然后能够非常精确地回避这些美好,这个把人看着真的是要吐血,只要是美好的,他们都拒绝。比如我我在想把菜做的好吃和把菜做得难吃,哪个难度更大一点?我觉得做好吃应该是一件非常容易的事情,但是有些人他们真的是不畏艰难,把菜做得特别的难吃,或者说他们只吃难吃的菜,这实际上都是典型的俄狄浦斯冲突的表现。

而且我相信有很多人都有过这样的经验,就是当我们穿一件漂亮的新衣服,或者是换了一个漂亮的发型行之后,那一瞬间的有那么一点点不好意思的感觉,就是俄狄浦斯冲突冒到意识层面,之后被我们觉察到的东西。当然呢,有人可能一辈子都不好意思。不好意思取得成就,也不好意思感受幸福。我们我们想象我们上一辈他们生活在那个年代,肯定是有很多俄狄浦斯冲突的,所以现在条件好了之后,他们可能还是过非常艰苦的日子。因为幸福的,物质上奢侈的那种日子,有可能会破坏他们人格结构的稳定。所以如果实在是碰到他们舍不得花,舍不得吃穿用,那我们可能能够做的就是算了,从维护他们人格的稳定这个角度来考虑。

也许有人最关心的是孩子的学习成绩的问题,在这里我几乎可以肯定地说,孩子的学习成绩如果不好的话,是俄狄浦斯冲突导致的。有5%的孩子学习成绩不好,是因为先天的问题就是那个智商不够,就是但是有95%的跟智商没什么关系,我甚至认为即使是你去测智商,然后测的比较低,也有可能是你智商本来很高,但是因为你的俄狄浦斯冲突,而让你不敢表现出智商很高!还包括孩子的偏科,也跟俄狄浦斯冲突有关。说一个总的关于俄狄浦斯冲突的定律,就是只要是跟能力的压抑有关的事情,都可能跟狄浦斯冲突有关系。

这个包括学习的能力,与他人打交道的能力,尤其是我个人觉得尤其是创造力,中国人的创造力在很长时间里都是被压抑的,实际上就是中国人的集体的俄狄浦斯冲突,像创造性方面投射的结果。还有一个需要说的就是在表面上一个儿子跟妈妈关系非常好,比如说有事都跟妈妈说一说,这个儿子,那个工作学习都没有问题,人际关系没有问题,婚姻恋爱也没问题。但是他跟妈妈关系非常好,这个绝对不叫恋母情结。但是如果一个成年的儿子还在跟妈妈吵架,动不动就发火的话,这是典型的狄浦斯冲突的表现。恋母情结这个翻译容易导致误解。我觉得从专业这个角度来说,我们还是说狄浦斯冲突要比较好一点。

我估计今天晚上来得很多都是心理咨询师。那么大家肯定会感兴趣一个事情就是当我们发现一个来访者他有严重的俄狄浦斯冲突的时候,我们该怎么做?大概是以下三种办法。一个就是在来访者把我们移情成理想化的父母的情形下,修正他内心里面内化的早年跟父母亲的关系,就相当于让他重新过一次童年。这个童年陪伴他的不是他的亲生爸爸妈妈,而是他的心理咨询师,像有些来访者,他们的俄狄浦斯冲突到已经连在咨询过程中间,想象一下自己以后成功了会是什么样子的,都不敢。他会说,那我怎么可能会那么好,就做梦吧那个不可能的。那个医生你别骗我了。这个时候我们可能首先要做的是鼓励他幻想。而在我们猜测在他早年跟爸爸妈妈的关系中间,连这样的幻想都是不被允许的。我觉得这个也是一个东西方家庭的一个差异。在国外如果一个孩子有一些大胆的不切实际的幻想的时候,父母亲是鼓励的,甚至在一些大学里面有专门的辖搞的社团,那些幻想最后都变成了真的,比如说我们现在使用的手机的触屏,就是被斯坦福大学一些看起来有疯狂的幻想的人搞出来的东西。但是在中国,如果一个孩子有太多的这样的幻想的时候,父母亲经常是泼冷水,说你这个太不实际了,你还是做点实际的吧,把明天的考试准备一下。我想到我的一个朋友给我讲了一个故事,他说他的女儿非常的优秀,每一次都考试得非常好,就是全年级第一之类的。这个朋友就告诉他自己的父亲,也就是孩子的爷爷。每次向这个孩子的爷爷讲这些好事情的时候,他爷爷听了之后都不动声色,然后每一次都要来一句这样的话,就是你要把她的那个鼻炎给她看一看,我们体会一下这个老爷爷他的内心,就是他不允许自己分享女儿的成就和快乐,因为那个会激活他的狄浦斯冲突的报警器,所以他要用一个扫兴的问题,来即扫别人的兴,又扫自己的兴以避免自己被惩罚。

我觉得这个在中国的家庭关系中间真的是非常的经典。就是有好多人在家庭关系中间就是那个要控制俄狄浦斯冲突的火候的那种人,就是只要是整个家庭开始朝幸福的和谐的那个方向发射的时候,那个狄浦斯冲突最厉害的那个人,就要破坏这个气氛,免得大家眼睛珠子都被挖出来了。

刚才说了,我们如果遇到有这样的冲突的来访者的是第一步。现在说第二步就是因为俄狄浦斯冲突是在潜意识层面的,所以我们需要不断地通过精神分析的面质和解释技术,来让他意识到他潜意识里面的无数的幻想。简单的说就是要把潜意识意识化,这真的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为什么精神分析动不动就要看几百次,就是因为潜意识实在是被我们在过去很长时间里面用太大的力量,压得太深了一点。而且这种事情搞快了也不是好事情,你在短时间里面,如果挖出了太多的这个人的潜意识的话,他的人格也hold不住,会极度的破坏他人格的稳定性。第三个办法,大家知道精神分析是一门研究梦的学问。所以对于阻抗比较大的人,我们通过对他的梦的解释,也可以让他很多的潜意识的俄狄浦斯冲突意识化。

再换一个角度来说,就是如果我不去看心理医生,我想获得俄狄浦斯期的超越。那么也可能只有一个办法,就是获取新的人际关系的经验。在新的人际关系经验中间,旧的,如果我有成就,我就会被惩罚的这样的经验会慢慢被替代。替代成,我如果能够满足自己的自恋的需要,或者是物质的需要,那这并不表示我一定就把爸爸妈妈杀死了。也有很多人反映这样的情况,就是在自己的日子越过越好的时候,越经常的想到爸爸妈妈还过得不好,并且产生严重的内疚感。读书当然也是一种获得新的关系的一种办法。他是有效果的,因为因为读书实际上也是一种新的关系,比如你如果读金庸,你相当于相当于跟金庸他的人格的一部分打交道,所以也可以获得一些新的经验,但是效果是有限的,而且真的是有危险性,这就是为什么有很多人他们回避人际关系,只是读书,而导致了他们越来越退行的原因。最好的超越俄狄浦斯冲突的办法。当然就是看心理医生,因为看心理医生它的针对性比较强,效率比较高,比你自己在那里探索要少走很多的弯路。有一个所谓的财富论坛,我记不清楚是哪个财富论坛了,有一些发了很大的财的人,他们分享的经验就是我为什么可以取得如此巨大的财富上的成功?有好几个人说,是因为他们在年轻的时候接受了精神分析的治疗,包括现在的教皇,还有去年的诺贝尔奖获得者,他们在年轻的时候都获得过精神分析师的帮助。

我们差不多要做总结了,我刚才脑子里边想到很多的生活中间的现象都跟狄浦斯冲突有关系,但是我们现在时间也差不多了,就不说了,最后总结性地说一下。俄狄浦斯冲突是一个普遍存在的现象,就是我们大家都有。它停留在我们潜意识的深处,我们不能够觉察,但是我们可以通过一些我自己的状态来了解我是不是有俄狄浦斯冲突?
比如我是不是取得了我所希望的成就?
是不是赚够了?能够满足我的需要的钱?
有让我觉得舒服的人际关系?
是不是实现了我小时候得很多的梦想?当然这个梦想不是弑父娶母的梦想,而是一些现实层面的梦想。
如果刚才我说的所有的东西你都达到了。那我确定你的俄狄浦斯冲突已经减少到了最低的水平。但是如果所有这些东西你都没有实现,那么不管你有没有意识层面的纠结,都表示,在潜意识层面,有一些不敢让自己成功的因素在钳制你。

我看到很多人给我红包,我今天晚上又发了一点小财,我又有一点点超越了我自己的俄狄浦斯冲突的成就。所以非常的谢谢大家。因为今天晚上我定位是给公众做这样的讲座所以可能对于专业人员来说会有点浅,而且有些内容可能我的学生都听过的。俄狄浦斯冲突是一个可以讲的小学生都应该听得懂的。但是也可以讲的,连自己都听不懂。

如果觉得我的文章对您有用,请随意打赏。您的支持将鼓励我继续创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