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神分析不是“老爷车”(下)

作者: 猫姐 分类: 心理治疗 发布时间: 2019-05-24 10:22

作者Amy Novotney 发表于美国心理学观察杂志 2017年12月
翻译:林然丰 审校:王晓芳
译文仅用于学习交流,不得用于商业用途,版权属于原出版机构

当代精神分析实践
Shedler说,关于精神分析有一大误解:20世纪初弗洛伊德发展出精神分析后,它就没变过。他说:“精神分析领域已经发生了巨大的变化,而心理学书本上描绘的还是上个世纪已过时的东西,人们仍然认为精神分析是每周来四五次,一次一小时,躺在沙发上的那种样子”。也有一些精神分析师现在还是这么做,不过如今大部分分析师是一周见一次病人。Tummala-Narra说,她和大部分来访者一周工作一到两次,疗程有长有短,有些是几周,有些是几年。
这样的治疗聚焦于帮助病人更深入的理解自身,让他们能明白自身那些困扰的背后因素,不再重蹈覆辙,Shedler说。“人们看起来远没有他们内在来得复杂,这是理解精神分析的重要角度,一方面你要看到他们呈现出的问题,症状或诊断,另一方面你还需要知道他们在心理层面潜在的问题。
这种疗法和其他疗法不同的是,它帮助人们发现感受、行为背后的原因,而这些因素刚开始往往不被来访者意识到。其他疗法更关注帮助来访者调整当下无意义的想法。
“采用精神动力疗法的心理学家,更感兴趣的是一些临床工作中复杂的细微的方面,更少把症状缓解看作是治疗的成功”。纽约城市大学的心理学教授、《精神分析心理学》杂志编缉,Elliot Jurist博士说,“他们更愿意追求帮助人们获得心理健康这样的大目标,而不仅仅是消除困扰他们的东西”。
Tummala-Narra会关注来访者的过往经历,如童年、与家庭成员的关系,同时也关注当下的困难。“因为社会化最早是在家庭里发生的,我关注于来访者从父母,兄弟姐妹,爷爷奶奶辈以及其他生活中重要的人那里,习得了什么东西”。
她鼓励她的来访者顺着自己的思路走,这就是著名的“自由联想”。她会询问来访者童年早期的记忆,探索梦,从而进一步探讨这些经历的意义。“了解来访者经历的各个方面,帮助我和来访者更深入理解他当前困苦的本质和由来”她说,这样会促进领悟,并帮助来访者形成新的看待自己与他人的方式,而这种方式更富有成效、更令人满意。
精神动力疗法可以让病人通过检验移情和反移情动力,来探索并修复他们的人际关系。Tummala-Narra说,举个例子,如果来访者对族裔或种族歧视有不舒服或充满矛盾的感受,治疗师有可能会去回避或者弱化来访者生活中这方面内容,她说:“这样一来,来访者会无意识的和治疗师一起回避或弱化这些部分。与这些僵化或活现的动力进行工作,在动力性治疗中是至关重要的,这么做,能创造机会让双方进入一种特殊的关系,让来访者真正的有能力去忍受和处理那些痛苦的情感体验。
Shedler也同意这样的说法,他说,这是精神动力学与其他疗法在观点、视角上最重要的不同之处,“病人与治疗师建立的关系,就像一个窗口,呈现着病人与他人关系的是非对错,我们不只是听病人问题的来由,实际上更是在咨询室中去亲身体验那些问题”。

展望未来
鉴于这些支持精神分析疗效的研究,Jurist表示,他相信更多的从业者会对提供精神分析服务持开放的态度,他说:“我希望这样有利于减少人们对精神动力性思维方式的反感,并从中选取有价值的东西运用到工作中去。”
与Jurist一样,Adephi 大学心理学院院长Jacpues Barber博士,也希望随着精神动力性疗法的有效性证据的增多,会增加研究者及从业者对它的兴趣。他指出,不幸的是,在美国,筹集研究动力性疗法的经费很难,因为这种研究需要大量样本,又难以开展。
Barber说:“我们知道,对所有病人都有效的疗法是不存在的,关键是,我们如何判断某种病人用什么样的疗法最合适。我想这是下一代人需要去解决的问题。”在专业领域内,Tummala-Narra认为也需要向学生,教授及教师指出,在当代实践中,精神分析理论具有有效性和适用性。她说“我们需要扩大视角,去思考使心理疗法有效的因素,而不是依赖于某种技术或方法”。
宾州大学临床心理学教授,同时开设精神分析取向私人小诊所的Ken Levy博士,他反馈说,会谈小组、期刊和心理学部门需要更多去考量多元的见解和想法。他说“一些伟大的心理学成就,就是在持有不同想法的人们中诞生的”,比如Walter Mischel的认知-情感个性理论,就是来源于客体关系、依恋理论等动力性理论。Mischel当初提出,人格是不存在的,对这一说法,人们持有不同的观点,从而引发人格研究的复苏,现在他的理论走在了人格研究的前沿”。

附录一:精神分析与精神动力性治疗
对于运用精神分析理论工作的治疗师来说,“精神分析”和“精神动力性治疗”这两个词常常交叉使用,不过在实际运用中,它们是有区别的。
精神分析
精神分析有两种特定的含义,首先,它是一种理解临床现象的理论,或者说是从整体上理解人的理论。其次它是用来描述一种高强度的经典治疗形式,这种治疗通常每周进行几次,持续长达数年,过程中病人躺在躺椅上,由被认证过的分析师来进行。
精神动力性治疗部分来源于前面讲的那种经典治疗形式,但也不完全是。
精神动力性治疗
精神动力性治疗有点像精神分析,它是基于对人内心运作做出假设的精神分析理论,但在技术上和传统精神分析很不一样。精神动力性治疗是短程的,15次的短程治疗也是有的(类似于CBT的疗程),通常是一周一次,面对面咨询。治疗师不一定是被认证的精神分析师,却是接受过精神分析或者精神动力治疗培训的,他们注重自己的治疗取向。在美国心理学会第39分会(精神分析)里,“精神分析”一词涵盖了所有精神分析取向疗法的范围,研究和治疗。

附录二:精神分析为何名声不好
Nancy McWilliams博士,她写过多本关于精神分析方面的书,同时是Rutgers大学的心理学教授。她指出,1900年代中期,人们开始冷落精神分析,甚至鄙视它,造成了这种现象的原因有很多。
其中一个是,在1950年代,60年代,研究和实践精神分析的人看不起其他疗法,导致精神分析逐渐失去它的地位。McWilliams说。“从事精神分析工作在精神病学领域是受人尊敬的,因此吸引了很多人,这些人大多是异性恋白种人,他们更感兴趣的是保住自己在精神病学领域中的地位”。
波士顿大学咨询,发展与教育心理学教授Tummala-Narra博士说,那时,许多精神分析机构从大学中剥离,与学界隔离,只招收精神科医生到机构内参加培训。并且,对于需要开展精神分析疗效研究的呼声,精神分析学者也没有什么兴趣。而CBT和其他类似疗法则通过各种研究,向人们展示着令人信服的疗效。
没有特效药
另一个让美国心理学家不满的是,这种疗法不够积极,太老套。McWilliams说:“我们的文化中充斥着理想化,自助书籍,特效药。而弗洛伊德的信念是,精神分析师能帮助人们化神经性痛苦为普通人的不愉快,这与我们的文化不相容。美国人深信没有什么是“治”不好的。”
McWilliams说,并且与欧洲人不同的是,美国人通常看重个人的独立性。而大多数精神分析理论认为让来访者与另一个人(分析师)产生更深的联结,能够带出更深层的情感。
过时的理论
宾夕法尼亚大学临床心理学教授Ken Levy博士,开设了一家动力性取向私人小诊所,他进一步提出,一些弗洛伊德早期提出的精神分析概念,如俄狄浦斯情结,性心理发展阶段,在现代人看起来都显得过时和怪异,无法引起人们的共鸣。他说:“当你读一些间接资料时,比如一些提到弗洛伊德的教科书,会觉得很荒唐。不过,他的很多观点已被人们融入到更广泛的心理学理论中,但人们通常不会具体说是来自于他,更不会归功于他”。
Levy说,“治疗联盟”这个概念来自弗洛伊德,经过精神动力学学者们的发展,被广泛运用。这个概念在心理治疗中是如此有用且重要,以至于很多理论想撇开这个概念和精神分析的关系,为自己所用。

如果觉得我的文章对您有用,请随意打赏。您的支持将鼓励我继续创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