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一条教你掌握“幸福感”的有效公式

作者: 猫姐 分类: 心理治疗 发布时间: 2019-09-08 09:58

幸福是什么?

一个有雨有肉的夜晚,和你没头没尾分一瓶酒。
——冯唐《最喜》

春观夜樱,夏望繁星,秋赏满月,冬会初雪。
——比古清十郎《浪客剑心》

有事做,有人爱,有所期待。
——俞敏洪

草在结它的种子,风在摇它的叶子。我们站着不说话,就十分美好。
——顾城《门前》

我们每个人都有一套幸福的哲学,对于什么是幸福、如何能找到幸福都能说的头头是道,但我们是否如愿以偿找到了想要的幸福呢?

心理学家马丁·塞利格曼用《真实的幸福》一书为人们开出了幸福良方,希望能让不幸福的你幸福,让幸福的你更幸福。

幸福也有公式

心理学家塞利格曼提出了一个公式,来说明持久的幸福究竟从何而来。

H=S+C+V

H代表你的幸福的持久度,S是你的幸福的范围,C是你的生活环境,V是你自己可以控制的因素。S、C、V三者共同作用,影响了我们幸福的持久度。

S:幸福的范围
——原来幸福也有穹顶

芬兰赫尔辛基大学研究人员发现,对幸福的感知能力有50%受到遗传的影响,有些人先天就比另一些人更加乐观,更容易注意到事情的积极方面。

也就是说,先天基因决定了我们整体幸福程度的范围。

先天的乐观或悲观个性和对好事情的适应,限制了我们幸福的上限。幸运的是,我们还有办法来提高幸福感。

C:生活环境
——但不幸福不全是环境的锅

这里的生活环境指的是广泛意义上的生活环境,泛指一般难以短时间人为改变的因素,比如富裕程度、健康条件、社交生活等。

一项跨国调查显示,富裕的国家,人民生活满意度也比较高。但一旦人均国民收入超过8000美元后,财富的增加并不能继续增加生活的满意度。

跻身福布斯富豪榜的前100名,只比普通美国人幸福一点点而已。

也许你想当然地认为拥有健康也是得到幸福的一个重要条件,但研究结果发现,客观意义上的健康其实和幸福感没有多大关系,主观上对自己健康状态的判断才影响我们的幸福感。

另外,心理学家塞利格曼在研究非常幸福的人时发现,最幸福的前10%的人几乎都有亲密的生活伴侣。

他认为非常幸福的人和一般人、不幸福的人之间最大的差别在于他们有着充实丰富的社交生活。

V:自我可控因素
——幸福的一半在我手里

一个研究追踪调查了22名中了乐透大奖的人的幸福感,结果发现赢得大奖只是让他们获得一阵的幸福,最终他们的幸福指数都降回到原来的水平附近。

同样,新近的加薪可以提高工作满意度,但薪水高低却与工作满意度无关。

也就是说,我们能够很快适应好事情,然后认为那是理所当然的,就不会再感到那么幸福。

当我们得到的越来越多,职位越爬越高时,我们的预期也会越来越高,过去的努力带来的名望和财富不能再带来多大的幸福,只有拥有更多、更好的才能刺激我们,让我们感到满意。

那么当没有这么多、这么好的刺激时,还有什么能够提升我们的幸福感呢?

念念不忘过去,伤害的只有我们自己

对过去的不幸夸大其词、念念不忘往往是我们得不到平静、满足的罪魁祸首。

但我们有时很难放下过去的伤痛或仇恨,心理学家沃新顿介绍了REACH技术,帮助我们学会宽恕过往,从而放下伤痛与仇恨。

R(Recall):回忆。

尽量以客观的方式去回忆伤痛,不要把对方妖魔化,也不要自怨自艾。

“我想象两个年轻人准备进一幢房子偷窃,他们站在黑暗的街上摸索着,因为房子里没有灯光,他们以为这幢房子没人。

结果他们准备行窃时,却发现一个老女人在房子里,也就是我的母亲。两个年轻人可能会想“这个女人可能会认出我,我会去坐牢,她会毁了我的!”于是他们杀害了她。”

这是书中一位经历了巨大痛苦的受访者的回忆,依然客观。

E(empathize):移情。

从加害者的观点来看为什么他要伤害你。

“当一个人感到自己生命受到威胁时,他会伤害无辜的人;攻击别人的人通常是一个胆怯的、忧虑的、曾受过伤害的人。”

A(altruistic):利他。

回想一下你以前曾侵犯过别人,而对方原谅了你,这是别人给过你的礼物,你当时对别人的宽恕很感激。

现在我们也要对别人这么做,我们宽恕加害者是为了他好。

C(commitment):承诺。

沃新顿辅导的当事人会写信给加害者,在日记中写下宽恕或是告诉一个可信赖的朋友,做出宽恕的承诺。

H(hold):保持。

保持宽恕之心很难,因为记忆会再次回到脑海中。宽恕不是洗掉痛苦的记忆,而是把记忆挂的复仇标签换掉。

再次回忆起悲痛时,提醒自己,你已经原谅他了,然后重读你写给加害者的宽恕信件,或重新做一遍REACH。

你可能觉得REACH技术很肉麻、很虚伪,但已有很多研究对它的效果做出肯定。你越能宽恕,宽恕给你带来的平静与满足就越大。

乐观者面对不幸时,原来是这么想的

面对不幸的事,乐观者会想成这样的事情只是“有时候”、“最近”“偶尔”发生,而悲观者则会把这样的事情想成“永远”、“从来”,认为不幸会一直持续下去。

面对不幸的事情,乐观者会把这样的挫败归结成某一方面的原因,而悲观者则会把自己的失败归因为普遍性的问题,认定自己在任何领域都会遭遇相同的挫败。

可想而知,面对未来时,如果我们总是把当下不幸的遭遇归结为永久的持续的、把不幸的原因归结于普遍性的问题,那我们很容易就会放弃每一件事,丧失对生活的希望。

我们可以学习乐观者解释事情的方式,尝试用暂时的、特定的原因去解释失败,我们往往对悲伤的体验反应过度,乐观者的解释可能更接近事实的真相,也许你会发现未来并不像你想象的那么糟糕。

参考文献:
[1]塞利格曼 洪兰. (2010). 真实的幸福 : Authentic happiness. 万卷出版公司.

*版权信息:
*原标题:一条掌握“幸福感”的有效公式 | 《真实的幸福》
*作者 | Sybil
*来源 | 京师心理大学堂(ID:bnupsychology)
*本文经授权发布,转载请联系原作者。

如果觉得我的文章对您有用,请随意打赏。您的支持将鼓励我继续创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