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奇峰:讲随地吐痰

作者: 猫姐 分类: 心理治疗 发布时间: 2019-07-01 22:50

我们说一个有可能让我们有那么一点不好的生物学反应的话题,就是随地吐痰,好像这一点也是我们的一个非常大的特点。有一个老外曾经扛着摄像机专门在中国的大街上面拍摄随地吐痰的人,当然这种事情我们自己骂一骂 可能没什么问题,但是有外人来故意扩大我们这样一个行为特点,不可避免地会引起我们的生气,今天晚上呢,我们也算关起门来,做一下自我剖析或者是自我分析。

我如果在武汉的大街上走路,几乎每次出门都可以看到肆无忌惮地吐痰的人。印象最深的是前几天我出门的时候迎面走来的一个四五十岁的男的,真的看起来还是一个非常体面的人,他突然地一侧头,就把一口痰以美丽的抛物线的形式吐了出去,做得非常自然,甚至有一种王者的气概。当时他的这种行为真的是把我征服了啊,可以把一件如此猥亵的事情做得如此自信,我当时真的有一种冲上去向他奉献我的一个膝盖的冲动。

为什么我有那么一点点崇拜他呢?因为这种人真的没有一点点自我攻击、自责、内疚,这样的感觉,一个人如果真的要干大事,要跟这样的人混,如果跟我混的话可能干不出什么大事,因为我是一个很容易自我攻击和自责的人,很多的能量都消耗在自己跟自己过不去上面,而这个人从来不会自己跟自己过不去。当然,我说的这一段大家可以把它当笑话来听,下面我们就分析一下随地吐痰后面的心理动力学的背景:

1

痰或者唾液是人的分泌物和排泄物的一种,另外呢还有大小便也是。对很小的小孩来说,他们排泄的过程和排泄物被人看到是没有关系的,但是对成人来说,让别人看到自己的排泄过程和排泄物应该是一件羞耻的事情,所以随地吐痰就表示,这个人心理发展还处在很小的小孩阶段。在象征层面上,这个跟随地大小便是一回事。想到一个人长成大人的样子但却做着随地吐痰这种类似于随地大小便的事情,真的有时候会生出一点恐惧出来,当然还有一点淡淡的忧伤,比如说会为这个人身体长大了但内心没长大而感到悲伤。当然除了悲伤之外,还有一点恐惧,因为这些人看起来长大了,实际上却是巨婴,是尺寸大一点的婴儿而已,如果他们能做出随地吐痰这样的事情,我们真的有时候会恐惧他们是不是还会做出其他的只有小孩才会做的事。

这让我想到发生过很多次的成年人在幼儿园去用刀砍杀很小的孩子的事。我们有一个定律,我们如果以什么人为敌,就说明我们的心理发展是跟他们差不多的。那些以幼儿园的幼小的朋友为敌的人,他们的内心也还是停留在幼儿园的小孩的水平上面。搞笑地想,我如果也找一个地方去砍杀一下的话,最起码要找一个区级医院的院长办公室啊,诸如此类的地方去做这样的事,这个我觉得跟我的心理发展水平是对应的。

2

某些低等动物,会用自己的排泄物做标记,来表示“这个东西”或“这个地盘”属于我。随地吐痰的人保留了这一技术。他们气魄宏大,毫不客气地在城市的大街上大做标记,声称有他们的痰液的地方,就是他们家的厕所。

3

还可以延伸一下。痰液干了以后随风四处飞散,覆盖的面积就更大了。这是在用自己的分泌物悄无声息地攻城略地,能够极大地满足潜意识层面的占有欲。

4

这种极尽夸张的占有欲的满足,也可能不过是一种补偿行为而已。意思是,这样的人在其他方面没有很好地满足自己的占有欲,比如合理合法地占有更多的财富、更多的知识等,所以要通过自己的分泌物来占有。

5

痰液象征层面等同于精液。所以随地吐痰意味着强奸了整个城市。一个人要压抑到何种程度,才会用这种方式潜在地满足自己的基本欲望?也许有人会问,那女性随地吐痰怎么解释?我们在这里留一个悬念,这个问题就留到以后我们再有机会做今晚这样的活动的时候再作解释。

6

很多城市都在市民守则里严禁随地吐痰,而且还有相应的惩罚条款,但是仍然有人视法规若无物,这或许是意识范围缩小的表现。因为这些人的行事原则至少在对待自己的排泄物上只有一条,我想干吗就干吗,而不管法规和道德是不是允许这样干。这样的人如果因为某个机缘巧合而身居高位,他真的就可能变得像和尚打伞一样,无法无天了。所以在生活中,我们真的要对那些不拘小节的人保持某种警惕,因为在某些条件下他们会发展到“不拘大节”,极大地伤害他人和群体利益。中国古语说,成大事者不拘小节,这是在为成大事的人开脱,也是成则王,败则寇功利思想的翻版。这是典型的传统文化中的糟粕,封建社会帝王某一次的不拘小节就可能让成千上万的生命消逝。

昨天晚上我看了一部电影,就是讲诺曼底登陆之前,艾森豪威尔的一些生活和工作的细节。看完之后对艾森豪威尔非常敬佩。为什么呢?他在这个时候,按照丘吉尔的说法,是全人类历史上拥有过最大权利的那个人,但是在这样的无比高位,他还非常注意一些非常小的细节,比如说爱护士兵,在士兵马上要到前线冲锋陷阵的时候,他深入到连队里面跟士兵们聊一聊家常,说一说笑话,抽一根烟等等,这就是在更加民主或开放的体系里面,对哪怕身居高位的人或很成功的人也会有一些应该拘小节的基本的要求。

7

还是在严禁吐痰的社会背景下面,如果一个人仍然照吐不误,有可能是他人格层面反社会倾向的呈现。反社会倾向这也是一个很普遍存在的现象,比如说我们如果想一想在监狱里有多少人待着,甚至我们想一想,在很多少年犯的监狱里面有多少数以千计的不到16岁的孩子,我们就会觉得这真的也是我们心理工作者将来面临的一个非常大的挑战和任务。

8

对某人吐痰在象征层面意味着对他人的鄙视,具体来说就是我呸的那个呸,当然这是痰还没出去,但是有时候我们对一个人非常愤怒的时候,我们会把口里面的痰吐出去。所以这也是在人格层面反社会倾向的表现,如果从精神分析的移情的角度来说的话,有可能是吐痰者在表达他在早年时候对养育者没有能够顺利表达的愤怒。

再来延伸说一下移情。移情的准确翻译当然是转移,就是把对早年养育者的攻击转移到成年之后对他人对社会的攻击。所有的关系都有可能是移情。移情是精神分析研究非常非常多的东西,而且对移情的理解跟佛教的理论几乎是一回事,因为佛教要求我们要活在当下。如果一个人能够充分活在当下,他实际上就非常接近或本来就是一个佛的活着的状态了,当一个人处在移情中间的时候,他大多数时候是活在过去。

9

关于随地吐痰的解释是,如果考虑到随地吐痰可以传播疾病,甚至致死性疾病,比如在人类还没有找到对付肺结核的办法的时候,一个病人在随地吐痰,这就表现出他反人类的倾向了。也许有朋友会觉得这过度地上纲上线,或者过度夸张,但如果大家仔细想一想的话,这个真没有。

如果觉得我的文章对您有用,请随意打赏。您的支持将鼓励我继续创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