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奇峰:幸福是对生命的觉察

作者: 猫姐 分类: 心理治疗 发布时间: 2019-04-05 15:35

小编按:我们每个人在遇到困难的时候,都可以来做做心理咨询,被一个人恰当地对待,看看自己,体验自己,或许呈现在我们面前的是生命的另一种姿态。以下是曾奇峰老师(简称“曾”)接受的一段采访文字,关于幸福,关于生活,关于心理咨询……
问:“幸福”的概念俨然有点像“爱情”,每一种超越纯现象学面向的陈述,都将遭受到批评。在你看来,幸福是什么?
曾:幸福是:对生命尽可能大的范围的深度觉察,不管后果是幸福还是苦难,知道自己要什么,还知道可以用什么方式得到;临死时知道自己好好地活过,还知道自己也曾努力让别人好好活着。
问:心理学的实用性主要体现在,它不仅告诉我们什么是对的,还能告诉我们怎样做才能接近这个“对”,不仅能帮助人们改变观念和心态,更重要的是提供方法和路径。针对幸福这个问题,你有什么方法和路径与大家分享吗?
曾:从精神分析角度,谈对错是原始的状态,是4岁以前没有解决的冲突在成年时期的反应。越是人格成熟的人,越会淡化对错。
其实中国传统文化也是这个观点。比如“是非众人”是个相当贬义的评价,意思是:某人总在人际关系中搬弄是非(对错),那就是小人了。小人也,没长大的人也。
不谈对错谈什么?谈爱。爱中无所谓对错。我国法律上也在考虑这一点了,即不强迫亲人举证,亲人是用来爱的,而不是用来检举揭发的,很遗憾我们曾经有很长一段丧失了基本人性的历史。
幸福的路径其实很简单:认真地活着,自己搞不定就找人帮忙。
问:追求幸福是一辈子的事情,在过程中,为了不失去方向,短了分寸,从精神分析的角度讲,有什么需要注意的吗?
曾:每个人都可能这样。也许只要注意一条就可以了:越是不舒服的时候,越不能一个人呆着,要找人说话、吃饭、喝酒、骂人或者打麻将。
问:有一种观点认为,心理咨询并不能使来访者进入一种不可能的幸福状态,而是帮助来访者树立一种面对苦难的哲学式的耐心和坚定。这样的观点在精神分析治疗上也同样适用吗?您如何看待这种观点?
曾:我不同意这样含糊笼统的观点。这样的观点是多种悖论的融合。
我希望这样精确地表达:
1、如果来访者认为她若能永生才是幸福的,那我们的确不可能使他进入这样的幸福;
2、如果来访者需要自己、他人和社会是完美的,这样他才能幸福,这个幸福同样不存在;
3、“面对困难的哲学式的耐心和坚定”是一种很好的状态,但前提是“面对苦难”,在没有苦难的情形下去“哲学”,这是反生命的。因为生命除了苦难还有快乐。过度强调苦难的人太想成为哲学家了,他们并不那么想成为一个真正的“人”。也许某一天,哲学家这个职业会消失,或者不再那么受人尊重。永不消失永受尊重的也许只有一种人:生活家。生活大于哲学。人生最好的状态是,让哲学对付苦难,我们享受人生。
精神分析也可以是这个作用,只有三种情形需要精神分析:一是你有麻烦需要解决,二是你觉得精神分析跟声色犬马一样是享受,三是你靠精神分析吃饭。除此之外,精神分析远不如夏夜街头大排档的一盆小龙虾加几瓶啤酒。
问:提高人类生活质量是应用心理学的目的之一,您期望心理治疗可以达到一个怎样的状态呢?
曾:我的愿景有三个,这三个既很小也很大。第一,我希望天下父母都能知道怎么善待自己的孩子,使孩子在一个轻松快乐的环境中成长;第二,我希望我们社会中人与人配得上万物之灵的美名,互相支持而不是相互猜疑迫害;第三,我希望每个个人,能够在老天为他准备的天赋之上,充分发展他的能力和实现他的梦想。
心理学无法在社会这个宏观层面上达到上述目标,但是我想,在很多情形下,在个人、家庭和其他小范围内,是可以的。

如果觉得我的文章对您有用,请随意打赏。您的支持将鼓励我继续创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