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鸣教授:“俄狄浦斯情结”

作者: 猫姐 分类: 心理治疗 发布时间: 2019-04-04 16:55

李鸣教授精神分析连续培训与督导项目,12月课程,我们将用一整天的时间细致讲解“俄狄浦斯期中的三靠”。

我们尝试整理著名专家对“俄狄浦斯情结”的阐述。还没开始讲课,我们就开始帮助大家预习了,发掘经典著作的内涵。

下面的这段文字优美而具有“现场感”,让我们能够充分体会儿童内心激荡的欲望与痛苦。聚焦于“青春期”的解释更是精彩。
放在整个生命周期的心理发展的背景下来理解“俄狄浦斯情结”,俄狄浦斯期的伟大博弈,伴随了今后的所有岁月,正如作者所说“这场战斗最好的出路,就是和解”

更多理解“俄狄浦斯情结”能够帮助我们去体察来访者内在的情感世界。掩藏在或平静/或焦虑外表下的强烈的内驱力,那座永不熄灭的火山!!!

— 深泉心理

以下文字节选自J.-D.Nasio的著作《俄狄浦斯情结-精神分析最关键的概念》
张源 译

“男孩是其母亲的情人并且想要排斥其父亲,女孩是其父亲的情人并且想要排斥其母亲。”
这些话已经是精神分析中老生常谈的口头禅,其来自古希腊的一出关于爱情的著名悲剧:《俄狄浦斯王》。
然而,这固化的幻想却在弗洛伊德学派描述的情节中彰显出它的本质。

为什么?
因为俄狄浦斯情结并非是家长和孩子之间爱与恨的故事,而是一个关于性的故事,这就是所谓的身体得到快乐经历的始末,这其中包括:得到抚慰、拥抱;或是受到侵蚀;或是炫耀;或是审视自己,等等。

总之,肉体上可以得到快乐,同样也可以获得痛苦。
俄狄浦斯情结并非是一个来自感觉或者温柔这些方面的事物,而是来自于身体、来自于欲望、来自于幻想与愉悦的个人事物。
请不要怀疑,父母与孩子之间温柔的爱与恨,这些家庭内部发自内心的爱恨情感,都伴随着性欲的震颤。

俄狄浦斯情结可谓大道无形,它是适宜于成年人的性欲欲望,却是在孩子4岁时的小脑袋瓜和身体中真实存在过的亲身经历,而那时候孩子的父母正是这个客体。
这些携带着俄狄浦斯情结的孩子们,快乐却又天真无邪,他们性化他们的父母,把自己的幻想引领到这个欲望中的客体身上,模仿他们。
然而这并不存在成人世界中的那些性行为与道德行为,也不存在羞耻心。
这些是孩子们生命中第一次体验到的,他整个肉体对另外一具肉体产生色情活动。

这其中的关键不再只是嘴唇紧紧地吸允乳房,而是整个身体完整地拥有母亲的肉体,然而,其实存在的却是,俄狄浦斯的小孩幸福的摇摆于他的欲望之间,更关键的是这些孩子在欲望的快乐和害怕中举棋不定。
他们仿佛害怕着某些危险。

这些危险是什么?
是当看到他自己的身体产生剧烈的热情时,迸发出的混乱和恐慌;
是看到自己脑海中的映像时,因为缺少力量而无法驾驭这些情感欲望;
以及,想到如果父母成为自己的性伴侣,这会因为乱伦禁忌的法律而受到惩罚。
因为欲望而兴奋,因为幻想而幸福并且焦虑,孩子开始迷失,接着这些印象越来越模糊。

俄狄浦斯情结的骤变是一种令人难以忍受的长期折磨。
它折磨着孩子并摇摆在情欲的快乐与害怕之间:即存在着狂热的欲望,又害怕浴火熄灭。

而实际上,孩子对此的反应并没有妥协。面对着无所适从的快乐和焦虑,实在没有别的途径把它们统统忘掉或者全部抹杀。
是的,俄狄浦斯情结中的孩子,无论是男孩还是女孩,会压抑着那些旺盛的幻想和焦虑,不再把父母当做性伴侣,并且从那时起,开始自发地追求并获得新鲜而合理的欲望客体。如此则逐渐地开始挖掘自己的羞耻心,产生罪恶感,感知道德准则,并且奠定他(她)的男性或者女性生命中性的身份。

值得强调的是,一旦到达了冲动的间歇,即暂时平静的“关系”的时期——我特别适用了“关系”这个词——之后到来的青春发育期,将产生第二次俄狄浦斯情结的骤变。
4岁时曾经发生的那些印象将再次重现,稚嫩的青少年拥有了全新的身体,他们将再次调整并且适应这灼热的冲动!

此时他们的身体因为青春期已经产生了巨大的变化,并且参与许多新的社会活动,同时也因此拥有了新的社会团体。
但是对于年轻人而言,这些调整并非容易的事。
这也是为何我们和骤变期的青少年沟通困难的原因之一。

年轻人仅仅知道平息他们的冲动,仿佛准备结束他的俄狄浦斯情结;而恰恰相反,这激起了他的欲望,同时他变得叛逆,但有时候却又相反地镇压了年轻人的猛烈的欲望,使他变得腼腆而内敛。
然而无论如何,这座由俄狄浦斯情结铸造的火山,在青春期从未熄灭。
哪怕就算沉寂了很久之后,或许已经达到成年人的年纪,或者在一些情感冲突的场合,这座火山重新爆发,通过神经症痛苦的形态猛然引爆,如恐惧、歇斯底里、强迫症。
最后,千万不要忘了,俄狄浦斯情结可以自发性地被再次激活,从实验的角度来说,关键体现在神经症的移情上。
这一幕可以通过精神分析得到体现。我对此要讲到这个定理:患者和精神分析家之间的移情是俄狄浦斯情结通过行为的重复。

俄狄浦斯情结是什么?
它是在小孩大约4岁的时候,发生的一段过往的经历。不可控制的性欲望过载的这段经历,学会控制自己的冲动,并且逐渐调整以适应这个不成熟的身体的界限、初生意识形态的界限、恐惧的界限,总之,在这些心照不宣的律法限制下,命令小孩停止把父母继续当做性的客体对象。

这就是俄狄浦斯情结骤变的基础:“学会疏导溢出的欲望”。
在俄狄浦斯情节的影响下,我们的生命中第一次出现了一个声音,面对我们蛮横无理的欲望,它这样强调说:“冷静!平息下来!你要学习在社会中生活!”我们也可以得出这样的结论:俄狄浦斯情结仿佛是一条痛苦而神秘的入教之路,经过它,我们把原始而野蛮的欲望变为对社会生活的渴望。

这个痛苦的接受过程,如同我们人类的欲望那样,永远也不知道满足。

但是俄狄浦斯情结不仅仅是成长中性的骤变,它也是在婴幼儿无意识中模拟的一个幻想,由此体现的骤变。
事实上,俄狄浦斯情结穿插在过去的经历而引起的震撼早已铭刻在孩子的无意识中而且伴随其一生,它体现为一种幻想,定义主体“性的身份”,决定孩子们身上绝大部分的人格品质,然后加以延伸并固定为各种能力,这都是通过处理情感冲动得到结果。
当孩子们被它考验之时,在这俄狄浦斯情结的骤变期,过于早熟、强烈的刺激和绝对的出乎意料带来的快乐与愉悦,即所谓在过度的愉快经历下存在了创伤,这个幻想发展演化的结局,将在未来通过出现的绝大部分各样的神经官能症得到体现。

然而,作为性的骤变期并产生幻想用以模拟无意识轮廓,俄狄浦斯情结不止这些作用。
它具有更多的意义。

它也是一个概念,在精神分析学派中极其核心的一个重要概念。
在对患者做精神分析时,我们集中了他们意识中大量的感觉——那些他们儿时性的经历,我们称之为俄狄浦斯“情结“。

对我们分析家而言,这种模式将协助我们思考成年人。
这就是俄狄浦斯情结中的小孩,我们都曾经作为这个小孩,体验到对他者的欲望浮出水面,铸造出幻想,同时我们也通过自己的身体或他人的身体得到愉快,害怕被冲动战胜,并且我们最终学会了要克制自己的欲望并且愉快的投入社会。
这个理论就是说,今天的人是在穿越了俄狄浦斯情结的孩提时期的试炼之后学会如何克制自己的欲望、自己的脾气、自己的快乐。

而且如果精神分析不是这个鲜明事实的实践支持,那又能是什么呢?

最后,俄狄浦斯情结也是一个神话,因为这真实而具体的骤变,突发于患者大约4岁的时候,在个体欲望的狂热力量和反对它的文明力量两者之间的较量,这个因博弈而诞生的伟大寓言正是在这个骤变期(俄狄浦斯期)。
而这场战斗最好的出路,就是和解。
我们称之为廉耻心和私密之心。

如果觉得我的文章对您有用,请随意打赏。您的支持将鼓励我继续创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