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lara E. Hill :拥有特许的机会去帮助他人成长,是世间最好的感受之一

作者: 猫姐 分类: 心理治疗 发布时间: 2019-07-24 00:57

每一个有追求的研究者都想得出经得起推敲的结论受到普世认可;

而每一个有追求的临床实践者都想总结出一套能够渊源流传的咨询技术;

每一个对人类内在感兴趣的人,都想要理解人类虚无的梦境;

以上可以说是临床与咨询心理学从业人员终其一生的追求目标;
能达成一个就已经是功德圆满;

但是!有那么一个奇女子,漂亮地完成了以上三个目标!

她绘出了一套科学严谨的研究方法——CQR,为广大的研究者打开了心理咨询质性研究的大门;
她提出了一套行之有效的咨询模式—— “探索-领悟-行动”的三阶段模式,为心理咨询技术学习提供了高效的学习路径;
她给出了一套理解人类梦境的“模版”,从而使人能够真正地理解人类梦境中的挣扎与诗意;

她就是——

Clara·E·Hill

■Clara·E·Hill 是马里兰大学心理系教授,是心理咨询领域功勋卓著的研究者和实践者:她的学术著作和研究都集中在心理治疗过程,治疗师干预,治疗师训练,梦的工作,生活的意义,及质性研究方法。到目前为止已经出版了各类著作12本,发表论文215篇 ;

■Clara·E·Hill一直活跃在心理咨询与治疗实践与研究领域,是APA第17分会,第29分会核心成员,曾担任北美心理治疗研究协会主席。长期担任《心理咨询杂志》、《心理治疗研究》等学术杂志编委;

■因为她卓越的成就和贡献,囊括了多项终身成就奖、如:莱昂泰勒奖(APA第17分会,2001);杰出心理学家奖(APA 29分会,2003);杰出终身成就奖(APA第17分会,2005);杰出职业研究奖(心理治疗研究学会,2007)。

1、《助人技术》缘起

这位教授起初是和很多人一样,讲授助人技术的课程;
作为一位非常负责任的老师,她想找到一本用得顺手的好教材:
这本书既能体现她认同的助人理念,又能满足学生对这门课程需要;
既能将人在改变过程中的情感、认知、行为三者重要性统合起来,又不仅仅以问题解决为导向;
既有坚实的理论基础,有实证研究的支撑,又有丰富直观的技术范例;
结果当然是,她没有找到;
既然求之四海而不得,她就自己写了一本:

她很谦虚地说,“将多年来作为学生、教师、咨询师、督导师,以及研究者的经验加以整理,完成了这本书。”

而她轻描淡写的这个“完成”,被美国多所学校咨询心理学的选作教材,位列APA最畅销图书排行榜前列,被APA当做经典陈列于大厅,截止2017年9月,该书中文版本在当当网上好评率99.7%(785人);豆瓣达到评分9.0;

“探索-领悟-行动”的三阶段模式,提出了一种将当事人中心理论、精神分析理论以及认知行为理论整合起来的方法。
书中主要介绍了探索、领悟、行动这三个阶段的理论基础并具体介绍了这三个阶段的基本技术。
对于每种技术都包括为何使用这种技术、如何使用这种技术、使用该技术的例子、使用该技术的效果、使用该技术遇到的困难以及有益的提示,最后还包括练习或活动。
《助人技术》特别适合作为心理咨询方向学生咨询技术实践课的教材,也可作为心理咨询从业人员的参考用书。

2、什么是助人技术三阶段模式?

作为一个卓越的“技术流”,Hill每年至少一次或两次在本科生和研究生的课程上讲授该模式,随着她临床经验的增加、对心理治疗过程的研究,结合课堂上学生的反应和疑问,不断地修正这个模式。

该模式以当事人中心理论、精神分析理论以及认知行为理论分别作为探索、领悟、行动的基础。

阶段一探索
在一般的理解里,探索就是先要让当事人说;
而Hill认为,探索也是一门需要专门学习与练习的技术——
1
怎么样表现专注?
2
怎么样运用“目光接触”?
3
如何点头?
4
什么时候“沉默”?
5
什么时候“打断”?
6
鼓励当事人处理对当事人满腹想法却无法诉说时,怎么用“重复”以及“开放式提问”探索当事人的想法?
7
想让当事人表达情感时,怎么运用“情感反应”?
8
什么程度的“情感表露”是合适的?
这些探索阶段的技术,需要大量反复的练习。

阶段二领悟
如果当事人能够从一个新的角度看待事物,能理解事物发生的原因,就能重新建构自己的故事,很多问题就不再是问题。
1
领悟阶段的技术比探索阶段更深入,在这个阶段咨询师要掌握“挑战”当事人的不一致,以促进当事人自我觉察;
2
怎么通过“解释”、“揭示”促进当事人领悟,找到导致他们的痛苦和快乐以及阻碍了他们实现自己的潜能的原因;
3
怎么利用咨询关系,通过“即时性”促进当事人理解各种人际关系。

阶段三行动
没有行动的目标是一场白日梦,没有目标的行动是一场噩梦。
当事人的行动过程中肯定会遇到各种阻碍,
1
怎么和当事人一起探索可能的新行为;
2
帮助当事人决定采取行动;
3
促进行动技术的发展;
4
对当事人尝试的改变提供反馈;
5
协助当事人评价并修正行动计划;
6
鼓励当事人处理对行动的感受。
这些都是促进行动的关键。

三阶段模式为咨询师呈现了一个完整的咨询过程,由探索开始,经由领悟,促成行动,每个阶段都有对应的技术。

需要注意的是,技术并不是刻板的应用,而是目标灵活选用技术。
在这个过程中,重要的是训练学生的同感、合作、灵活、临床直觉、伦理以及对当事人反应的敏感性,而这些真的是可以通过系统的训练提升的(Hill, Spangler, Chui, & Jackson, 2014).
(是不是感觉人生有了希望?)

3、助人技术三阶段模式的有效性

如何评判产品好不好?看疗效!

作为一个以科学严谨著称的研究者,Hill用科学的研究考察了探索-领悟-行动三阶段的有效性:2002年,Hill及其同事用当事人自我报告的方式考察咨询师使用三阶段技术的频率以及咨询效果的关系,发现,当咨询师使用三阶段模式的技术进行咨询,咨询关系会建立的更稳固,咨询效果就会相应更好;

同样的,她还研究过,当咨询师更多地使用探索技术,当事人会认为咨询师的同感水平更高;而当事人体验到被同感的程度越高,工作同盟就会越稳固;

助人技术三阶段模式的练习和使用,不仅与好的咨询效果相关,与咨询师自身的成长也有密切关系:

作为经验不足的新手咨询师,焦虑如影随形,有没有什么方法能够促进新手咨询师快速克服焦虑,提升自我效能感呢?

有的。

Hill, Sullivan, Knox, 和 Schlosser (2007) 让学生记录咨询训练的过程,通过对记录的分析发现,随着这些新手咨询师对探索和领悟技术的掌握,他们在心理咨询中的自我效能感随之提升,同时焦虑水平也逐步下降。

4、助人技术适合中国吗?

作为助人技术三阶段模式的提出者,Hill多次受邀在美国、意大利、罗马、韩国等地举办助人技术工作坊并得到一致好评;助人技术模式跨越文化的适应性得到了来自实践的证明。

那么,助人三阶段模式在中国的有效性怎么样呢?

2000年,Hill受邀在台北举办助人技术工作坊,参加工作坊的同行们表示助人技术清楚,明确、可操作性强;

2009年,Hill受邀出席全国首届人本心理咨询与治疗学术大会,并在武汉举办《高阶咨询与治疗技术》工作坊;其在中国文化中的适用性又一次得到了检验;

鉴于助人三阶段模式的科学性、实用性,以及文化适用性,段昌明教授和江光荣教授2013年合作翻译出版了《助人技术》中文版本,该书出版以来被广泛使用、已多次重印。

Hill对助人技术三阶段模式在中国文化适用性上的考量

每一位优秀严谨的研究者,对文化的敏感性似乎是与生俱来,Hill教授在中文版序言中特意强调了这一点:

这个助人技术模式是在美国创造的,将该模式适用于亚洲文化是一个挑战,而且很可能有我未曾注意到的许多方面;
通过在中国大陆、中国台湾地区和韩国所举办的工作坊,得出如下结论:
探索阶段比较容易移植到东亚,当事人相当乐于探索;
领悟阶段常常引起亚洲治疗时和当事人更多的焦虑,这些领悟技术在亚洲文化中能够非常有用,但治疗师可能要非常温和,并且要以更加试探性的说话方式来运用,还要特别留心当事人如何反应;
对亚洲治疗师和当事人而言,行动阶段也许是三个阶段中最舒服的,因为他们经常期待治疗师提供忠告。”

助人技术三阶段模式在中国的研究结论
江光荣老师及其研究团队在中国得出了很多与Hill的研究遥相呼应的成果:

工作同盟
说工作同盟是心理咨询中最关键的因素一点都不为过,关系好了什么都好说,关系不好什么都是错(同理适用于年轻人谈恋爱)。探索阶段的目标之一便是建立良好的咨询关系。朱旭老师做了相当多关于工作同盟的研究。朱旭和江光荣 (2011)对当事人眼里的工作同盟的质性研究表明,中国当事人对工作同盟的看法与西方工作同盟的理论与研究基本吻合,工作同盟理论和结构具有良好的跨文化适用性。

领悟
胡姝婧和江光荣(2014)关于心理咨询中领悟的研究表明当事人的领悟与会谈有效性呈正相关,领悟正向预测治疗效果,也就是当事人领悟的越多,咨询越有效,所以运用技术促成当事人的领悟是一个关键。

最后,正如Hill教授在中文版序言中说:

无论受训者还是训练者,我希望你们每个人都可以在训练中发现乐趣,就如同我的经历一样,亲眼见到受训者的成长与发展,从开始学习运用技术时的害怕与焦虑,到充满信心,认为自己能够有效地促成探索、领悟和行动,这是一件令人非常激动的事情;

我还希望你们每个人都能发现,助人活动是有报偿的,亦如同我的体会,拥有特许的机会去帮助他人成长和改变,实现其潜能,真是世间最好的感受之一。

or
分享 (0)

如果觉得我的文章对您有用,请随意打赏。您的支持将鼓励我继续创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