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孟潮:为什么有些人逢宴必喝,逢喝必多

作者: 猫姐 分类: 心理治疗 发布时间: 2019-06-26 16:50

☜♡☞

这个女人叫聂倩,同事们给她取个外号,叫“聂小倩”,因为大家认为她是个鬼——酒鬼。

聂倩的确能喝,他们公司的张总也能喝,自夸“白酒七八两,啤酒当水喝。”,但从来不敢和聂倩喝,他说:“聂倩那不是喝酒,是拼命!”。

聂倩喝酒有个特点,每宴必喝,每喝必吐,每吐必哭,吐完、哭完再喝。她专门要找男人喝,谁酒量大找谁喝,一直要喝到别人爬到桌子下她才不喝。然后,她往往杏眼圆睁,环视狼狈不堪的男人们大喝一声:“谁还敢和大姐我喝?”,豪气干云,恰如张翼德当年在长坂桥头“横枪立马眼圆睁,一声好似轰雷震,独退曹家百万兵。”

有一次,公司宴请几个东北来的客户。吃饭前,同事们劝聂倩:“今天那些东北人很厉害,你要少喝点!”,聂倩把头一扬,说:“你叫我少喝,我偏要多喝!”。结果到酒桌上,她咕嘟嘟就干了三杯白酒,一桌子东北人瞪大了眼睛盯着她,半晌才晃过神来,于是东北人们一卷袖子,就和她开始拚酒。

大家越喝越高兴,有人就开始问她:“大姐,你也是东北哪旮的?”,听说她是南方人后,更是佩服得五体投地。于是白酒喝完喝啤酒,啤酒喝完又喝白酒,喝得公司同事们开始担心和自惭形秽,喝得酒店职工们为自己加班加点服侍这群人而怨声载道,喝得东北人几个东北人开始胆怯,悄声问:“大姐,你的酒量到底有多少?”,已经跑到洗手间里吐了四次了聂倩一拍胸脯,说:“哼!大姐我是酒中仙!”

一群人高兴了,就开始把歌改了唱:“俺们那旮都是酒中仙!”,然后把手一指那些不喝酒的人,唱:“俺们那旮没有那种人,那个人他不是东北人!”喝到最后,一群人纷纷倒下,每个人倒下之前都壮怀激烈地对一个叫老熊的退伍军人说,兄弟不行了,今天就靠你了。

老熊一开始还和聂倩称兄道弟,说一定要聂倩做他的战友,聂前也开始莫名其妙地和老熊抱头放声大哭。到后来,两个人都脸色煞白,拿着酒杯子找不到嘴在什么地方,喝一口要吐出半口。其他人见形势不对,连忙抢下酒杯。把他们送到医院抢救。医生的诊断是“急性酒精中毒合并急性胃出血”。

住了半个多月的医院,管她的宋医生在我们心理医院接受过心理治疗的培训,向她丈夫问明了情况后,觉得她这样下去迟早要变成酒依赖的患者,就建议她来找我做心理治疗。一开始她根本不愿意,后来听说心理治疗可以戒酒,就答应来试一试。

☜♡☞

我给她安排了厌恶疗法——给她皮下注射阿朴吗啡后闻酒味,恶心欲吐时立即饮酒一杯,隔日一次,连续十多次。聂倩告诉我,她现在闻到酒就想吐,已经可以不喝酒了。这时候我们的治疗就结束了。

日子一天天过去,治疗室里很多人来了,很多人走了。有的人走了就再也没回来,有的人走了还会回来,就像候鸟。

聂倩是一只候鸟,第一次见到她的时候我就知道这一点。当她第二次坐到我旁边的时候,我一点都不吃惊,相反让她有些吃惊。

“你知道我为什么回来找你吗?”沉默半晌,她说。

“不知道!”

“那你干嘛那么酷?”她撅起了嘴。

“你是有什么话想对我说吗?”,我觉得我酷不酷这个问题现在还不是我们讨论的重点,而她的心理活动则是我特别关注的。

她沉默。

“我注意到你在沉默,看起来你好像有些话想说,又有一股力量阻碍你说出来?”我说。

她告诉我实际上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要来找我,只是想来和我聊聊。并且,要我陪她喝酒。说着,从提包里拿出了一大瓶酒。现在轮到我感到惊讶了。就问她怎么想到要我陪她喝酒。

她说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只是想喝。接着,我又问了她对我的感觉是什么,我陪她喝酒有什么意义,最近生活中发生了什么事,她对所有的问题的回答都是一个模式,没什么,就是想喝,并指责我啰哩啰嗦,不像男人,最后她不耐烦了——“喝还是不喝?给个痛快的!”

我猜测喝酒这种行为体现了她的内心冲突,一方面她想和我说什么东西,这些东西是喝了酒之后她才能说出来的,另一方面她想通过喝酒这种行为把我和她的关系拉近一点。

我就告诉她,“也许你觉得和你一起喝酒之后,我才能更好地理解你。但我们毕竟不是一般的喝酒的朋友,在工作的时候我是不喝酒的,这让我能更好地帮助你。所以我不能陪你喝酒,能理解吗?”

她说,“你废话真多,是不是拖时间好赚我的钱啊?行行行,你不喝我一个人喝!”

然后,她拿了一个纸杯,自斟自饮起来。边喝边滔滔不绝地给我上酒文化普及课。从被授予国家名酒称号的17种白酒讲起,讲到了酱香型、清香型、浓香型等香型的鉴别,一直讲到酒起源的三种传说,然后就开始摇头晃脑地吟诵起历朝历代喝酒有关的诗歌,然后又从心理学、生理学、伦理学各方面向我宣传饮酒的好处,最后凛然向我宣告她以前没有、现在没有、将来也不会戒酒,并强烈批判我给她做的治疗,说那是驯兽,“我又不是条件反射的机器!”。

咨询时间到了的时候,她的酒也喝了小半瓶,临走时她高兴地对我说:“孟医生,和你喝酒真痛快!”

☜♡☞

第二天,她又来了,疲惫且憔悴。她告诉我,昨天晚上她得知乡下的父亲去世了,所以来找我喝酒。随着治疗的进展,我才知道原来她的父亲是个乡村教师,父亲做梦都想生个男孩,但直到聂倩,一连生了四个丫头。父亲特别不喜欢聂倩,却喜欢别人家的男孩。

聂倩小时候关于父亲最美好的记忆就是,父亲时常用筷子蘸酒给她喝,看她喝得皱眉挤眼就高兴地哈哈大笑。从她记事起,父亲就喜欢喝酒,喝醉了就打人,避免挨打的方法就是陪父亲喝酒。大概七年前父亲开始出现慢性酒中毒性精神病的各种症状,杯不离口,骨瘦如柴,时常看到小虫到处爬,怀疑家里人要陷害他,谁动了他的酒瓶子他就六亲不认,大打出手。

只有一种情况下他对聂倩是笑容满面的,那就是女儿陪他喝酒的时候。每次聂倩都一边喝酒一边哭,她能把其他男人都灌醉,但她永远都喝不赢她爸爸。每次都是聂倩自己最后支撑不住了,趴在地下呼呼大睡或者被哭成泪人的妈妈抢下酒杯。

聂倩自己喝酒没底,但对喝酒的男人却深恶痛绝,要求她丈夫滴酒不沾,甚至结婚时候他们也没办酒席,就因为聂倩要求所有来宾只能喝饮料,不能喝酒。聂强的酒量越来越大,父亲的身体却越来越差,终于因为酒中毒的并发症去世了。

☜♡☞

故事讲完,我已经明白她喝酒的原因了:

她喝的不是酒。而是女儿对父亲爱恨交加的感情。

她恨自己的父亲,因为父亲伤害了她的自尊,她要通过喝酒这种父亲最擅长的行为来告诉父亲:你看,虽然我是女人,但我比你强。但由于她永远也无法战胜父亲,她就使用了转移(displacement)这种心理防御机制,通过把目标转移到其他男人那里来获得尊严。

同时,她也深爱着自己的父亲,她一直期望父亲能关注自己,她用喝酒这种很男性化的行为来讨好自己的父亲,喝酒的时候,她的内心在说:

爸爸你看,我是和男孩一样优秀的,别嫌弃我好吗?

用了很多次,她逐渐领悟到了自己对父亲爱恨交织的情感是她喝酒的原因了,终于能原谅父亲,也能自信地接受自己的女儿身。这时候,她在参加宴席时已经可以只喝适量的酒,让大家都很高兴又不狼狈。

同时,我开始发觉她看我的眼光已经不像是咨询者看治疗师,而更接近于酒鬼看到了百年陈酿,就和她讨论我们的治疗目标达到了多少,这时候她才发觉原来她已经不需要心理治疗了。

过年的时候,她给我寄了个贺卡,说她现在情况很好,也助我心情愉快,最后的祝辞是——“干杯,朋友!”。

如果觉得我的文章对您有用,请随意打赏。您的支持将鼓励我继续创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