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李孟潮:我不玩精神分析,改玩荣格学派的因缘

作者: 猫姐 分类: 心理治疗 发布时间: 2019-08-01 05:56

专访李孟潮:我不玩精神分析,改玩荣格学派的因缘

(本文经授权刊出,转载清注明作者信息及转自微信公众号:心理分析与中国文化。)

受 访 人

李 孟 潮

心理分析博士;师从国内首位国际心理分析师申荷永教授;东方心理分析研究院特聘导师;国际心理分析协会(IAAP)中国组织上海小组成员;华人心理分析联盟会员;中华医学会会员;中国心理学会会员。曾任武汉忠德心理医院(原中德心理医院)门诊部主任,《心理辅导》杂志社编辑部主任。

Q

1、心理学本身有很多流派和疗法,那么,您认为选择零散学习多个流派多种疗法与系统学习一个流派心理咨询技术相比较,对于咨询师有怎样不同的影响?已有一定其他学派系统学习,是否适合转入分析心理学学习?

李孟潮:

咨询师的学习也有两个方面的内容,一个是个人的心性修养,一个是技术的学习。心性修养是内功,是底层,技术套路是外功。心性修养其实各个流派相差无几,都是强调智慧与慈悲的辩证整合。我们如果抓住这个核心,那么学习再多的流派的技术也不会混乱、破裂的。所以博学多闻和专精一门,从根本上来说,它们不是冲突和对立的。

技术学习了,往往是救急的,根据你现在面对的个案,该学什么就学什么。

如果你现在面对的个案大部分是焦虑的个案,那么你学习的重点可能是认知疗法,如果是婚恋家庭的个案,那么精力就可以用于学习伴侣的情绪聚焦疗法。如果是人格障碍问题,那么显然是辩证行为,移情焦点、图式疗法、心理化基础疗法等等比较适合。

但是无论你学这那一种,它们的底子还是一些要学习一些专业的基础常识和基础技术。比如说,共情、评估、心理教育、聆听等等。大家千万不要小看这些基础技能和基础知识,现在有一个说法,Wampold 和Norcross 他们提出的,叫做共同要素。

现在居然发现,这些最基本的技术往往可能是最有效的引发来访者改变的。

这个基础技术,有一些就是心性修养,比如说共情,是慈悲的基础成分之一,

聆听,则是智慧的基础,兼听则明偏信则暗,听之以气听之以心,这都是从单纯的技术性倾听,到具有智慧的聆听。

这种基本基础的学习,在美国等国家,一般是就是临床心理学、咨询心理学的学位学习,至少是2到3年左右的硕士,提高一点的是5到6年的博士。其中无论如何都会包含千把小时的个案实习,就像实习住院医生一样的。把五花八门类型的个案都会接触一遍,各个疗法也基本有个了解。毕业之后,工作之后,才开始专门精深的深入一门。比如说,我如果觉得荣格学派,最符合我的个案,最符合我的个性,那么我就开始再花了10多年精深学习荣格。所以专精一门和博学多闻,它们在这些国家的培训体系中也不是冲突的,它们是职业发展的两个阶段。

第一阶段是博学多闻,大约需要2-6年左右,3000到5000小时的个案经验。

第二阶段是专精一门,这就是职业生涯终身的问题。回到我们这边来看,港台地区呢,还是按照这个规律一步步来的,只是要求稍微宽松一些。我们中国大陆的职业发展可以说是绝无仅有的,首先是短平快的三个月周末学一下拿一个证书。然后大部分人就不做这行,想做也做不了。少部分人做的,都是专精一门的。因为我们想要去学博学多闻的硕博士课程,这基本上也很少。

那我们要做的就是在专精一门的同时,要注意你这一门的和基础技术、基础技能和其他流派的共通之处。要注意你专精的这一门和其他疗法的整合是怎么进行的。比如说,你学习精神分析啊,你就要注意精神分析和认知疗法、和人本主义相互整合,相互融通的那些疗法和技术。

而且呢,你一定要了解你专精的这一门,它擅长的个案是什么,它不擅长的个案是什么。在选择来访者的时候,要选择自己擅长的做,搭配一、两个不擅长的,然后要遵循伦理,告诉对方,你这种情况我不擅长,但是我愿意边学习边督导来提高。

最后呢,选择学习方式的时候,首选的应该是一对一个案督导和比较封闭的5-8人的小团体督导。然后才是个人体验、大班制,最后才是演讲大课、微课等等,具体到分析心理学这一块呢,状况也有些类似,本来在西方好多国家,是比较高龄的、经验比较丰富的咨询师才开始学荣格的。但是这种情况无法套用到大陆,国际团队也是知道这个情况的,他们也为中国有了改变。

美国这种培训制度,是建立在经验越多越有效的假设上,老中医模式。这个模式呢,可能对医学、外科是成立的,但是对心理治疗不见得如此,Wampold引用过一个研究,就发现这个治疗师的治疗效果,并不是和从业经验正相关的。所以现在在大陆学荣格了,各方面条件都比较好的。就有美国的荣格分析师告诉我,他们美国学生比较羡慕中国的行者的条件。我们可以通过各地荣格小组,尤其是心理分析专业2+3课程进入,以后还会有中国荣格学院。

我们的荣格学习呢,主要还是抓住个人进行,个人督导和个人分析比重最大,也是要求最高的。对于治疗师的人格,心性修养的培养。这个方面我们优势还是发挥的不错的。一方面,中国的荣格派大多数都是沙盘和荣格双运的,让从业者可以用沙盘打开心理教育这一块。另外一方面,申老师也建立了这套体系叫做“核心心理学”,它是中国文化为基础,整合分析心理学、精神分析等等。它分为心理教育、心理分析、心性修养三个部分。

心性修养被单独提出来,作为一个重要支柱。所以特别强调学员的中国文化修养,就是一个人的人生观、世界观、价值观,是不是有中国的味道。儒释道,是不是你生命的一个组成成份。我倾向与认为,这个中国文化修养,是学习核心心理学最重要的基础。你有了这个基础,再博学多闻,也不容易碎片化的,所谓理一分殊。有其他学派的基础,再学分析心理学,当然也就如虎添翼,锦上添花。

现在说点无意识的内容,执着于博学多闻的,要注意自己是不是被自恋全能感控制了,也就是把自性原型投射到行业各种流派上面,或者害怕自己不懂某些东西,怕被别人嘲笑。专精一门者的无意识啊,有的是把自己生活中没有家庭凝聚感、归属感,父亲指导的爱,投射到了某个流派上,有的是根据自己优势功能选择专精,比如直觉功能发达的,有很多幻想幻觉的,就容易喜欢荣格派,理性发达的,就喜欢认知行为。这种情况下,劣势功能得不到发展,比较容易发展理论反移情出来。

Q

2、据知您是中美精神分析联盟成员,您是如何选择进入荣格心理分析学派的学习道路上的?学习过程中出现过哪些阻碍,您是如何跨越的?您觉得什么阶段最适合学习荣格分析心理学呢?

李孟潮:

我不玩精神分析,改玩荣格派的因缘有几个。

一来是我大学的时候,本来就更喜欢荣格一些,因为他和我优势功能一样,都是内倾直觉,都对宗教修行很感兴趣,只是我医学院毕业后,周围的人都是医院派,都学弗洛伊德,我为了适应社会,当然也就学了精神分析,不过我专门挑选那些和荣格接近的流派学,关系精神分析、客体关系等等,当然我当年学的时候没有意识到这些流派和荣格是类似的。

第二个原因呢,是精神分析对我的工作不实用。中美精神分析联盟还是其他精神分析班,他们教的都是心理动力学疗法。心理动力学疗法还是实用的,尤其是针对特殊障碍的动力学疗法,比如说移情焦点疗法,核心关系主题疗法,关系短程疗法等等。但是精神分析,是指一个人一周3-5次,一般用躺椅的,针对神经症性人格结构的人,治疗师一般不用支持技术,被动、中立的。这个我们要招到这样的病人不容易,除非降价大甩卖。然后我一合计,我上老下有小,中有上海的房贷要还清。还花几百万去学个精神分析师认证。这个性价比不合适的。

还有一个是,我受不了精神分析派组织的权威主义、教条主义,宗派主义。一部精神分析史,看上去就像一群青少年闹绝交打群架的历史。我认为这些做法,too simple , sometimes naive 。那时候我就告诉一位荣格分析师这话,我不想学精分了,精分太幼稚,我要学荣格,她说,你不能因为觉得精神分析不好,就来学荣格,而是要你发现荣格学派本身的好。当时我想,是啊,说了半天我精神分析学的也不怎么样,我应该再学学。正好那时候中美精神分析联盟正在筹建,我也加入了。就开始一边学这个比较正宗系统的美国动力学治疗培训,一边学荣格。两年多后,我要面临抉择,是继续学精神分析,还是走荣格的路子,这个我就不犹豫的。

除了刚才这几点外,我以外地发现荣格派本来是兼容精神分析的,所以可以学荣格的过程中,也学到精神分析的内容,尤其是客体关系的。当然这个过程中,有障碍的,就是你要横眉冷对千夫指啦,别人贬低你,攻击荣格如何如何神经兮兮啦。这是主要的障碍,其实是如何远离你的朋友们,大家不同道了,拜拜了。这个过程好像国外要激烈的多。不过好像我们中国人还是比较圆融,我改学荣格,好像也没有人要和我绝交不讲话的。相反还是同样比较亲切和谐的。

在学荣格中,我遇到的学习上的其他障碍倒不是太多,主要还是自性化过程中,生理、心理、命运会发生很多改变,有一些倒霉的事情发生。不过这些事情,让我比较相信,荣格派的分析也可以达到佛学所说的业力的一些细微层面,难说还是佛学修行不容易抵达的层面。

什么阶段适合学荣格嘛?中国的荣格派,核心心理学,我认为是老少咸宜的,年轻人可以去学学心理教育和沙盘,中老年人可以学写心理分析。至于心性修养嘛,无论老少都可以的。2+3课程中,有一大部分课程都是心性修养的。其实是中国文化常识,现在的高中生、大学生都学的。只不过我们这批人,年轻时候没有学过。当然了,要真正全面理解荣格,尤其是经典荣格,荣格本人的内容,我认为也还是50岁左右的中年后期的人比较适合一些。

Q

3、运用荣格心理分析方法到如今,最明显的发展和变化是什么?对于这一方法,您个人的思考有哪些?个人性的预见与断想如何?

李孟潮:

最明显的变化还是身体层面的,身体发生了很多改变,共时性事件当然是所有人在这个过程中都会增加的,不过这个以前就有,现在更频繁了一些。任何一种改变,也会引发社会人际关系的改变,这对我也是存在的。我现在就更加外向一点,有点类似我上大学的时候的状态。以前别人约我吃喝玩乐,我都比较反感。

对这个疗法的发展方向嘛,我觉得,荣格的方法,目前基本上在中国算是扎根了。它的优势在于和中国文化的亲和性。它也是比较注重直觉的,这和中华民族的优势功能是匹配的。尤其是在中国大陆,它是和沙盘一起运用的,这又强化了感知觉功能,也是对中国人比较有益的。当然了,它也有一些发展中的不足,比如说,整个精神分析流派的主流工作环境,是个人执业。而不是在公立机构。而我国的社会文化现实,是几乎所有流派进来,都是要通过医院、大学这两个口子,这两个口子都是官僚主义、权威主义盛行的风气,这些机构的风气,本身是不适合精神分析,尤其是荣格分析的。

我们好多同学,一学荣格,他个性化了,他适应不了心理学系,精神科医院的风气了。我对于这个流派发展的设想,是有几个方面,一个是荣格学派首先要整合自己的阴影,那就是整合与之对立的流派的观点和技术,那就是主要是要怎么认知行为疗法和药物治疗的成果。其次,荣格派的元心理学、以及针对中年人的自性化是比较拿手的。但是我们的个案好多并没有发展到这个程度,大部分人还在前俄狄浦斯期的创伤徘徊,所以,荣格派是需要大力整合来自客体关系、自体心理学等流派的知识和技术。这是为什么我的博士论文专门做这一块工作的原因。但是荣格本身的元心理学理论也需要打补丁,这个方面就是核心心理学发挥最大用处的地方,我们从中国传统的心性说出发,和荣格、弗洛伊德的人格理论结合起来,这样的理论就比较有操作性。

在整合中国文化传统方面,易经和道教内丹,有很多具体的技术,这是核心的核心。我们现在的不足,是专职做个案的人还是太少,这个有历史文化的影响,有些人可能要退休后才能开始全心投入,有的人生活压力太大。家庭不够富裕,从业太晚。这个可能也要求我们的培训体制改革,不能模仿美国模式,学制太长,一个年轻人毕业了,欠一大堆钱,40岁才还清贷款。我们可以打散重组各个培训模块,让学生们根据个案类型,立即学到针对某个案的治疗技术,然后再来慢慢地补充一些历史上的知识。比如说,一些几十年前,甚至上百年前的文献,是没有必要去学习的,研究可以用,临床工作还是实用为主。

Q

4、请问你和申老师学习过程中,有什么让您印象深刻的吗?您有多次受邀参加过心理分析与中国文化国际论坛并做报告,每次论坛都邀请了国际上众多分析心理学家,您有对哪位国外导师印象比较深刻吗?

李孟潮:

印象最深刻的事情很多,现在想起来的一件事情是,有次翻译荣格文集16卷我不耐烦,英文好像有几个地方有错,又没有德文对照,我想要不翻译了,对申老师抱怨,说请给我个德文版的,要不然我就不想要翻译了,后来申老师很快就给了我一个德文的。让我很鼓舞。

还有一次是我们澳门城大博士班开学上课,我问申老师学习易经的书目,其实我已经有点易经基础,以为他推荐的书目可能我看过好多,结果申老师的易经书目一出来,好多我没有看过。看了之后,感觉立即抓住了核心,比如说保巴的《心易八法》,要是自学成材的,难说十多年都摸不到这里的,所以找对老师真的很重要的,的确是节省了很多自己盲目寻找的时间。

其实我和申老师神交已久,十多、二十年前我才从业的时候,我正在写儒道平衡的文章,就看到了申老师的著作《中国文化心理学》,当时就想,他居然已经搭建好这么好的体系了。虽然在此之前,我就读过他写的勒温的书,但是让我比较赞叹的,还是《中国文化心理学》。

当然,朋友们的推荐和鼓励也很重要的。刘丹送了我一本申老师的《心理分析:理解与体验》,我当时正想要买这本书,她就送我了,让我看了很受益。我当年硕士博士怎么选择很彷徨冲突,一会想要出国去德国,一会又想要在国内混一个算了,一会儿又根本不想读了,因为我以为自己本质上是个诗人,是个作家,心理咨询是副业。

奇峰兄有次痛心疾首地对我说,我觉得,只有申荷永才能做你导师的。后来他预言成真了。朋友有时候比你自己更能看清你。

论坛和会议中,我印象最深刻的是青岛的易经圆桌会议。当然,我参加会议很少,这方面没有什么经验的。国外分析师中印象最深的是Christa Robinson , Jean kirsch 和Paul Kugler三位。

Christa是我们这个行业的比较精深的研究易经的,尤其是她也少有的会看卦序,爻变的分析师。了解象数派。她的个性很独立,对国际分析心理学学会,我觉得比较开放的组织呢,她还是觉得太权威,她的观点甚至是,这种分析师认证也是可有可无的。这也很给力的,我只遇到两、三个国外老师是这么独立的。

Jean也是一直使用易经的,而且她很有反思,比如她说,中国女人有比较深的父权主义的伤口,那么,儒家易经又是父权理念很重的,是不是这是中国女性不喜欢易经的原因?而且她也很整合的,对客体关系了解。她为人充满了爱心,很热情,表面上很温柔,骨子里很坚强,从阿拉斯加的底层一路奋斗,从做护士,一直到精神科医生。我有个病人,我烦死了一直压抑,结果她首先爆粗口,骂这个病人。

让我觉得Paul Kugler呢,让人的感觉就是非常的热情,非常温暖,尤其他特别喜欢小孩,蛮有父爱的。他在学术上也精深的,他的两本书,一本整合弗洛伊德和荣格,另一本整合拉康和荣格。我有次和他说,拉康派肯定要说你不懂拉康的,他笑着说,他们忘了拉康的话,拉康说,所有的话语都是错误的,但是他们却以为有个正确的拉康存在。还有一次,我和他说,我听仁波切的法会听不下去了,因为总在重复,他说,你不经常持咒吗?咒语就是不断重复。你有没有可能把仁波切这些重复的话当做咒语。我觉得有趣的分析,就像金刚乘的上师。我和他们三个一接触,共时性事件就稀里哗啦地频繁发生,这也是比较有意思的事情。

Q

5、您对即将想学习分析心理学的学员有哪些建议或寄语?

李孟潮:

寄语就是“惟精惟一”四个字。但是专精专一,不是说你要专一于某个学派,更不是专一于某个人。而是精诚专一于自己的命运,自己的事业。比如说我们这个行业几代人、50后、60后,主要事业使命就是打开局面,负责管理和教学,做官的命,70、80后就是认真做好临床工作,拿来主义,积累经验,做匠人的命,90后、00后就是开宗立派,弘扬文化的,可以做大师的。儒家说人生发展阶段是,格物致知,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对我们来说,这是几代人、老中青共同完成的。

◎ 编辑:贾子莹

https://mp.weixin.qq.com/s?__biz=MjM5Mjg1MzQ5NA==&mid=2650888099&idx=1&sn=28b6cabcbccb8cd1a3bac4c4809b5ac0&chksm=bd6a0b3a8a1d822c6d1b5fdefb7c0b934cf0868e463dbd342f17aa6546ce7ee532c5f9777d89&mpshare=1&scene=22&srcid=0908uTsG2ffdUIJBm5cMEeaw#rd

如果觉得我的文章对您有用,请随意打赏。您的支持将鼓励我继续创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