骆宏:焦点解决在危机干预中的应用

作者: 猫姐 分类: 心理治疗 发布时间: 2019-05-17 22:58

骆宏:伙伴们好,我是杭州师范大学附属医院的骆宏,首先谢谢心盟心理研究中心和中科院全国心理援助联盟的邀请,让我今天晚上有时间和伙伴们在这里分享SFBT,焦点解决短程治疗在危机干预中的应用。

面对危机事件,我们可能很习惯的会听到一个相关的名词,那就是PTSD,创伤后应急障碍,可以说危机事件常会引发一些严重的心理问题,PTSD也就是其中的一种。不过,我想首先跟大家分享的是另外一个和PTSD同样重要的概念,它的名字叫做创伤后成长。

可以说危机事件会让我们每个人都面对着沉重的心理压力,严重的时候,我们的身心会受到巨大的影响。可在生活中,我们也不乏看到例外的案例,那就是磨难、危机有的时候也会成为让一个人成为更坚强,更有力量的一次可以把握的机会。就如同我们常常在生活中会说,“不经历风雨怎么见彩虹”。那么,如何去协助一个在危机当中的个案,从危机的负性情绪当中转化出来,获得创伤后成长的体验,这就成为了从事危机工作者的特别有意义和特别有价值的一项工作。

来自积极心理学的提示

目前心理学开展的研究来看,我们可以看到促进一个人在危机事件当中的成长,也是有很多相关因素的,积极心理学的研究至少提示了我们以下几点:

第一,如果我们能够认识和理解到危机当中的个案所出现的很多反应其实都是很正常的,我们完全可以用一种平常的心态去看待这些创伤后的反应,这一点是很有用处和很有帮助的。

第二,我们如何去描述创伤故事。危机中间个案生命的经历,可以把它描述成一个很凄惨、很悲惨,很不幸的故事,可是同样,我们也可以把创伤故事描述成一个重塑希望、乐观面对和充满着积极意义的这样一个故事。认识到这样一点,使得我们在危机干预当中如何跟我们的个案开展沟通、交流、协商、对话就显得特别重要。

第三,我们越来越意识到危机当中的个体其实不仅仅是获得予人上的安慰,拥有足够的社会支持系统,对于我们来说也是同样重要的。因而,如何使得危机当中的个体获得足够的社会支持感,这也成为了危机干预是否能够有效的一个很重要的因素。

焦点解决短程治疗技术

通常在危机干预当中,从业人员一个很重要的任务就是确保个案的安全,特别是在有限的时间内,要在现场立即能够完成这样一个任务,不过除此之外,我们如何化危机为生命,更是危机事件中间后续处理的一个更加深远的工作方向。

我们作为心理危机的干预工作者如何逐步去协助个案能够去面对现实,让他们能够从危机的生命经历中获得生命的意义,这一点尤为重要。我们说了解这些原则是非常容易的,说这些话也是非常容易的,可是在危机干预中间,如何去实践我们刚刚所说的这几条原则呢?有没有一套比较成熟的方法,行之有效的可以使我们循序渐进的,有一定的方法和套路,让我们去帮助一个个案在危机事件当中获得成长呢?从个人这些年的实践体验来看,SFBT,焦点解决短程治疗技术,可以说是一个去实践如何协助个案创伤后成长的一种很好的方法。

今天晚上,很有幸在这里和伙伴们分享焦点解决短程治疗在创伤后应用的一些成长,我想一个很核心的目标就是焦点解决的应用,恰恰是在危机干预当中实现了创伤后成长。如何能够做到这一条呢?下面我会和大家来分享几条很重要的SFBT,

焦点解决模式的实践原则

原则之一
面对创伤后个案所反应出的种种表现,特别是负性情绪,作为一名SFBT的实践者,能够小心地包容、接纳,不扩大负性情绪的回应,这是我们焦点解决实践者的一个很重要的原则。在SFBT的实践当中,允许我们的个案存在各种各样的负性情绪,一个很重要的原由是因为我们认为任何一个个体,在危机事件当中出现这样或那样的反应,其实是很合理的。所以说,我们很重要的任务,不是去修理他,而是尝试着去充分地尊重个案的这些负性情绪,然后去努力地协助个案,去探寻他对个案来说意义何在。这里我们要特别强调的是,当我们去完全充分地尊重当事人的这种情绪反应的时候,实际上这是当事人获得希望的开始。

SFBT,焦点解决它对创伤的绝大多数心理反应有一个根本的认识,就是认为它是非病理性的,所以我们认为创伤中或者危机事件中个案所表现出来的反应,虽然影响了创伤者的正常功能,但实际上我们面对个案需要更多的是Support,支持,而不是医学上的治疗。

原则之二
危机干预的目标。在危机当中,我们同样去遵循一般的危机干预的原则,那就是确保个案的安全。而在SFBT中间,我们如何看待危机干预的目标呢?我想用这样一句话可以做一个很好的概括,那就是我们看重个案在不可避免的损失情况下的自我照顾。

我们不难想象,当一个个案在危机发生后的一段日子里,面对问题,面对损失,面对创伤出现各种各样的反应是很正常的,而这些问题也不可能一下子就突然消失。所以说,如何以问题共处,以及在问题共处的时候,在创伤仍然对我们造成损伤的时候,如何实现自我的呵护,自我的照顾,这就显得特别重要了。所以说,在危机干预中,我们一个很重要的任务就是协助个案慢慢的平静下来,然后慢慢的把自己的Attention,注意力,集中在去体会自己是如何面对问题的,如何的自我照顾。

原则之三
危机干预的一个重要的环节,那就是我们如何去协助当事人能够相信自己能够活下去,或者更好地面对未来的驱动力。

在有些学者的眼里,SFBT,焦点解决也被称之为一种希望的疗法,或者说是唤起当事人,唤起个案对生活重塑希望的一种很重要的方法,在这一点如果伙伴们去实践过SFBT,就会深深的被SFBT这种赋能的,未来导向的,和激发希望的这种干预的目标所深深的感动。

在理解了焦点解决的上述原则之后,那么我们说,焦点解决在危机干预当中的策略,在我看来可以简单的归纳成一句话,通过我们深厚一步的积极关注去引发个案在生命当中的积极回应,换言之,当我们满怀希望的,充分的去认可、接纳、包容当事人,当我们满怀希望的去相信我们的个案一定有一个,能够更好地活下去,更好地面对未来的理由,我们说,我们这种积极的态度,这种对生活,对当事人的尊重,就是对当事人最好的回应,和对当事人最好的唤醒。

说了这么多,如果要归纳一下的话,我想从实践的层面上来说,运用SFBT,就是我们咨询师,我们的助人者如何让自己为之的,好奇的,和拥有一个学习者的心态的探寻之路,我们始终好奇并试图了解个案是如何书写自己生命励志故事的。

如何来吸收和消化这些“心理垃圾”

说到这里的时候,我常常想到,在每一次当有人问我,作为一名心理咨询师每天都面对着个案,面对着来访者提出的问题,是如何来吸收和消化这些“心理垃圾”的。受到SFBT理念的影响,我常常会有如下的回应。

在我的生命或者职业生涯协助当事人的过程当中,我觉得我从来没有面对过“心理垃圾”,至少从来没有用这样的心态去面对过我们的个案。实际上要归纳一下,在自己工作的经历当中面对的个案,大致可以归纳成三类,一类我把它称之为即将迎接暴风雨挑战的个案,还有一类是正在暴风雨中跟暴风雨搏斗的个案,或者说还有一类的话,那就是已经经历了暴风雨的挑战,正在迎来黎明的曙光,而此时正是面对着黑暗的个案。

如果拿今天晚上说的危机干预来说,我想SFBT会告诉我们,其实我们面对的很多个案是那些正在暴风雨中,正在和暴风雨抗争的个案。我们所要去努力的,也就是如何的抱有好奇、欣赏的心态去陪伴当事人面对生命当中这个重要的挑战。同时,这也是一个,我们向个案学习,如何把危机变成生命当中一种重新获得力量和资源的一个很重要的机缘。

我还记得在上一次的公益演讲当中,我在聆听了中科院心理所史占彪老师所分享的在危机干预当中咨询的态度和一些原则的时候,其实我想史老师也是一位充满着情怀,充满着人文精神的,同时也是一个视个案为生命当中自我经验专家的危机干预的专家。我曾经跟他一起去过天津港大爆炸的现场,所以说他在上一次公益微信演讲当中所提到的去协助咨询师的例子,其实让我深受感动。

实践当中具体的应用

作为一个SFBT的实践者来说,我们如何把SFBT这种美好的理念,或者说充满希望的一些态度和观点落实在我们真正干预的晤谈中间呢?下面我想和伙伴们分享一些实践当中具体的应用。

在这里我主要想跟大家分享一些如何用SFBT来完成跟危机事件当中个案一对一的晤谈。这里要强调的就是危机干预,不仅仅是一种言语上的晤谈,实际上一个良好的危机干预是一个完整的系统。所以说,我们在强调一些沟通跟话语的方法,跟话语应用所谓的术,讲到沟通技巧方面的时候,我们一定不能忽略了危急干预整体的应用。从具体的言语、晤谈沟通的技巧来说,我想从以下三个方面来跟伙伴们有一个分享。

1、支持性的谈话氛围

第一点,首先是在晤谈初期的时候,一开始跟当事人、个案有相处的时候,我们应该如何面对。我们说在危机干预一开始参与和介入的时候,作为一个SFBT的咨询师来说,首先要把握的就是自己SFBT的心态和状态。

具体来说,我们的内心不是要去寻求治愈,或者全然的去处理或者解决危机,而是把自己放在一个与个案合作以及寻求一个小小的变化的位置和心态上,同时,我们非常强调一个“和”的思维,我们是在让个案跟问题共处的同时,尽快协助当事人意识到自己的资源。

有了这样一个SFBT的心态和理念,在具体实践当中,我想用什么样的方法,其实并没有什么特别的。例如我们在晤谈的初期,首先很重要的一定是去营造一个支持性的谈话氛围,如何来量化这种支持性的谈话氛围呢?其实很多流派,很多危机干预当中强调的基本原则,在SFBT实践者的干预当中同样也是适用的。

回想我自己的实践,有的时候非常强调默默的陪伴,这个时候我们同样会耐心地倾听当事人诉说他的故事。在倾听诉说故事的时候特别要注意的,我记得史老师在上一期当中也谈到了一个重要的原则,慢就是快。前不久在上海曾经刚刚完成过一次二阶学员的培训,其实我们在培训当中反复地强调了,在做困难个案时候缓慢的推进,尽管上课用了很多语言的强调,可是只有在现场示范过以后,学员才会有种的感慨到,什么叫做缓慢的推进。我想,如果熟悉SFBT的伙伴,可能此刻我们在讲到缓慢推进的时候,就比我们平常做一般个案的时候要更加缓慢了。

在刚刚的过程当中,我们说到了SFBT一个很重要的原则,就是不扩大当事人负性情绪的重要原则。在咨询当中又是如何做的呢?我们说我们在倾听当事人故事的时候,不会去深究原因,可是我们也不会粗暴地不让当事人诉说。如果一定讲到语言沟通技巧的话,有的时候听当事人诉说的时候,我们会用一些语气词来体现出我们是在陪伴和倾听当事人,我们呈现的是一种理解、包容和接纳的态度,在相应具体的实践当中,有的时候我们会说:
“嗯,是的是的”
“嗯,我能够了解到”
“嗯,的确如此,这样是很不容易的”
等等等等这样的语气词配合着我们深度的理解和接纳的态度,我们是用这种方式在情感上轻轻的抚藉和托住个案的。

SFBT和一般的疗法有非常不同的一点,就是我们经常讲到的去探寻个案背后积极和正面的价值。这个在我们从事危机干预个案的时候,在深度理解和轻轻地支持和托起个案情绪的同时,有的时候我们也会适时地澄清个案在特定情绪背后的正面价值。

2、正向建构

这种澄清,有的时候在话术上,我们会强调出你刚刚的描述当中使我能够理解到,你可能是很看重什么,你可能是很想念什么,或者你可能是很渴望什么。也就是说,我们这种小心翼翼的,尝试性的去澄清个案他的情绪,特别是负性情绪背后的这种正面价值,这在SFBT当中称之为正向建构。

这里要特别强调的一点就是,在我们强调正向建构的时候,一定不是去忽略了当事人的失落、痛苦、难过、悲伤,我们实际上是有一个深深的理念,那就是痛苦、难过、悲伤和希望、疗愈和信心是同时存在的。所以说,我们一方面是在认可我们个案的负性情绪,同时我们努力的让当事人的知觉能够体现到,在他的生命故事里,其实不仅只有那些负性和黑暗的东西,还有那些阳光的、积极的,和让自己活下去勇气的那些内容。

在这里,每次在实践当中,其实我自己都特别喜欢去回顾许维素老师,他在培训SFBT的方法和技巧的时候所常常提出的正像建构的五种语句。

第一个语句,我“虽然”、“可是”、“但是”,她的用法跟我们平常的用法往往不太一样,我们平常往往是先强调个案好的地方,然后用一个转折词,“可是”、“但是”,然后去指出个案的问题。然而在SFBT的干预当中,我们恰恰是反着来使用这个“虽然”、“可是”、“但是”。

面对危机个案的时候,有的时候我们可能会说:
“虽然我能够感觉到你刚刚的反应,或者你能让我体会到的是你的一种深深的痛苦跟难过。但是我在你强烈的情绪的背后,也特别的能够感受到你的那种爱,或者说那种难能可贵的,难得的某种值得我们去称赞的这种精神。”

除了刚刚讲到的句式以外,我们也常用一些句式,比如说:
“我不确定”
“可是我确定”
我们有的时候也会说,
“虽然什么什么,可至少,可起码我还能够感觉到”
“起码,至少我还能够看到”
“至少,或者起码我还能够听到”
所以说像这样的句式,都是我们去帮助当事人去构建负面情绪当中正面价值的语句。

在SFBT正向建构的语句当中,我想伙伴们可能还有一句话是特别熟悉的,那就是我们常常说的:
“虽然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虽然我无法去体会你的这种痛苦,可是我相信这里一定有一个很重要的理由”
“实际上一定有一个很重要的理由”
我觉得它不仅仅是一句话术,它其实是我们面对危机事件个案的时候所传递的一种深深的相信。我自己常说,很难说对一个人有全面的了解,我们也很难轻易地说自己是能够在很快的时间就理解一个人的,可是我们说,虽然我们没有办法完全把握当事人的内心世界,可是我们还是可以去深深地相信,而这种相信,有的时候用一句“一定有一个重要的理由”这样的表述,是一种很好的传递。

我刚刚和伙伴们分享了一下在SFBT的实践当中非常重要的一个沟通的门类,那就是正向建构。除了正向建构以外,如何来确保咨询晤谈的方向也是特别重要的。我们说除了在晤谈的初期,我们去理解、接纳、包容当事人的负性情绪以外,我们在倾听当事人故事的同时,随着晤谈的深入,我们常常会以我可以提供什么样有用的帮助作为起点来了解当事人到底看重什么,在乎什么。

3、应对问句

所以,SFBT除了前期去营造一个支持性谈话氛围以外,一旦有了这种氛围初步构建的时候,我可以提供一些什么帮助,这常常是我们开始去探寻当事人生命、力量的一个重要的起点。在这种状况下的时候,其实这里很想跟伙伴分享,如果我们大家熟悉SFBT的一些问句的话,我们说Coping question,应对问句实际上在危机干预当中是最常被使用的。

我们在危机干预当中的时候,有的时候只要把握得住时机,我们是可以很信任地询问我们的个案,比如说我们可以去问个案,
“你是准备如何面对这些困难?”
这是一种问法,我们有时候也会这样问,
“你面对这样的事情,你现在有一些什么样的考虑?”
这里要特别指出的是,我们的焦点解决问句在我们问完了以后,其实我们如何做,问候的态度也是非常重要的。

试想在危机当中的一个个案,他可能更多的知觉感觉到的是自己资源的匮乏跟不知所措、无能为力,而这个时候,当他突然听到一个
“你准备怎么面对这样的困难”
“你曾经思考过怎么样”
“你现在有些什么考虑”
其实一个人突然间面对SFBT的问题,往往是很难回答的,所以说在实践当中,我们常常会看到我们的个案在听到这些问题的时候,一脸的茫然,甚至很快会回应你“我不知道”,如果缺乏咨询经验的新手,常常会把这个状况看成是我们协助跟发问的无效。

可是如果作为一个有一定咨询的、实战经验的SFBT的咨询师,我们说咨询后,问句之后,如何能确保我们有一种面对当事人不知道,跟当事人保持沉默的态度,实际上就变得尤为重要。因为我常常跟我身边的学员们分享,其实一个个案,越是不知道怎么回答你的问题,这个问题可能恰恰是个好问题。因为我们在实践当中所强调的一个很重要的原则,就是去扩大个案的自我知觉体验。如果我们问的话都是他知道的,那可能这个问句的本身就没有一种扩大资源意识的作用。

所以说,SFBT的问题常常是很难回答的,在这种过程当中,在实践当中,我自己养成的一个习惯,经常在个案保持沉默的时候,或者回应不知道的时候,会适当的有十几秒,甚至更长时间的陪伴。如果说在陪伴过程当中,我们的个案还是没有反应的话,我可能会朝着这个方向继续引导性的发问,比如说我可能会说:
“我刚刚问你的这个问题,确实是很难回答,可是如果你现在能有一点思考,或者是你能回应一些些的话,你可能会回应些什么。”

实践的经验告诉我们,一旦个案开始认真地去聆听我们的询问,或者说开始去寻找我们的询问,实际上这就是焦点解决开始起效的那一刻。因为我们说,我们所有的SFBT的问句,实际上它本身就是一种激发希望,探寻资源,和让当事人获得掌控感的一种重要的语言的工具。

配合着这样一个当事人的思考,有的时候在危机当中,我们适时地引导当事人思考,你希望有一些什么样的改变,你希望接下来有一些什么样的不同。

如果说我们当事人能够跟我们同频共振地开始思考这些问题,或者说在我们利用关系问句这样的协助之下去探寻他的支持系统的话,扩大他对能获得支持系统的意识,比如说我们会说:
“如果说这个时候你需要一个别人的支持的话,你会最需要谁的支持。”
如果当事人开始思考以后的话,你可以问,
“以后要能够更好地去面对这件事情的话,你觉得你最看重谁的意见,你觉得谁最能支持到你,帮助到你”
我们说这种扩大支持系统的知觉,也是非常非常重要的。

还要特别强调,当事人一旦开始给了我们一些些回应的话,我们小心翼翼地给予鼓励和欣赏就变得特别重要。这里特别要紧的,我跟大家强调的是,我前面用的那个形容词,“小心翼翼”,因为我们说,实际上要去鼓励和欣赏在危机干预中的个案的话,其实真的要把我们欣赏的程度变成一种尝试性的欣赏。我的经验告诉我,大家如果真的要去欣赏的话,可以用一些小心翼翼的词,比如说“我刚刚隐约地感觉到”,这个“隐约地感觉到”就是小心翼翼的欣赏。如果我们在咨询当中能够澄清我们的个案,或者我们要面对的当事人知道自己如何能够关照到自己的下一步的话,实际上这个危机干预已经是非常成功了。

SFBT的基本原则

我在这里的叙述,我希望不要给伙伴们遗留下一个印象,就是用SFBT做危机干预是很容易的,实际上我在这里这样诉说的时候,我就特别想提醒伙伴,其实危机干预真的是很不容易,在很多的时候,甚至于我们做了很多积极的探索跟尝试的时候,其实未必会取得一些些的效果,这个时候该如何去面对呢?我想,这里至少要跟大家分享几个最基本的,我们做SFBT的原则。

第一点,在危机干预当中,我们要先求维持再求突破。所谓维持的含义,实际上我们能够把当事人稳定在那里已经很不容易了,我们不一定要强求当事人在我们的陪伴下情绪一定要越变越好。

其次,在有的时候,其实即便我们全然努力地去帮助这个个案,我们说个案如果情绪还在下滑,或者说某些情况状况变得更加不好的时候,其实这也是很考验我们SFBT咨询师功力的时候,这个时候我们能否全然相信当事人,相信他在情况变得更不好的时候,也会有一些很可贵的,宝贵的积极的应对,如果说我们能挖掘到这一点,这也是一个扭转当事人负性体体验很重要的举措。

除此之外,我们说危机事件,即便不是在危机干预当中,在日常的干预当中,我们说情绪出现了反复,哪怕是个案的行为出现了反复,其实也是很正常的。所以说,作为一个SFBT的咨询师,如何能够视这种生命的变化为一种常态,而不要大惊小怪,或者以为一定要去强求一种积极的,一天比一天好的效果,这个对我们咨询师来说是很重要的。所以,我们可以在反复当中去探讨,和过去,和现在,和未来有什么不同,同时,不管在怎样的情况之下,我们都特别看重我们的个案,我们要去学习,要去面对的个案,在他的不容易的这些生命经历当中所体悟到,学习到的这些生命的价值和意义。我们说我们很好奇,我们相信我们的个案,一定是在这个不容易当中有所学习的。我想这就是我们做咨询师最难,但是也是最重要要去把握的几个很重要的原则。

小结

和大家说了那么大一堆,我也不太清楚是否已经把SFBT,焦点解决在危机干预当中的应用说清楚了,此刻还剩下15分钟的时间,还要让我再来重新强调几点话,我想把我在之前所说到的内容当中,我想再重新做一个小结,至少把此刻我能够知觉到、体会到,我在这45分钟时间内已经跟大家分享的关键的环节,我想重新把它拎出来再强调一下。
我要强调的第一条,伙伴们可以试试想想看,可能是什么?

我所要强调的第一条,那就是“慢即是快”。我们说咨询的过程当中,如何能够跟处在危机事件的个案同频共振,轻轻的抚慰藉托住我们的个案,这是我们去协助人,去助人的一个最美妙的艺术。在这个当中,其实我们要克服初学SFBT的时候,我们特别容易犯的一个错误,粗暴的机器,我们在帮助个案的时候,特别是帮助危机当中个案的时候,不把这种积极强塞给当事人这一点特别重要。使我想起SFBT应用原则当中,用个案自己的语言,而非归纳总结一些咨询师的语言来帮助个案,实际上这是我们跟个案在同一频道上,同一个语言体系之内最好的一种方式。

我想强调的,我刚刚说过的第二个要点,那就是我们所有的焦点解决用力的点,聚焦在什么上面?我们是聚焦在协助个案去体会、感知到未来的希望,及自我对生命,对现实的这种把控感上。我们说有的时候,在SFBT的问句当中,有许多的问句是能够去实现这样一个协助当事人去获得未来希望感的这样一种问句。

如果在适当的时候,如果个案愿意回应我们诸如
“如果未来能够自豪地回忆起你是如何从这段生命经历当中出来”,
或者我们说
“如果有一天我们真的能够满怀感恩的去回忆现在的这段体验的话”
或者说
“如果我们能够让我们所看重的亲人,很为我们值得自豪的话,那么可能是因为我们现在做了什么?”
我想像这样的问句,其实是一个SFBT非常强调的协助当事人获得未来之希望感和自我把控感的这样一种协助之工具。

如果说我在这里还要强调第三点的话,我还是想特别重复强调一下,我在刚刚跟各位伙伴们分享SFBT的一些话术和谈话的技巧之前,我自己强调的一个原则,那就是实际上真正有效的危机干预,我们不能够把它简单地理解为一些沟通话术的运用。我们如何充分地利用当事人的社会支持系统,甚至利用我们危机干预体系当中的资源,与我们的的同事去合作,给当事人提供更有力的支持,其实这是特别特别要紧,不容咨询师忽视的。

说到这里的时候,如果说我自己一定还要强调此刻在头脑当中所冒出来的一个想法的话,我想就是从事危机援助工作的伙伴们,其实我们的自我呵护和心理支持,其实也是危机干预得以有效很重要的一个因素。我们说SFBT最大的好处是不仅仅能够让我们协助和帮助的个案受益,其实在很多状况下,我们其实也是可以在运用SFBT去协助和帮助个案的时候,让我们自己也获益。这也就是我常常说的,SFBT是一种双受益模式,如果采用了SFBT的这种咨询技巧和方法之后,我们自己不会疲倦,因为SFBT的这种积极正向的,对人充满着信任的,谦卑的学习者的心态,努力向个案去学习他生命经验的一种学习者的视角,我觉得其实是一种特别自我赋能的一种方法。所以说,我常常也会开玩笑的和伙伴说,每一次如果我用过了SFBT,其实我常常是自我获得能量的一次最好的机会。

和大家谈了那么多焦点解决在危机干预当中的应用,我们说其实除了我们讲到的这些内容以外,实际上还需要特别去注意的,很重要的就是SFBT它的应用,在危机干预中间的时候,是特别强调每一刻当事人应对的资源和应对的力量,如果说我们能够挖掘到当事人应对的资源,或者他应对的力量,这就是危机干预起效的关键。

现在实际上由于我们还缺少很多咨询师背后的支持,这里我也想跟伙伴们分享,采用焦点解决去做一些自我的督导,我们说在我们协助完干预的个案以后,如何去做一些自我的督导,来提升我们干预的效果,也是特别重要的。

SFBT的问题清单

现在在培训、大家实践的时候,我常常提议伙伴们可以去制作一些SFBT的问题清单,利用这些问题清单更好地协助我们。总而言之一句话,如果说我们能够自己给自己去制作一个问题清单的话,实际上也会很有助于我们跟个案谈话过程当中能够更好的去推进我们的谈话。

这里举一个例子,比如说在我们想要帮助个案去挖掘未来希望的时候,我们是否可以去列如下的清单:
1、我们的个案会认为什么是有帮助的呢?他会怎么理解所谓要获得的支持呢?
2、对于个案来说,什么是最重要的呢?什么是他最想要的呢?我是否把我的谈话会聚焦在这个上面呢?
3、如果跟个案会说“什么是对他很有帮助的”,他会和我说什么,如果用个案的语言来说,什么样的想法,或者什么样的技能、行动是有帮助的呢?

咨询师的自我反思

剩下来点时间,如果我说我还要再说点什么的话,我想实际上每一个咨询师他在实践当中的成长也不是一蹴而就的过程,所以说,我们难免会面临着失败、挫折。我相信不少曾经参加过危机干预的这些伙伴,常常是事先做了很多的准备,可是最后却发现,似乎什么都用不上。我想,其实这是很正常的,我们如何来利用每一次的实践机会,来促进我们自身的成长,我想,这也是非常重要的。

所以,在每一次实践之后,作为一个SFBT的实践者,我常常会呼吁,我们一定要有自我的反思,在反思中间,我们可以不妨去思考以下几个问题:
1、在已有的实践中间,我觉得自己比较好的那个部分是什么?请大家至少要说出五到六件以上。
2、我觉得什么是我已经在努力的,可是以后我还可以在这个方面去操作的更好?
3、我们可以这么问,也就是说,如果说我很钦佩,我很爱戴的一位老师,他在旁边,他看到我在做这样的个案的时候,他会给我提供一些什么样的意见,也可以是有什么是我没有意识到,以后我可以有意识的去实践。
我想其实我们不仅是在危机干预的过程当中向我们的个案学习,其实SFBT还传递给我们一个深深的理念,也就是我们自己也会不断地学习、成长,我想这是SFBT最有魅力的一个地方。

总结

在今天晚上这样一个小时当中,我跟伙伴们有了一些自己体会的碎片式的分享,这样的分享,如果说能够让各位伙伴去理解SFBT,理解如何在危机个案当中可以更好地运用这种方法,更加愿意去把SFBT应用在危机个案当中,去更好的传递我们这种助人的精神,我想这是我们今天晚上参加心盟研究中心和全国心理援助联盟邀请来开始为时一个小时公益演讲最大的心愿。

结束

好,时间已经差不多了,非常感谢各位伙伴的聆听,也希望跟伙伴们一同努力,为我们的心理服务事业去做更好的推动,谢谢大家,晚安!

如果觉得我的文章对您有用,请随意打赏。您的支持将鼓励我继续创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