贾杰:说说强迫症

作者: 猫姐 分类: 心理治疗 发布时间: 2019-08-08 07:44

在和大量的强迫症患者共同工作的过程中越来越发现,强迫症的表现,尤其是强迫性行为有时候是对患者自我的一种保护,只是这种保护虽然从表面上降低了焦虑的程度,但是这种行为本身又引起焦虑,而且长期持续这种无益的保护,会对患者的社会功能造成严重影响,包括人际关系、婚姻情感、学习和工作效率等等。
强迫症(OCD)患者表现为反复地、不合理地担忧,并不得不通过行为来抵消所担忧地危险以得到安心。比如,害怕屋内失火而不断地检查电器开关,担心家中失盗而反复检查门窗,惧怕传染疾病而不停洗手,强迫性计数等,也有一些持续的、不能控制的要进行某些行为(仪式动作)的强制冲动或愿望。如果这种强制冲动很强烈,可导致焦虑和极度不安,通过进行特定的仪式动作可暂时减轻这些不安,这些都是常见的强迫行为。

还有一种叫做强迫性思维,患者有持续存在的、强加的、不想要的思维,并对这种思维感到难以控制,强迫性思维通常为污染、伤害自己或他人、灾难、亵渎神灵、暴力、性或其他令人痛苦的话题。这些思维是患者自己的,而不是由外界插入的(如神经分裂症的“思维插入”)。这种思维也包括在脑中的想象或情景,这种思维和想象使患者非常痛苦,并可导致极度不安。

从很多案例来看,一般情况下,有强迫性思维的大多都伴随有不同程度的强迫行为!

虽然,仪式动作是为了缓解焦虑或不安,但这种焦虑的减轻通常是短暂的,同样,除非这个仪式动作进行得很完美,否则患者会认为没有必要重复这种仪式许多次。由于许多OCD患者有一种以上强迫思维和有关得仪式动作,因此一天中很多时间都会被这些仪式动作所占据。另外,OCD会导致对一些事物或情境的回避(如污物,离开家以免锁门),从而对生活、工作造成影响。OCD的症状对患者、家庭、朋友和同事是支配的,无益的和烦扰的。

一般,在初诊阶段,经过严格的鉴别诊断,尤其是和那些有内在愉快感的过渡重复行为(例如赌博、饮酒、吸烟等)、抑郁障碍中对特定的想法进行过渡的反复思考或思虑、精神分裂症的妄想等等进行鉴别诊断。最终确定患者的核心问题是强迫症。往往先树立“与狼共舞”的信念,无论是强迫思维还是强迫行为,它可能有多种多样的表现形式,就像狼的各种姿势一样,患者要“带着这些去生活!”,不要再和自己“叫劲”,想洗就去洗,想看就去看,因为“你觉得这样舒服,而且不这样你就没有办法生活”。

平稳度过第一阶段,接纳自己“这就是强迫症的表现,我觉得我能够与狼共舞”之后,开始解决第二个阶段的问题,“如果说强迫症是狼的话,为什么狼没有找别人,找到了我?一定是先有肉,才把狼招过来的”,所以,通过精神分析、认知领悟等,找一找是什么把“狼”招来了,然后去解决肉的问题,而不是单纯的去控制狼的姿势。

找到“肉”,也就是招来“狼”的刺激之后,就去解决这个“肉”的问题。需要重新成长的重新成长,需要调整认知的调整认知,需要克服其他行为的就进行行为训练,需要梳理和澄清的重新接纳……

最后,有可能依然会保留一些轻微的强迫性思维和行为,但是这已经不再是威胁生活的“狼”,而是成为你生命一部分的“习惯”,经历了长期的战斗之后,患者已经能够明确“什么时候狼会重新回来?”以及“哪些东西会对狼重新进行引诱?”当明确了自己内心世界和真实感受之后,就能够从容应对,就能够真正做到“与狼共舞”了。

所以,强迫症是患者本身强迫与反强迫同时存在,它是最痛苦的心理问题之一;同时,由于长期存在于生活中,持续时间超过一年以上的强迫症治疗至少需要半年时间;一般前5次一周一次、后面逐渐变为两周一次、三周一次、一月一次。而且治疗过程中的反复和阻抗也是必然存在的,因此能够走进咨询室接受治疗的强迫症患者都是非常勇敢的,也是痛苦程度足够的。

如果觉得我的文章对您有用,请随意打赏。您的支持将鼓励我继续创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