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晓芳:体验聚焦者的体验,接受聚焦者的状态, 回馈聚焦者在此状态下的体验

作者: 猫姐 分类: 心理治疗 发布时间: 2019-09-02 19:05

体验聚焦者的体验,接受聚焦者的状态, 回馈聚焦者在此状态下的体验 ——记录第五期网络聚焦课上的感悟 王晓芳

这个题目有点长,是在网络聚焦第三次课上突然想出来的,那是在回答学生的一个问题“当我感受到对方的感觉并不是他自己说的那样的时候,该怎么办”时总结出来的。

我常说“聚焦是人本主义的进化”(也是我新创造的说法,我个人觉得聚焦是在罗杰斯人本的基础上进一步演化的结果),说进化并不是要拿它和罗杰斯的以人为中心疗法相比有否更先进的地方,而是它在某一些方面比以人为中心疗法更具有推进性,它推进了疗法使用的广度,每个人都可以用此来达到自我提升的目的,而并不需要在治疗室中。简德林说,聚焦并不是他创造的而是他发现的,发现就是一个了不起的创造,就象哥白尼发现了日心说,弗洛伊德发现了潜意识一样,聚焦发现了人类共有的心智化在体验中的发展过程;聚焦发现了共情能力不完全需要来自外界,亦可来自于自己(对自己共情);聚焦发现了一个新的创造是可以通过交叉体验来进行的;聚焦其实就是把每个人自己有的东西还给他自己而已。但这些并非被每个人意识并体验到。

有时候我们会被我们的思维迷惑,因为它支配我们的身体太长时间了;有时候我们也会被我们的身体所纠缠,因为它常常干扰我们的判断。

聚焦在更大的背景下完成身体与思维的整合,它需要有一个基础,就是内在宽大的,无欲无忆(借用比昂的词)的基础。

我请大家看了一段视频,叫《苍蝇的一生》,讲的是一只苍蝇在得知自己只有一分钟的寿命时,列了一个长长的心愿清单,最后一刻它还有几件事没完成。我请大家讨论对这段视频的感想。有的同学说这个苍蝇太累了,只有短短一分钟的生命何苦那么忙碌呢,如果是我,只剩下一分钟的寿命,我就吃吃睡睡,做自己想做的事。有的同学说这样忙碌也挺好的,至少死之前都很充实。。。各种说法的都有,无外乎就是好和不好。后来我再问大家,如果你是这只苍蝇你只有一分钟的生命但你自己却不知道,你会怎样。同学们又开始思考了,有的同学改变了思路说,如果我不知道我会活多久,我可能会一样忙碌,直到死都不会享受生活。有的同学说,如果我不知道我的寿命有多长,我也许就不会那么忧虑,也许我会过得更开心。。。每个人的回答都很有道理,也是自我的愿意。

我们发现,当大家在回答“如果你不知道自己的寿命有多长你会怎样”的问题时,其实大家的答案都建立在“我的寿命只有很短”的假设背景下。也许这个问题算得上是一个陷阱,但在这个陷阱的背后,我们是否发现自己在做聚焦或者聚焦陪伴时常常有一种暗在的隐藏在背景后的假设性想法?而这个想法其实一直在影响着我们。

学生问“当我感受到对方的感觉并不是他自己说的那样的时候,该怎么办”,如果我们发现聚焦者或者来访者在聚焦过程中出现的“内外”不一致时,我们是否存在一个这样的假设——我们只有内外一致才是真实的——在我们聚焦或聚焦陪伴的过程背景中?如果此刻能觉察到这个假设性想法在影响着我们,我们就能够处理它,以更加宽广的,无欲无忆的状态聚焦或陪伴聚焦者——体验聚焦者的体验,接受聚焦者的状态,回馈聚焦者在此状态下的体验。如此,我们才是真正做到与聚焦者同在,真正共情并体验聚焦者内心复杂的活动过程。

既然我们能够觉察在聚焦过程中更大的假设性想法在背景中的影响,我们可以思考,如何真正去整合聚焦过程的思维和身体体验过程呢?是否可以更改背景内容,以使它来影响我们的聚焦过程?那么这个背景可以是什么?

这次课的主题是关于时间和生命的意义,我们尝试把时间和生命放到了背景中,让时间与生命的交叉放在此刻的身体体验中,带着这样的大背景,我们聚焦的是当下,每个人的时间感与生命意义的汇聚。。。

体验效果非常出乎意料,每个人都震撼着整个过程。每个人的分享都很感动(涉及到隐私这里就不分享具体内容了),我想这次课程结束后,时间与生命意义的聚焦依然会伴随他们的身体在生活中去创造新的体验,在下一次课上,我们将请同学们来分享期间的新发现,届时我会及时分享给大家,请大家拭目以待。

如果觉得我的文章对您有用,请随意打赏。您的支持将鼓励我继续创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