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奇峰,一身烟火味儿的精神分析师(武志红)

作者: 猫姐 分类: 心理治疗 发布时间: 2019-04-28 04:13

十几年前,最初在广州日报心理专栏用到曾奇峰的文章,称他为“国内精神分析界的旗手”。

这是一种共识性的赞誉,不过是远远观看的角度。

十几年过去了,旗手还是旗手。

但他身上,却一直没发展出大师味儿,相反另外一种味儿变得更浓似的。

这种味儿,是烟火味儿。


他把精分融入血液
Psychoanalysis

十几年中,和奇峰多次见面。

想到他,习惯上想使用这个词 ——

亦师亦友。

但感性上,得要称他“奇峰兄”。

想到他,会想到这些词 ——

平实、落地、很哥们、重情感、好酒、不掩饰不过度的自恋……

他首先是一个真实的人。

读奇峰的文字,看奇峰的视频,生活中和他相处,就会知道:他有很多精神分析师们常见的一种癖好 ——

对别人和自己的一切进行分析。

很多人会以为,分析太透彻,就会太理性,或超凡脱俗,不再那么热爱普通生活。

这在部分人身上会有点成立,但奇峰不是。

他是越分析越真实,身上的烟火味儿更重。

一位女士,曾在伦敦找过英国本土的精神分析师,也对国内的精神分析学界有所了解。

她说,
他们好像是,精神分析是精神分析,生活是生活。
你们给我这种感觉是 —— 精神分析就是生活。

以我的了解,无论国内还是英国,都是有这样的分别:

有的精神分析师,似乎精神分析更像是一份工作,精神分析的一些东西,并没有融化到他身上;

有的精神分析师,则会将精神分析中领悟到的东西,直接也引入到了自己生活,或者说,这份领悟也化入了他的血液。

奇峰在书中说:比昂的目标是,“基于领悟的个人化行动”。

这句话展开了说,意思是每个人都应该有自己独特的对生活的感受和行动的原则。

比昂如是,奇峰也如是。


又是不一样的烟火
Unique

读奇峰的文字,你会感受到,他是怎样思考怎样活着的。

文如其人,奇峰在生活中也是这样。

大概十年前,我第一次见到他时,发现他的衣着非常朴素。

估计了一下价格而对他说:我觉得你浑身上下的衣服全套加起来不超过五百元(也可能说的是两百元)。

他说是的,然后非常开心自在地笑了起来,好像我这样说,是一种知己般的理解,直接说到了他心坎了。

真实、不掩饰情感,这是他给我的第一印象。

谁都有防御,奇峰自然也不例外。

但你会感觉到,他的心是敞着的,让一些信息自然流进,撞击自己,然后感知它们,理解它们。

真正的大师当然很少,但学精神分析的过程中,的确很多国内同行逐渐地活出了大师味儿 ——

越来越不动声色,说话高深莫测,神情模糊不清,好像已经化解了心中一切恩仇,抚平了自己一切情结。

你以为这是精神分析该有的样子,但其实这是中国人格的一种理想状态——随心所欲而不逾矩。

但奇峰却一直真实,从没戴上大师或权威的面孔。

随着时间推移,他身上的烟火味儿更浓。

想起来,除了极少数常聊天的几位咨询师,好像我只有在奇峰这儿,是得到了他最多的个人色彩的信息。

它们部分是语言,但主要是他的人,你看到他,就会自动感受到一些很个性化的东西。

也好像是第一次见面,谈了一些超个人心理学,他好像还不大相信,对此直言不讳。

后来一次见面前,我听说他见一个通灵女孩的事。

见面后问他,他说,一个朋友带他去见那姑娘,他还没开口,女孩就对他朋友说,他不相信我,他的口袋里装了什么什么。而后他就被震到了。


怀揣毫不修饰的”野心”
Ideal

2007年,我在上海中德班学精神分析时,奇峰作为中方老师讲课,他那次毫不掩饰讲了自己一些专业上的野心:

如果他以现在的年龄,能得一场小儿麻痹症全身瘫痪,而能领悟到催眠大师艾瑞克森的东西,那么他愿意付出这个代价;
现在易经是64卦,他想把他发展到128卦……

这样说,太真实,有野心,也脆弱,缺了大师味儿。

他可是国内精神分析界的旗帜啊,但他就是这样没有身份感地表达了自己个性化的野心。


写着”清奇毒辣”的文字
Sharp

这种烟火味儿,在他的文章和视频中随处可见。

你不仅看到观点,也因为这股烟火味儿,一下子会被牵动出感觉来。

关于谦虚与骄傲,
他说:骄傲使人进步,谦虚让人猥琐。
越谦虚越猥琐,谦虚到骨子里,就猥琐到骨子里。

这话,真是酣畅淋漓。

我们的文化中,有各种流传了不知道多少年的常识,听上去很对。

譬如谦虚与骄傲。但从精神分析的视角看,它却是错的常识,一个自我太压抑的人怎么进步?

精神分析的语言,一个精神分析师会知道,但直接把它说成对这句老祖宗的话的颠覆性表达,却不容易,这需要一股子劲才行。

在书中,他讲了对这一问题的思考过程,并问过很多人:别人赞美你,你会变得骄傲吗?几乎没有人点头称是。

他还写到,

李敖名言:我如果想要找一个自己佩服的人,我就照镜子。
看来他是这一类人的典型。
有人可能会担心,
这样会不会把自己吹得出门之前就发疯了?
当然不会。
那些出门前和出门后疯了的人,
恰恰是那种在出门前“揍”自己的人。
这个世界上没有被吹疯的人,
只有自我攻击才会让人发疯。

我喜欢这种带着个人色彩的文字,没有这些感性色彩的文字,我总觉得是一种恐惧在里头。

我们是一个文化悠久的国度,那些延续了几千年的文化中,有很多压制人性的集体意识和集体无意识。

国内精神分析师们该有一种工作 —— 讲透这些常识的问题,并提出些让人性张扬的新常识。

奇峰做了很多这方面的工作。

关于勤劳与懒惰,
我们习惯说,人都喜欢懒。
但奇峰说,观察孩子就会发现,人的天性更喜欢勤快。

关于恩仇,
我们习惯说,滴水之恩当以涌泉相报。
而奇峰说,帮助别人会招致仇恨。
这份仇恨很重要,合理表达它吧。

他在书中讲了一个故事:

因为一个专业培训,一直跟一位比我小几岁的同行在一起。
在过去几年里,我给了他一些较重要的专业上的支持。
而他也从未说过一次谢谢。

今天在培训结束的晚宴上,他向我敬酒时说:
“因为你帮了我很多,所以我迟早要杀死你。”

一桌人哈哈大笑。
大家都是深层心理学的爱好者,
都明了恩仇相伴的人性。
这位朋友如此直白的表达,
使原本沉重的恩仇,
变得好像从窗外飘进来的若有若无的梅花香味。

关于处事,
他说,别太说正确的话。
并引用明代哲学家张岱的话:
人无痴者不可与交,因其无真气也;
人无癖者不可与交,因其无深情也。

关于金钱,
我们有各种各样的说法,在说金钱的可怕。
而他说,也许应该在心理疾病谱中增加一个诊断:无钱型人格障碍。

在相对公平的社会环境中,一个人如果没有重大的先天缺陷,就应该能够赚到足以满足自己物质和精神生活的银子。

所谓“无钱型人格障碍”的人的特点,首先是没钱,然后就是偏执、尖刻与懒惰。

所谓穷酸穷酸,说的就是这类人物。

跟这类人打交道,你可以直接感觉到他们人格上的巨大的变异或者空洞。

这些让人耳目一新的说法,会让你觉得,太粘稠的中国式人际关系场,一下子变得清爽了,骄傲与恨,原来也可以是这么好的东西啊。

然后你会发现,本来你会将它们视为俗气、不对的东西,现在才发现,原来这些俗气的东西是这么这么重要这么好。

同时你会感觉,你内在一些东西好像得到了允许,得到了解放,它们在升腾。


却是柔情无比的汉子
Gentle

这些观点有些毒辣,而他的文字,有时还有毒舌感。

但他一旦真和人打起交道来,你会看到,他充满柔情。

他会看到中国式家庭中病态的动力,但他去处理时,却轻易不会道破,更不会指责谁。

而是依照他的洞悉,去使用一些策略,让家庭动力回归正常。

例如一个家庭,外婆管孩子太厉害,他没有指责外婆,而是开了一个家庭会议,启发每个人表达自己,最终让这个孩子获得自由。

结果是:外婆现在对养花上瘾,经常上网查养花的资料,跟养花的朋友交流养花心得,把楼顶平台弄得漂亮无比。

最后他不无调侃地说,她老人家玩花去了,就不用“玩”她外孙了。

也许是出于柔情,奇峰的文字其实有克制。

读他的文字,不如看他的视频过瘾;
看他的视频,不如直接和他打交道过瘾。

你要离他更近,他身上的这股从俗世而来的烟火味儿才能熏到你。

所以最有幸,是成为他的朋友。

如果觉得我的文章对您有用,请随意打赏。您的支持将鼓励我继续创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