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神分析:运用自己的“体验”来学习

作者: 猫姐 分类: 心理治疗 发布时间: 2019-04-29 04:09

精神分析:运用自己的“体验”来学习

—-王晓艳

记得刚到中德班初级组学习的时候,Schultz老师曾经对我们说:精神分析的理论实在是太浩繁了,而且有的理论是和临床相去甚远的,所以,要学会运用我们自己的体验来学习,从中选择对于自己真正有用的东西。

这段话于我而言,一直印象深刻,也一直成为了我这几年来精神分析学习过程中的一个座右铭。终究,知识并不会改变什么,当它尚没有和我们自己内在的经验真正相连的时候。

之前读铃木大拙的“禅学讲演”(收录于《禅宗与精神分析》),里面谈到禅的训练的“五个步骤”(又称之为“五位”),其中最重要的是第三步:因为前两步还是认知的,头脑层面的知性;而第三步,则开始从知识转化为生命,对禅的领悟开始从抽象的理念,转变为有血有肉的体验。这也是从认知到意志,从逻辑到人格的转折点。

然而这样的一种转折,并非易事。当我回首看我以前的所言所写时,不禁一阵汗颜。夸夸其谈之下,与自己的力所能及又是相去甚远。只是,这样的过程,怕也是成长的必经之路。

我最近对于自己的职业身份终于有了一个明确的定位:精神动力整合取向的个别&团体咨询师、讲师。或许,这种“身份认同”的确定,也是我在纷繁复杂的理论流派中,跟随自己“内心体验”的过程,慢慢寻找到的“自我同一性”吧!

Number1
选择”触动心弦“的理论取向
我最早是从认知行为治疗(CBT)开始学习心理治疗技术的,我的其中一位CBT老师,是当时国内最早一批的精神分析受训学员,但是她对精神分析实在是“没感觉”,而对CBT“特来电”,并最终成为了国内这一领域的领军人物。
而我自己懵懵懂懂学了两三年的CBT以后,还是觉得“真没劲”,相比于针对症状的“循症治疗”,我更感兴趣于症状背后的“人”,和他们究竟怎么了?

我转而走向了精神分析,印象中,读的第一本精神分析著作是南希·麦克威廉姆斯的《精神分析案例解析》,那本书看了好几遍,都快被我翻烂了。当时就感觉挖到了一个很大的宝藏,让我得以初探人性之“幽微”。从某种程度上,也像是冥冥中的天意,引领我走向了精神分析的“整合之道”。

  

精神分析案例解析
作者:南希·麦克威廉姆斯
译者:钟慧
出版社:中国轻工业出版社

精神分析从西格蒙德·弗洛伊德肇始,在不同的国家继承与发展,并经由诊治人群的变迁和后继者各自的人格特点,而生发出不同的枝叶,并形成了不同的流派分支,造就了精神分析的包罗万象。

其中有一些精神分析学者,尝试将不同的理论整合,构建一个人格发展的谱系,并从不同的理论视角来建构一个对人格结构的理解。心理之病从本质上来说是人格之病。是在先天气质、后天养育及社会环境的交互作用下,人格的脆弱面无法承受外界的刺激,而导致的发病。其中先天条件越差、养育环境越糟、创伤年龄越早的人,越容易罹患重症的精神疾病,这从逻辑上来讲,并不难理解。同时,就像身体的发展有其规律,心理的发展也有其特定的规律。但是,在当今的生活条件下,相对于“生理营养”的容易满足,“心理营养”的匮乏却并不少见。而特定阶段的“匮乏”(相对于孩子的体验而言),多少会让一个人心理特征的某些面向,停滞在这个阶段的特性上,所谓成人体内住着的“受伤的小孩儿”,讲的也就是这个意思。

于是,从这个角度来说,如果能够建立起一个儿童心理的发展线,便能够建立起一个相对的从最幼稚到最成熟的心理发展谱系,以及在不同的发展阶段,好的养育会带来什么样的人格品性,以及不恰当的养育会带来什么样的心理创伤;于是,便有可能建立起一个病理心理的模型,以及修复机制。

当然,这是从理论“理想化”的角度,实际的生活远远复杂得多得多,人格的发展也像俄罗斯套娃一样层层叠叠,而非单一的线性。但是,如果一个立体的、动态的“人格矩阵”能够建立,那我们就有了一个复杂但好用的模型来理解和诊治坐在我们对面的来访者。

所以,当Schultz老师给我们讲美国精神分析师奥托·克恩伯格整合传统驱力理论和弗洛伊德的结构模型,克莱因和费而贝恩的客体关系理论,以及自我心理学的整合者雅各布森的自我的发展观,而建构的精神病性—边缘性—神经性的人格发展层次时,我当时真有一拍大腿“原来如此”的惊叹!

后来,再讲到建立在此基础之上的南希·麦克威廉姆斯的“人格类别维度”(那时《精神分析诊断:理解人格结构》这本书的中文版还没有出来)时,我更有了“这就是我要的东西”的确认感。

人格的发育维度和类别维度
(摘自《精神分析诊断:理解人格结构》第四章)

再后来,当我读葛林·嘉宝的《动力取向精神医学》,在读到“精神动力式诊断”的部分时,我觉得他所整合的四个理论取向的动力性理解,是我所看到的版本中,相对最清晰的。也就是说,在发育水平的基础上,可以建构不同的人格类型,而对不同人格类型的理解,可以从自我-客体关系-自体-依恋与心智化四个维度展开评估。

如此,在我的内心深处开始慢慢地建立起一个“动态的人格模型”的雏形,这给来访者的动力性评估做了“定位”,也为接下来的治疗/咨询指明了“方向”。当然,并不仅仅用在临床,生活中也可以应用;也并不仅仅只是这些理论基石,还有更多的元素可以添加。但是,基本的骨架在这里了!

我觉得,这就是我的“心之所属”,在前辈们的探索中,找到了我想要的“宝藏”,并需要再不断地深化、内化,结合我自己的特质,并最终变成属于我自己的东西。而在这个过程中,不得不谈的,就是我在精神分析这条道路上的引路人Hermann Schultz老师。

Number2
选择”心有戚戚“的授课老师

Schultz老师是我中德班初级组的德方老师,后来因为他在为国际精神分析协会(IPA)的候选人做分析常驻上海,又因为初级组同学韶宇的组织,而使得我能够继续跟随他学习,至今已经第七个年头。

我觉得,遇见Schultz是我的“运气”,他只是IPA里的一位训练分析师,不出名,也没那么多吓死人的头衔,但我觉得我们“很匹配”。

初级组学习的第一篇论文就是他写的《精神分析的心智模型》,当时的感觉,就像是闯入了一片莽莽森林,无穷的未知,无穷的探险,与无穷的宝藏。后来三年的学习也让我们如获至宝,因为他可以用非常生活化的语言,将复杂抽象的理论,和我们日常的体验相连接。理论,不再是高高在上的象牙塔,而变得简单与鲜活。

但于我而言,对精神分析架构真正意义上的建立与夯实,还是2014年他独立授课以后。此时,他可以按照他自己的想法来教我们。从弗洛伊德的经典精神分析开始,先是将主要的流派捋了一遍,并在此基础之上,用克恩伯格的人格层次和麦克威廉姆斯的人格结构,建立了一个人格诊断的框架,以及灵活的治疗策略。然后再把精神分析发展史上的重要贡献者一个一个地讲过来,一直到最新的神经生物科学的贡献。就像是玩拼图游戏,“精神分析地图”和不同理论在这张地图中的坐标,在我的心中开始慢慢清晰。

与此同时,“胆大妄为”的我,从2015年开始讲课。现在回想起来,有点心惊胆战,太“不知天高地厚”了!但讲课的过程,对于我来说,又是最好的学习与消化,言语化的过程,也是从混沌上升为清晰的过程。

就这样,一步一个脚印地走到了现在。回首来路,我也在想,除了知识以外,他于我而言成长的意义究竟何在?

首先,我觉得非常重要的,是他鼓励了我独立思考的精神。一直记得他所说的,不要迷信权威,也不要太把他的话当回事,运用自己的体验去判断和选择。虽然有的时候很困难,因为当我们不理解“大师”所言时,我们通常都会归咎于自己的问题,而不会认为是“大师”语焉不详。这是需要有一定的判断力、专业力以及独立的人格力,作为背景支持的。

其次,也非常重要的,是他帮助我建立了“体验”与“头脑”的连接。就像文章的开头所谈到的,如果陷于语言中,是没有尽头的,尤其是精神分析这种文献浩瀚而混乱的学科。毕竟,我们每个人都有属于自己的存在和命运走向,我们需要从前人的经验中汲取对自己有用的东西,并走出一条属于自己的道路来。

再次,我觉得他的存在唤醒了我自己内心沉睡的种子,让她对于自己的存在得以确认,并获得一种属于自己的身份认同。有点像科胡特所说的“理想化镜映”与“孪生镜映”,但我并不认为是“他有我没有”,所以我要攀附于他,而是“他有我也有”,只是他的已“长成参天大树”,而我的还是一棵“成长中的幼苗”,但这种内在理念上相似感的唤起,就像精神分析师克林默在其论文中所言:“他与我观点相合,所以我的看法不是无中生有的,因此我是合理的。”让我,对于自己存在的正当感,得到了确认。

Number3
运用”自身体验“学习并转化

记得以前还在跟着Yama学瑜伽的时候,有一次他对我说:Chris,我觉得你一口气吃得太多了,其实不需要吃很多,咬一小口,然后慢慢地咀嚼消化。
精神分析的学习,也是如此。

古语云“知易行难”,从某种程度上来说,知道做不到不是真知道,知道能做到才是真知道。但这也需要一个过程,很多事情并不是“非此即彼”,而是“既此又彼”的。

我们每个人对不同理论流派的“钟情”,从某种程度上来说,是和内心深处与自己最被触动的部分相连的。而我们能够吸引到什么样的来访者,往往又是和我们自身的人格特质息息相关的。那些理论创建者理论架构的建立,也是如此。而最“触动心弦”的,往往又是我们的“困境”,抑或“转机”。所以,很重要的,是如何运用理论来理解我们自己、我们周围的人,以及坐在我们对面的来访者,并促使彼此发生某种“转化”。这个过程,就是一个“消化”的过程。

“自我体验”是一座很好的桥梁,可以选择个体也可以选择团体。至少于我而言,那些理论,在分析的当下,幻化成了鲜活的体验。我也经由我自己,更确定了自己“整合”的方向,因为人是“多元”的,而不是“一元”的。

但相较于临床中的“体验”,生活是一个更大、更丰富的“体验场”。我不止一次地听到周围学过心理学的朋友说,不管能不能当成心理咨询师,学习的过程,就对自我的觉察、情绪的改善、家庭/工作关系的改观等起到了很大的帮助。

我觉得,这是更重要的。毕竟,学习是为了更好地生活,而不是取代生活。如果在这个基础之上,真的想要把“成为心理咨询师”作为自己未来的一个职业发展方向的话,那么,勇敢地开始临床实践,则是成长的必经之路。因为这个过程,是将理论中的术语,与坐在对面的那个活生生的“人”,开始建立连接的过程。我们经常会发现,在临床中的摸爬滚打里,来访者教给我们的,往往比教科书上要多得多。

行文至此,似乎也是对自己过去几年来成长的一个回顾与总结。精神分析,只是我们理解人类内心苦痛的其中一个途径,而非全部。并不是每个人都需要精神分析,它也只能因应它擅长的领域,而无力于其他。但于我而言,它就像是一种转化,让我在受伤了的地方,盛开出一朵美丽的花

如果觉得我的文章对您有用,请随意打赏。您的支持将鼓励我继续创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