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昂的网格图思想

作者: 猫姐 分类: 心理治疗 发布时间: 2019-05-21 18:06

一、引言
只要有了真正的沟通,谈话治疗就是成功的。什么叫真正的沟通?必须有思想的产生和传递!
思想(Thinking)这个术语,似乎是拉康的发明,用来描述人与人之间在相互沟通和交流的时候,一种从一个人心里传递到另一个人心里的东西。这里的“思想”,并不仅仅是“思维”,还有丰富的“情感”。言说之所以能够治疗人,甚至帮助人确立自己的存在,关键在于言说能够传递思想。但是,思想的传递过程并非总是畅通的,在日常中,两个看似在交谈的人,很多时候,都只是某种程度的在一起自说自话而已,这个时候,思想的产生和传递都是受阻的。
比昂的网格图(Grid),研究的就是思想是如何产生的,如何传递的,以及如何受阻的。
二、 网格图的横轴
《思想等待思想者》的作者认为,网格图的横轴谈的是“思想的运用方法”。
一切思想的起源,都是混沌和无序的。对混沌和无序尝试进行“命名”,是思想产生的第一步。当一个当事人说,“我感到很郁闷。”或者一个治疗师对当事人说,“我认为你现在感觉很压抑。”这就是横轴1,定义性假设(Definitory hypotheses),这种假设,划分了一个区分定义内外的界限。
思想的下一个阶段,并不是横轴2,而是横轴3,符号阶段(notation),或者说“记忆”。当事人说完“我感到很郁闷”之后,咨询师通常会让当事人具体谈谈自己的郁闷,这个时候如果当事人调取自己的记忆,来谈一些与“郁闷”有关的事实,这说明当事人进入了横轴3,而如果当事人只是说,“我只是感到郁闷,但我没什么好说的。”这说明当事人无法由横轴1进入横轴3。书中对符号阶段的描述是:“开始得以知道某些事情”。
横轴4,“专注性解析”,或者说“注意力”。这与认知心理学里的“注意”不同,不仅仅是一个思维集中的过程,更是一个情感聚焦的过程。书中的解释是“可以区分相似表象下的不同含义”,“对于‘选择性的事实’具有接受性”。我将之换成自己的理解就是,当事人在咨询室里谈了与自己郁闷有关的事实后,当事人能够产生新的体验或是觉察;或者当事人能够对治疗师的一些解析做出明确的回应,不管是同意或者反对,都是一种“专注”的状态。与之相反,如果来访者只是在咨询室里大倒苦水,而无法更进一步,由于一些“选择性的事实”产生不同的体验与觉察,那就说明当事人仍然停留在横轴3。值得注意的是,这里的觉察并非终点,而是为探索(Inquiry)做准备的,而这就是横轴5。
在经过主动的探索之后,最终产生的是一种“作用性解析”,而这种“作用性解析”,在我看来就是能带来行为上改变的领悟,就是王阳明笔下的“真知”。
再来看看之前跳过的横轴2,Φ。在当事人角度,Φ其实就是“对链接的攻击”,“获得真知的阻碍”。在治疗师的角度,Φ就是“妨碍性的解析”,“自以为是的野蛮分析”。Φ并非只会出现在横轴1和横轴3之间,而是可能出现在思想或“真知”产生的任何一个环节。人都想寻求真相,但是与此同时,在每个人的内心里,又有着一股极其强大的力量,在阻碍自己获得真相,Φ就是这股力量的体现。传统精分里的阻抗,其实就是Φ,但Φ却不仅仅是阻抗,
一个完整的治疗过程,既是一个宏观的由混沌到真知的过程,同时又由很多个微观的由混沌到真知的循环小节所组成。比昂认为,让当事人“看见自己”,比“改变自己”更加重要。而在治疗过程后能获得独立产生思想的能力,又比在治疗过程中获得某种突破性的领悟,更加重要。
三、网格图的纵轴
横轴是123456,纵轴则是ABCDEFGH。
纵轴的第一列A,是β元素。书中将其称之为“思想的原始母体”、“未加工、未思考的材料”。在我看来,纵轴和横轴的真正起点,应该是同一个状态,那就是混沌和无序,而β元素就是其代表。因为β元素是混乱和无序的,所以它们产生不出真正的思想。举个例子,当事人在治疗过程当中,滔滔不绝的说着大量毫无意义的内容,就是一种β元素的“倾倒”。不过,张沛超认为,能够“倾倒”β元素,也好过连β元素也没有,β元素虽然无法被思考,但却具有“非常旺盛的能量和张力”。在曾奇峰的初级课程里,他将β元素简化为了婴儿无法自身“消化”的一些情绪。
经过大名鼎鼎的“α功能”的作用之后,β元素就是转化为纵轴B——α元素。这是一个了不起的变化。在我看来,α功能与比昂另一对重要的概念,容器与被容纳物(♀&♂)有着非常紧密的联系。张沛超认为,容器这个概念,与康德的“前天综合性”,或者胡塞尔的“被充实”有着哲学上的渊源。“被容物“♂”与容器“♀”结合之后就会形成一个新的被容物,继而寻找一个新的容器,继而产生一个新的被容物,再寻找一个新的容器,依次进行下去,这就是网格图的纵轴……容器是诞生意义的地方。”
曾奇峰说,α元素与β元素的区别就在于前者是可以忍受的情绪,而后者让人难以忍受。再深入一点,β元素是非常初级的“被容纳物”,α功能和“容纳”的过程类似,有点像一种“精神反哺”,这个“容器”最好是当事人自身所具备的,如果当事人没有,就从治疗师那儿暂时“借用”。经过这个过程之后,混乱无序的β元素终于有了意义的萌芽,这就是α元素。α元素只是一个象征,纵轴后面的每一列都可以是α元素,不过每个级别被“α”的程度不同,所具有的意义的丰富和深刻程度也不同。
下一列是梦,梦的思想和神话。精神分裂症病人没有梦,这是比昂了不起的发现。比昂给出的解释就是,精神分裂症病人因为极度缺乏阿尔法功能,而无法将思想发展到纵轴的第三列。比昂的纵轴远远不止是梦这么简单,而是包括了“任何可以用感觉性意象表达的事物”,在我看来,就是可以被“画面感”的一切,比如当事人“对某一个日常事件的个人陈述”。荣格将自己的回忆录,称之为“属于自己的,个人的神话”,神话、对回忆的描述、幻想、梦……这些统统都是纵轴C。一个人的倾诉混乱而无意义,这是β元素,有个点意义,就变成了α元素,能够让听者产生极其生动的“画面”,就可称之为纵轴C。
DEF三行,似乎应该被放在一起来看,上图中翻译为预想、观念、概念。张沛超将预想,译为前观念。对于这三个阶段,张沛超讲得非常生动,前观念叫做“心中一动”;观念叫做“脑中一亮”,感觉“就是这个”;而概念,则是将一个或现成、或发明的词汇套在“这个”身上,一个香喷喷,明艳艳的“概念”就“新鲜出炉”了。
我们每个人脑中,其实都有无数个概念,可是这些概念,大多数是直接被灌输到我们脑子里的,只有少部分是靠我们自己的思想产生的。比昂告诉我们,其实任何一个概念的产生,都是一件了不起的事情。
《思想等待思想者》的作者还举了一个例子来说明,有些前观念可能是“天生的”,例如婴儿生下来就会寻求能吸允某个东西,好像他们对某些事物有一种先天的概念。
再举个例子,如果在治疗早期,治疗师对当事人说,你有恋母情结,或是自恋情结,这时候,这个词汇对当事人来说,也许只是一个他们无法理解其意义的β元素;但是当治疗不断进行,当事人的体验不断丰富,他的生活经历又不段被情感所“饱和”,他隐隐约约抓住了一个观念,但是他又没办法精炼并准确的将这种观念表达出来,这个时候治疗师才说,你这个叫做……(概念化),他才恍然大悟。其实叫什么并不是最重要的,因为那一刻观念已经在当事人的心里了。没有被情感体验“饱和”的概念词汇,有点像是一具没有灵魂的“僵尸”,所以我们的精分老师才会劝告我们,学精分学到一种程度,要努力去忘记学到的那些复杂的精分概念。
概念过后,就是科学演绎系统和代数计算法,如果从科学的角度来看,这二者无疑是整个人类的财宝,但从心理治疗和个人成长的角度来看,代数计算法那一行已是空白了,而科学演绎系统这一行则只有阻抗这一格。如果一个当事人和治疗师在治疗过程中,大谈特谈某一种高明的理论体系,他其实对自己的经验已经完全封闭起来了,这不是阻抗又是什么呢?
四、在格子里学跳舞
横轴和纵轴都学完了,这个时候,可以开始学习怎么样使用比昂的网格图了。薛伟说,网格图就像是一张心理治疗的“元素周期表”,能够帮助我们看清我们和当事人究竟在咨询室里做什么?当事人是什么状态?我们的治疗为什么会遇到困难?
而张沛超的比喻更是让我拍案叫好,我们的心理治疗,就如同在治疗师和当事人在网格图上跳舞。你进我进,你退我退,不远不近,若即若离。举个夸张一点的例子,当事人如果深陷混乱的贝塔元素,理不清楚头绪(A1),这时如果治疗师的状态已经进入F行,甚至是G行,不管治疗师提到的概念和理论体系是多么的高明,都不可能对治疗有任何帮助。张沛超对此还有个比较妙的比喻,那就是做治疗要像下围棋,黑子贴着白子下,而不是下象棋,车、炮一下打过河对岸。这其实就是罗杰斯所推崇的“跟随来访者走,有时可以稍快一点,但不要快太多。”不过罗杰斯说的比较笼统,而比昂的网格图却很精细、具体。这也让我想到了施琪嘉所讲的,治疗师要有很强的焦虑耐受性,也要能在混乱和空洞中待得住才行。
再举个我亲眼见过的案例督导的例子。某个当事人,在数次治疗中,一直在谈自己的日常生活事件,某某同事如何如何,某某领导如何如何,絮絮叨叨,治疗师听着听着,开始昏昏欲睡。这个时候,当事人在网格图的哪里?C3!当事人虽然是清醒着在进行倾诉,但状态却仿佛在“说梦话”,所以治疗师的状态也会被影响,渐渐想要一起“沉入梦乡”。
这个时刻,如果分析师能够保持觉察,知道自己可以做的是,要么通过一些干预技术,促使当事人凝聚心神,引发专注,进入C4;要么就其所谈事件的某一点,让来访者能够“心中一动”,进入前观念D3,继而再进入D4。我所见到的治疗师所做的就是二者兼有,他一方面运用面质的技术,仿佛用一把锋利的小刀,恰到好处地捅了捅当事人,仿佛在说,“快醒醒吧,我坐在你对面呢。”另一方面,治疗师首先自己“心中一动”,觉察到当事人那一刻需要的,只不过是能够自说自话,并不是很在意治疗师的存在。这时他给出了这个解析:“我感觉你只是想倾诉而已,并不在乎我(治疗师)是不是存在,我感觉好像被你遗忘了。”而这个解析,也能够让当事人“心中一动”,从而进入D3,如果这个进程再往下发展的话,也许当事人可能会由此,领悟到自己的模式,然后形成一个全新概念。这个概念来自于当事人活生生的体验之中。可惜的是,这个案例督导我只听了三次,没能看到这一步的发生。
比昂的网格图,格子里看着就是一堆枯燥乏味的数字和字母,可我写完这篇文字之后,再看之,感觉网格图化作了一个宽阔华丽的舞台,而我们治疗师和当事人,就置身其中,翩翩起舞。谁敢说,心理治疗不是一门艺术呢?

《思想等待思想者》目录: 第一章 比昂与弗洛伊德以及克莱茵的理论分歧 第二章 比昂:他的性格 第三章 情感催化剂 第四章 网格图 第五章 神话与网格图 第六章 容器与被容纳者 第七章 阿尔法功能 第八章 思想的诊断 第九章 心理现实 第十章 思想的成长 第十一章 转化 第十二章 团体研究 第十三章 精神病现象学 第十四章 无欲无忆 第十五章 终极现实、神秘与既成体制 后记 ……

如果觉得我的文章对您有用,请随意打赏。您的支持将鼓励我继续创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