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奇峰:劝酒

作者: 猫姐 分类: 心理治疗 发布时间: 2019-05-15 18:44

下一个我们要分析的现象是劝酒,这也是我们文化中独特的现象。很多俄罗斯人或者德国人,他们也很喜欢喝酒,但是他们主要目的是让自己喝舒服,但是在中国的文化里面,好像酒场上面别人是不是喝好比我们是不是喝好要重要很多。

我自己在酒桌上面花了很多时间,也做了很多劝别人喝酒的事情,这个花了时间不说,还消耗了不少的肝脏功能,现在想来真是有那么点点不好意思,但当时真的是乐在其中。

如果不考虑过度酗酒会出人命的话,我现在仍然觉得劝酒这件事是一件不好不坏的事情,在一个人年轻的时候真的可以有节制地享受它,但是从整体来说,劝酒并不是美好的事。从最低限度,它没有跟国际接轨。

我听到一个笑话,有一个从德国外交学院毕业的年轻人,被派到德国驻中国大使馆工作,一个星期7天时间有可能喝了10次酒,当然都是在被我们中国主人热情劝的情况下喝的酒,大家可以想象一下,他有可能喝成什么样。等他酒醒了之后,他给德国外交部写了一个报告,报告里面提了两个建议:第一个建议是以后要派人到中国工作,要对这个人做酒精测试,只有那种一次可以喝一斤以上二锅头的人才能被派到中国来;第二个建议是,对德国在中国的外交官,如果因为喝酒喝出了身体问题,应该作为工伤来处理。

这个笑话我是听一个在德国大使馆工作的外交官说的,我部分地相信这是真的。有一个荷兰的朋友告诉我,他说以前经济困难的时候,粮食短缺,能够用来酿酒的粮食就更少了,所以酒是粮食的精华,非常珍贵的,珍贵到我自己不能喝要留给别人喝。当然这是非常好客的表现。但是在酒精取之不尽的情况下,劝酒还是那个仪式,但意义已不再是那个意义了。我们还是给7个关于劝酒的动力学解释:

1

我让你喝酒,是用让你喝舒服的善意来掩盖对你的攻击。这当然是比较表浅的解释,历经酒场都知道,这个攻击其实是赤裸裸的,比如有几个人合伙,来想办法把某一个人灌醉。

用善意掩盖攻击,是我们文化的一个特色。这个攻击性在酒桌上面当然是赤裸裸的,但是在其他的场合有可能会隐藏非常深,深到攻击者和被攻击者都觉察不到,最典型的例子就是父母亲严厉地要求孩子学习。我要你学习总不会错吧,因为学习关系到你以后吃什么,穿什么,住什么,能不能找一个好媳妇,或者在什么样的阶层混。所以在这个方面,我无所不用其极地折磨你,你都要感谢我。我的攻击性是被隐藏在内心非常深的地方的,但是我们的小孩真的能感受到这种攻击,就是在父母亲越强调或者是越用病理性严厉的方式来强调学习的时候,他们就不学了, 他们就逃到网吧里面,或者是成年累月地休学。我相信这样的例子在中国以十万计。

2

男性之间的——我们暂时不说女性,因为女性在酒桌上面出现情况的确有,但相对来说比较少一点——我们就说男性之间的劝酒,是象征性的同性恋行为。
这需要说一下,我们在这里说到同性恋的时候,并不包含贬低或歧视的意思,现在在全世界大多数的文明国家里面,同性恋都被视为正常的性取向。前一段时间在美国马萨诸塞州同性恋的婚姻合法化了,我认识的一个学生他就在同性恋婚姻合法化之后,立即跟他的恋人结婚了。我真的觉得这是一件非常美好的事情,所以我像他的其他的朋友一样祝福他。但是像IS这样的组织,他们才认为同性恋是病理性的,甚至是罪恶的。为什么呢?因为这个组织本身是病理性的,甚至是罪恶的,他们如果把他们这种病理或罪恶投射到别人身上,就显得他们自己很正常或者很无辜似的。
在深层心理学框架里,每个人都是潜在的同性恋,差别只是在行为层面。同性恋者的爱情其实也跟异性恋者一样美好,比如男人之间的友谊是同性恋倾向的升华的表现,是非常美好的,最近很火的《琅琊榜》这部电视连续剧,就花了相当多的篇幅来描述男人之间的情感,看得让人觉得非常感动。既然是美好,为什么我们还是要分析呢?就是因为,如果一个人过度地沉溺于象征性性关系中间,有可能会严重地损害健康。当然还有就是一个已经跟异性结了婚的男人如果花了太多时间在外面,在酒桌上享受他的升华了的同性恋的友谊,这可能也会导致夫妻关系的问题,让异性恋的伴侣觉得自己被抛弃了,这可能也会制造很多婚姻关系的状况。而且这些事情真的每天都在发生。
另外,我们如果读古龙的传记就知道他嗜酒成癖。有人曾经问过他,你为什么这么爱喝酒,古龙回答的意思大概就是,我也许并不是喜欢酒精这种液体本身,而更喜欢在喝酒的时候跟其他关系非常好的男人在一起的感受。所以呢,醉翁之意不在酒,也不在山水之间,而在男人和男人之间的暧昧关系之间。

3

酒精是一种化学制剂,如果我让你喝,就是让它进入到你的身体,象征着我的一部分变成了你的一部分,跟你融为一体。这其实是在表达比性关系更深的关系,就是母婴关系。因为母亲和婴儿的关系就是母亲把自己的乳汁灌到婴儿的嘴巴里面,然后这些乳汁变成营养,变成这个孩子的身体的一部分。

这让我想到了我的一个交往了30多年的朋友对我的抱怨,这个朋友是中德心理医院的前院长雷正则医生,他跟我这样说,他说他如果10次喝多了,有8次跟我有关系。这让我需要对自己反省一下,我潜意识层面是不是跟他融合得太深了一点。上海精神卫生中心的张海音教授给劝酒这个现象取了个名字,叫化学性的哺乳,实际上就是喂奶的意思。我觉得这是一个比把劝酒理解成象征性的同性恋的行为要更深刻的一个解释。这时候如果套用一个网络语言叫做,哥劝的不是酒,是奶。

男人在这个世界上拼搏真的不容易,如果不经常搞一点奶汁般的酒精进去,有可能真的会hold不住,直接喝奶又有一点不好意思。大家听到这儿不知道会不会会心一笑,或者觉得很好玩,经过这一番令人眼花缭乱的推理之后硬是把酒精变成了乳汁。

4

第四个分析呢, 就有点恶毒了。劝他人喝酒有可能是把自己想要失控的愿望投射给了他人。当然如果一个人喝酒的目的,或者说劝酒的目的是把某人灌醉之后看他的笑话,这是太低级、太猥琐的行为,真正爱酒的人,爱朋友的人,光明磊落的人至少是不屑于故意这样做的。

如果再说一下我个人的感觉,劝酒的时候真的是以劝别人喝酒以喝醉为目的的话,我可能不会给自己第二次跟这个人喝酒的机会。我想失控,但我害怕失控,所以让你多喝一点来代表我失控,这个代表也表示了这个劝酒的人在心理发育上面跟他人边界不清楚。

5

大多数人会认为,喝酒是一种享受,有一些人会认为自己不配这样的享受,或者会在过度享受饮酒之后内疚,就要通过让别人多喝一点,来转嫁内疚感。

这个和我们刚才说的一个人让自己过度成功之后,有一个惩罚在那里是一回事。所以在这一点上 ,有一点学雷锋的意思,我如果让自己喝酒喝多了以后,那个享受会让超我惩罚我,而如果我如果让你这样做,有可能你会,也有可能你不会,即使是你会,也可能是你内疚,而跟我没什么关系。同样地,在幻想层面,享受饮酒快乐之后的内疚感,如果别人多一点的话,似乎我就会少一点。但这仅仅是在幻想层面,实际上在事实层面并不是这样子的。

6

对于很多在日常生活中总是受制于他人的人来说,劝酒给了他这样一个机会,终于可以明目张胆地要别人听我的了。在这个时候劝酒换了一个说法,叫做敬酒。还是那个套路,以尊敬你的名义来实施对你的控制。

今天腾讯新闻里面,有这样一个新闻,说有一个官员用下跪的方式让王岐山书记喝酒,王岐山书记不为所动,说他喜欢跪,就让他跪着吧。对于老王书记这样内心真正有主见,真正比较强大的人,你不管用什么方式都不可能剥夺他自我控制的权利。

在中国古代还有件丧心病狂的事,有一个主人他请客 请客的时候呢,就让他的家奴给一位将军敬酒,如果那个将军不喝,他就会把那个敬酒的人杀掉,因为你连劝酒的能力都没有,还留着干嘛。就这样杀了好几个人,那个将军还是不动声色,滴酒不沾。有人就劝他,你就喝一点吧,免得他杀那么多人。这个将军说,他杀自己的人,和我有什么关系。这真的是我听到过的最极端的劝酒的例子,要一个人喝酒比另外一个人的生命还重要,这是封建社会草菅人命的一个铁证。

7

从更大范围来看,劝酒是人与人之间的没有分化的关系在文化层面的反应。它表示我们的文化默许了一种奇怪的行为,就是只要我的意愿是好的,内容是好的,我怎么样表达就无所谓。也就是形式就无所谓,具体到劝酒是这样的,我让你喝酒,让你占便宜,酒是粮食的精华嘛,还要钱买,所以呢,我不管用什么样的恶劣的、嬉笑怒骂的方式让你喝,你都必须接受,还不能生气。

我觉得更健康的人际关系模式应该是,形式比内容重要,或者说,形式的好坏,决定内容的好坏。这个原则如果用在亲密关系中间就是,在任何情况下都要好好说话,温和地说话。不管说什么事情,有什么用意,只要是你说话的态度不好,就都是坏的、暴力的,和对他人施虐的。

如果觉得我的文章对您有用,请随意打赏。您的支持将鼓励我继续创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