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理咨询者把他早年与父母亲的关系转移到与咨询师的关系上怎么办?

作者: 猫姐 分类: 心理治疗 发布时间: 2019-09-22 23:33

曾氏语录:

移情就是一个人把他早年与父母亲的关系转移到与咨询师的关系上来。

反移情是探测病人内心世界的最好的工具。

反移情

反移情

台湾的同行们把反移情翻译成转移关系,我觉得非常好。意思是一个人在跟治疗师的关系中间会把他早年对他的形成人格有重要影响的人际关系(通常是父母和他的关系)通过潜意识的途径转移到治疗师身上。具体的讲,一个人来找我分析他的内心世界,他不可能完整的以她当下的状态来跟我打交道,而会带来很多过去的信息,这个就是移情。再举个例子,移情有点像滚雪球。刚开始,雪球只有这么小一点点,然后你找一个下坡,上面有很多很湿的雪,你把这个小雪球在上面滚动,这个小雪球就越滚越大,那么越早滚进去的这些雪就越能够形成这个小雪球的最深处的结构。

有人有人这样说:心灵的深度,或者说他跟他的来访者一句谈了很深了。我说你说深有没有什么标准?他就跟我说我们已经谈到与性有关的事情了。我就跟他说与性有关系的事情不是内心真正深层的东西。在日常交往中间,如果有两个人谈到了性,这表示他们的关系的深度到了非常深的程度。但是在心理治疗里面,分析师跟病人谈到与性有关系的话题,这还是停留在非常浅的意识的水平。

反移情

反移情

那么有人可能要问:什么叫做心灵的深度?

从移情的角度,心灵的深度就是时间的深度。还是以雪球来做比喻,越早滚进雪球里面的那层雪就是最深的。举个例子,一个男性的来访者,他在1岁的时候被送到爷爷奶奶家里去带,到上小学的时候才被送回来,那么他1岁的时候跟父母的这种分离导致了他的人格的影响,这就是非常非常深的东西,而且这种分离的创伤,会在他以后的生活中表现出来。比如在亲密关系中,他可能会对过度深的关系产生恐惧。因为如果他跟别人有了太深的关系,那么他小时候跟妈妈有了那么深的关系之后又被强行的分开的这种创伤的体验就会被激活。那么他可能采取的措施就是主动的破坏他的亲密关系。大家看的出来,这非常符合移情的定义,就是他早年分离的这种创伤性体验在他跟现在的成年时候亲密关系中间的人中间符合了,也就是说他有意的制造了早年事件的重复。

我会倾向于说移情是一个人的人格气味。你在跟这个人打交道的时候,这个人的人格所散发出来的所有的源信息,都会对你制造影响。你感受到之后呢,就把你感受的东西返还给他,这就是一个治疗师的作用。简单的说,这种做法,实际上是照心灵的镜子。我记得很多年以前,跟一个有心理学博士学位的同道一起讨论一个具体的案例,在提到反移情的时候,他斩钉截铁的说:对方出现了移情,你要反对他,现在我们知道他这个说法是非常错误的。我估计现在只要学了一段时间精神分析的人,都不会对反移情有如此大的理解偏差。再说一遍,反移情是在来访者的移情刺激之下导致的治疗师的反应。平常生活中,我们会不那么专业的在跟别人打交道的过程中间,猜测别人有什么样的感受和想法,但是在专业的心理治疗的关系中间,我们是反过来做,我们经常是先感受我跟你在一起的时候我的感受,然后再推导导致我的这样的感受的你的原因,就是你是什么勾引我对你有这样的感受的。

一个经典的例子,很多治疗师都有这样的体验,在跟一个来访者做访谈的时候觉得昏昏欲睡,在我们医院还曾发生过极端的事情就是:治疗师跟他的来访者工作的时候,治疗师睡着了,而且还打呼噜,弄得来访者拍了一下治疗师的肩膀说:医生,你醒醒。当然了,我们不会觉得这是一个关于医疗责任的问题,院长如果弄精神分析的话,也不会在这个病人投诉的情况下给这个治疗师说你责任心不强,你医德不好。我们要把它放在一个专业的框架下司考,具体就是这个治疗师在工作的状况下竟然睡着了,这是治疗师的反移情,见诸行动。那个意思是他觉得跟这个病人谈话没什么意思。没什么意思至少包含两个意思:

1、这个病人传递过来的信息无趣。因为如果传递过来的信息是像中国好声音那样的节目那么好玩的话,治疗师是不可能睡觉的。所谓的无趣,从基本的驱力这个角度来说就表示他在整个散发出的场的这个里面没有注入他的原始的或者升华了的力比多,所以他是无趣的。这个简单的说就是所谓的性压抑,当然这个性驱力不是一定表现为直接的与性有关系的东西,这个我们反复说了,而且还应该表示升华了的那些性的东西。比如现在大家都对中国好声音感兴趣,实际上他们都在呈现升华了的表面上看不出来的与性有关的东西,而且这个是被允许的。昨天晚上我们去看这个中国好声音的时候,我看到很多家长都带着他们未成年的孩子去看,很显然,如果这个节目里面包含了没有被升华的性的味道的话,这些小孩是不应该 参加的。但是升华了的性是全民都可以参加的,不管他是成年人还是未成年人。

2、这个病人有强烈的攻击性的压抑。意思就是假如这个病人表现出了某种直接的或者象征层面的对治疗师的威胁的话,治疗师也是不可能睡着的。所以治疗师只有在病人把他的基本的生命能量力比多和攻击性完全压抑的情况下才可以睡着,所以他睡着不是一个错误,反而是让我们能够更加好的理解来访者内心世界的重要的线索。

反移情

反移情

大家都知道一个心理治疗师或者一个私人开业的心理医生,他所需要的很重要的一个专业的设置就是要定期的被督导。督导的作用就是帮助他分析,他和来访者之间发生的反移情、移情和阻抗(防御)。大家可能注意到了,我刚才把反移情放在了移情的前面。在强调一遍说:我们永远都要先考虑我们在来访者面前是什么感觉?有什么想法?做了一些什么所谓的错误的事情。通过这些事情,来了解来访者的人格特点是什么样子的。网上有一句话,我觉得这个非常像我刚才说的东西,就是先看自己的反移情是什么样子的。那句话是这样说的:我爱你,不是因为你是谁,而是因为在你面前我是谁。如果在你面前我感觉到我自己不存在或者没价值,那么你肯定配不上我爱。但是如果在你面前,我感觉我是有价值的,而且有强烈的存在感,所以我可以爱你。如果把它换成精神分析的语言就是:我不管你是谁,我首先管在你面前我是谁,我通过在你面前我是谁的这种感觉,我就知道了你是谁。这就是通过反移情来了解病人的内心到底是一种什么样的风景。

还有个例子,在武汉中德心理医院的每个星期五下午的督导上面,我们由一个30多岁的男治疗师报告了一个案例,毫不夸张的说,在武汉中德心理医院,每个星期两个半小时的案例督导是在我们这边土地上水平最高的案例督导之一,在报告案例之前,他跟我们说非常对不起。为什么呢?因为他跟这个22岁的女性来访者做了8次的咨询,连这个女性来访者的基本资料都没有收集完整,因为资料没有收集完整,所以对这个来访者的基本的动力学假设也没有做出来,所以他感到有一点自责和内疚。这个案例的基本情况是这样的,这是一个22岁的女孩,她主要的问题是抑郁症,她小时候的经历是她爸爸经常打她,打到两三天起不来。大家可以看得出来,这是一个非常暴力的爸爸,在跟治疗师的关系中间呢,治疗师就有这样的感觉,好像这个女性来访者像泥鳅一样的。治疗师像问来访者一个问题,那个来访者可能第一句话是在直接回答治疗师的问题。但是第二句话就不知道在什么地方了。所以治疗师有非常着急的,抓不住来访者的感觉。我在听到这儿的时候,我就跟他说,你觉得她抓不住,她像泥鳅那样的,你有点着急的这种感觉是你的反移情,就表示她真的像一只泥鳅一样的在你面前,如果你试图接近她,她就需要逃跑。这实际上就是她在她爸爸的关系中间形成的一个人格特点:我跟任何人只要一有接触,我就立即要逃跑,为什么呢?因为如果我不逃跑,他就会在精神上和身体上伤害我。这个男治疗师听了之后,他就不再为自己8次的时间都没有收集到相对完整的关于这个病人的材料而感到自责和内疚了。相反的,他通过自己这个貌似的错误或者是能力不足的这种状况,更加了解了他的来访者原来是一个如此害怕跟别人有哪怕非常短暂的亲密关系的人。而且在这样的理解之下,我们就可以直接制定下一步的治疗思路。这个男治疗师总结说:实际上以后,我可以这样子,就是我不太多的对她提问。因为在这种情况下,过多的提问本身就意味着攻击,或者说可能会导致来访者的慌乱,我只是静静的呆在那里,给她一个安全的保持性的环境,她就会试探性的跟我发生链接,在一次又一次的试探之后,她觉得我不可能是一个像他父亲那样攻击她的人的时候,她就可以跟我在心理层面维持一段相对来说比较长的关系。随着时间的推移,她早年跟她爸爸的关系中间形成的交往模式就可能会被彻底的改变。

有一个女治疗师报告了这样一个案例,她治疗一个30岁出头的男性的来访者,这个治疗师给他谈了5次就觉得受不了了,就要求我们给她督导。她跟这个男病人一起的感觉就是觉得这个男病人的一举一动、一言一行都是色眯眯的,这个让女治疗师觉得非常的不舒服。这个男病人小时候的经历跟贾宝玉似得,是在女人堆里长大的,我在听到这个消息之后呢就给这个女治疗师做了一个这样的解释:你是在正常的男女关系的状况下长大的,假如你跟男性的距离平均是50公分让你很舒服的话,那么这个男性的来访者,他正常的跟女人打交道的距离是30公分的话,那么他即使是内心里面没有任何的对你有色情性攻击的这样一些想法,他正常的跟你打交道的那种方式就可能让你的自我边界被突破了20公分。这个女治疗师当然是悟性非常好的人啊。他说:好,曾医生,我理解你说话的意思了。那么我下次再跟他打交道的时候呢就调整一下,她真的对自己的状况作了调整。然后她的那种觉得那位男性病人对她色眯眯的那种状态的感觉烟消云散。

后来,我还给她举了一个例子,假如你给一个一辈子都没有见过女人的男性来访者做咨询的话,你如果还是按照你在生活中日常的跟男人打交道的50公分的距离跟他打交道,那么他可能在卫生局告你说你对他色情诱惑。如果我们开玩笑的说,这样一个来访者,你可能要这样给他做治疗,就是他进门之后,你就给他搬一个凳子,在门口坐着,然后你就坐在对角线的那个角落上面,用麦克风做心理咨询,这是他非常适合的距离,随着他对女性的恐惧越来越少,你们可以拉近距离,一直到你跟一个正常男性来访者的距离为止。

还有一个例子,我跟一个女性来访者做治疗,我跟她在一起的感觉就是,我很紧张。表面的原因是她学历比我高,她的脑袋比我反应快,记忆力比我好。比如她经常可以说:曾医生,你好像3年之前跟我说的话跟你今天和我说的话,有点不一样。这个让我觉得我需要记住她说的每一句话。而且对她的每一句话都要小心谨慎,这个让我觉得跟她在一起的50分钟和跟其他的来访者在一起的3小时是差不多的,付出非常大的心理的能量的代价。有一次,我和她说我们能不能讨论一个问题:在跟你的咨询中,我觉得很紧张,生怕自己犯了一点点小的错误就被你挑剔或者是批评。她的反应就是:曾医生,我跟你在一起的时候,我的感觉也是一样的,我生怕我做错什么事情之后你挑剔我,批评我。然后我们就一起讨论她童年的经历:她的爸爸是高级知识分子,对她要求非常严格。不管是学习还是与人交往或者日常生活中间的一些非常小的细节都对她百般挑剔。她甚至在爸爸面前有这样一个感觉就是我没有一件事情做的是对的。大家可以看得出来,她和她爸爸之间那种挑剔和被挑剔的关系通过她的人格带到了我跟她的治疗关系中间,她在跟我的关系中间她会担心我挑剔她。同样的,我也会觉得她可能会随时挑剔我。需要强调的是,在潜意识层面挑剔和被挑剔的方向是无所谓的。也就是说如果她曾经是一个被挑剔的人,她以后在跟治疗师的关系中间变成了不断挑剔治疗师的这样一个人,这是一回事。再说一遍,挑剔和被挑剔在潜意识层面没有分得那么清楚,我们看中的是他们是挑剔和被挑剔的关系,至于谁是谁,这个显得不那么重要了。

还有一个关于移情和反移情的例子,有一个男性的来访者在我这儿做了20次左右的咨询,而且是在武汉非常热的夏天里面做的,有一天,我们已经谈了半小时之后,他小心翼翼的问我:曾医生,我能不能喝一点你的水。因为我的咨询室里面是放着一个自动饮水机。我当时觉得有点意外,我说当然可以,然后他拿了一个一次性的杯子给自己倒了一杯水。等他坐下来之后,我就问他,我说:刚才我真的是觉得有点意外,因为其他的来访者在我这里,他们真的不需要我同意他们就会在咨询开始之前去给自己倒一杯水,还有的人甚至在跟我谈话中间如果他们觉得口渴了,水已经喝完的话,他们也会站起来去自动饮水机里面弄一杯水。但是我们好像已经谈了20次了,你还需要征求我的意见才去自动饮水机里面接一杯水,我不知道这个有没有什么意义?他小时候的经历就是他妈妈对他要求特别严格,每天都是板着脸,基本上对他没有什么微笑啊或者是拥抱啊这样的事情。他妈妈同时也是他的班主任老师,我想起很多这样的案例,就是自己是老师,然后把自己的孩子弄到自己的班上或者自己的学校里做学生,从心理学这个角度来说,这是一种非常不好的做法,因为这个会给孩子一种感觉就是:我不知道妈妈和老师有什么样的区别。这个真的是导致了很多很多的问题。我们可以设想一下,这个孩子在跟他班主任妈妈老师,这真的是一个非常复杂的名字,打交道的过程中,他心理想法是什么?比如说这个妈妈在工作和生活之间的边界也不是太清楚,因为她在家里还是摆着一副老师的样子,对自己的儿子严格要求。所以这个当年的小男孩可能有这样的想法就是我需要的并不是一个对我进行训练的、严厉的、板着脸的妈妈,而是需要一个对我很温情、能够抱抱我,亲亲我,能够给我温暖的这样的一个妈妈。但是很显然这个妈妈没有能力来给他这种东西。所以他的内心世界就是这样的:在我跟我妈妈这样的最重要的人关系中间,我要什么,她是不可能给我的。这个关系转移到了他跟我的关系中间就是在武汉那么热的夏天,我出了很多汗、非常渴,需要喝水的时候,曾医生这个象征层面的妈妈,他可能不会给我,所以我不能找他要。但是那一天他可能的确是渴的太厉害了,或者是他觉得我好像不是他妈妈了,有可能他从我这儿能够要的到他当时最需要的东西,所以他就试探性的问我说:曾医生,我可不可以喝一点你的水?然后他没有失望,我的确不是他妈妈。我说:你当然可以。不仅我不是他妈妈,而且我还可以跟他讨论,他是如何把他跟他妈妈的关系转移到了跟我的关系身上。这就是他为什么向我付钱,并且到我这儿来的原因。我能帮他分析他所做的事情背后的意义到底是什么?

如果觉得我的文章对您有用,请随意打赏。您的支持将鼓励我继续创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