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与死亡(曾奇峰)

作者: 猫姐 分类: 心理治疗 发布时间: 2019-04-09 01:11

曾氏语录:

人类面临的最大的困惑也许并非生和死,而是男和女。

性圌交是用女人的存在证明自己的存在。

德中心理研究院的主圌席Gelach为中国的精神分析和心理治疗发展做出了非常大的贡献,现在正在上海举办的中德班,还有在别的地方举办的不是精神分析的而是家庭治疗和行为主义治疗的中德班都是在他任主圌席的德中心理治疗院的支持下展开的。他在70年代的时候就到中国来,调查在雷州半岛南部和海南岛北部一些村庄里面出现的缩阳症这样一个典型的文化精神病的案例。这个案例是这样的:每隔一段时间,就有一个谣言在刚才我说的那两个地方的村庄里流传,说天上有一个妖要下凡到人间,会附着在青壮年的男性的身体上面。后果就是这个男性的阴圌茎会缩到肚子里面去,然后会死掉。所以每当这个病流行的时候,你在那些村庄的街道上面就会看到一些滑稽的场景,一个男的拼命的把自己的阴圌茎往外拽,旁边还有另外几个男的在帮忙。而且每一次这样的疾病流行的时候会死几个人,Gelach他们最后研究的结果发现实际上是恐怖症或者是癔症。这些人的死亡原因不是因为什么阴圌茎缩到肚子里面去了,而是被吓死的。当然,在90年代末期的时候,Gelach他们那个团体就开始资助所谓的中德班做各种学派的培训。

Gelach现在是私人开业,但是在之前,他曾经在法兰克福大学心理咨询中心工作过10年,就是给在校的学生做心理咨询,他写过这样一个案例:有一个法兰克福大学金融专业毕业的研究生,女的,26岁,她去银行应聘,她以应聘就是银行的中级管理干部这个位置,因为她学历比较高。在某一家银行,她笔试是第一名,第二天要面试,闹钟响,她没有听到就失去了这个机会,她就再另外一家银行应聘,笔试又是第一名,第二天要面试,她弄了两个闹钟,很顺利的起床。但是在去面试的路上出现了一次小小的车祸,这个机会又没有。在德国心理治疗普及的是非常不错的。在一件这样的事情出现如此的一波三折的情况时,这个女孩就想一定是我内心出了什么问题才导致这样的后果,所以我需要去被分析一下,她就找到Gelach博士。最后分析的结果是这样的:她妈妈在银行工作了一辈子,一直到退休都是银行小职员,但是她一进银行就是银行的中层管理干部,这个把她妈妈超越的太厉害了,然后隐隐的有一个惩罚在那里等着,为了避免这个惩罚,她的潜意识就搞了鬼,第一让她不要听到闹钟的响声,第二让她去面试的路上有那么一点点神不守舍,就出了一次小小的车祸,让自己不要那么顺利的得到这个位置。我有时候在想,如果这个孩子是在洛克菲勒家族长大的或者她的爸爸是比尔盖茨,对她来说,获得这样的一个银行中层干部的位置真的不会这么一波三折。对她来说这是一个简单的事情,根本不需要潜意识的力量,就直接把那个位置拿到了。

所以从这个意思上来说,俄狄浦斯冲突说的是见识问题,一个人的见识有多大,这个比她知识有多少要重要的多的多。见识实际上是让你可以获得更加解放的人格,而知识的确是太硬的东西了,它只是关系到你的大脑这个硬盘储存了多少而已。因为她妈妈一辈子在银行里面都只是一个银行小职员,你可以想象她处在多么严重的俄狄浦斯冲突之间,她也不敢超越自己的妈妈,所以这些东西会在代际中间流传。这个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有点像传家圌宝,从外祖母那里传到妈妈,再从妈妈这里传到这个女儿。如果这个中间没有心理治疗的干预,这个女儿又会传给自己的女儿,那就传了四代人了,而通过心理治疗的干预可以让她内心的俄狄浦斯冲突松动一点。这样就不会让这个女儿再把她的这种传家圌宝的俄狄浦斯冲突再传到自己女儿身上。所以我们用心理治疗干预某一个人的时候并不是在干预这个单独的人,而是在干预这个家族链。

这对这个人的子孙后代都是有非常大的好处,传家圌宝有些东西是好的,有些东西真的要打破。但是如果我们靠运气在生活中间找一个人,无意间就把这些东西打破了,这个概率太小。但是如果我们找一个咨询师来打破这样的代际之间的强迫性重复,这个概率就要大的多,但是有自我攻击。你在脑袋里面已经幻想着你如果过马路的话就有车子撞你,这个攻击已经通过这种恐惧的症状的形式完成了,有自我攻击,但是程度没有到产后抑郁症的这个程度。因为我通过生孩子过多的攻击了妈妈,所以作为报复性的惩罚,我过马路的时候要让车子撞我一下,在你持续的在脑子里边用幻想的方式让它变成现实的时候,这个惩罚就越来越小,所以半年就几乎没有了,在象征层面你是被车子已经无数次的撞了,就是给的不是一个具体的事情,就是用车子撞你这个惩罚。给的是你过度的攻击了我,所以你要通过症状来自我攻击,至于你想象的是被车子撞还是变成飞行恐怖症还是变成恐高症或者是有些人变成人际恐怖,他总觉得别人在攻击他。这是由多因素决定的,这就可能说不清楚。但是这个模型一定是妈妈给的。

因为我们的内心世界都是在跟父母亲的关系中间形成的,或者说与自我功能有关系的这部分都是在跟妈妈圌的关系中形成。我们先天可能有些东西,但是我们说过的先天那些东西基本上不谈,很多女性生了孩子之后可以性圌冷圌淡,这个跟俄狄浦斯冲突非常的有关,它的解释是:我已经巨大的攻击了妈妈,就是我也做了妈妈,这是满足了我的攻击性这个需求,所以在已经有了如此之大的攻击的快乐的时候,我如果再享受性的快乐的话,这个剂量太大了,我的人格受不了。我怎么两个都可以要呢?一方面就是攻击了妈妈,另外一方面我还能够跟我孩子的爸爸也就是我的老公享受性,这个实在是太过分了,这会让妈妈不舒服的,这会让妈妈得抑郁症的。所以我不允许自己再继续扩大我的快乐的范围和程度。甚至我们可以这样说就是所有的性快圌感缺失或者强度不够的女性,她们都可能在用这种方式来忠诚妈妈,就是告诉妈妈说:我现在还没有到成年可以享受性的时候,因为我还是你们的女儿,我还是未成年人,所有她们拒绝与性有关系的快圌感。她们会觉得我的身体还是妈妈和爸爸的,所有我没有独立的使用它来享受的权利。

有大量的调查显示:女人是在35岁的时候才达到性体验的最高圌潮,而男人是17岁,所有老天圌安排了一个巨大的错位:在男人慢慢的衰竭的时候碰到了女人的上升。我们无法猜测大自然为什么做这样的安排?可能性之一是跟文化有关,而跟老天圌安排的基因这个部分的东西没有关系。但是到目前为止,我没有看到实证治疗,就是到底跟后天有关系、跟文化有关系、还是跟老天圌安排的基因有关系?不过有一点可以证明的是更多的可能跟文化有关系。比如说:在一个非常压抑的文化里面,有很多女性也许是一辈子都享受不了与性有关的快圌感,而在一个开放的社会里,有的女性可能她能充分享受这个的年龄要大大的提前。俄狄浦斯冲突跟性有非常非常大的关系。弗洛伊德认为一个孩子4岁以后就对异性的父母有与性有关系的幻想,这个时候超我就出现了,就对他的这样的幻想进行打圌压。所以如果这个孩子处在俄狄浦斯冲突的时候,他就处在一种矛盾的状态,就表示我如果满足我与性有关系的事情的时候,就对跟我同性的父母有攻击,如果我不满足的话,又是一种自我攻击。所以我不知道怎么办了?在一个文化进步或者说与性有关的进步非常严厉的文化方面,一个人对这方面的愿望就会实施打圌压。一方面有打圌压,另一方面有需求,冲突就这样产生了。

另外,俄狄浦斯冲突或者说性快乐与死亡有关的部分,这个真的是可以无限的延伸,性跟死亡是联系的非常紧密的东西。因为性导致生命,而所有的生命都面临死亡,只不过是世界长和短这样的问题,在英语里面一次性高圌潮被称为a little death,就是一次小小的性高圌潮。然后死亡如此的可怕,实际上,不是因为我自己消失了所以可怕,而是因为周围的人不见了,所以可怕,而这个激活呢是婴儿般的恐惧。举个例子:为什么有那么多人打仗不怕死?是因为打仗那个死不是最可怕的。而最可怕的是什么呢?是你作为懦夫活着,被周围的战友抛弃,这个比死亡要可怕,所以他们宁可在战场上被敌人打死,也不愿活着的时候处在一个被他人唾弃的状态中间。因为活着的时候如果被别人排斥的话就相当于周围的人在我活着的时候就消失了,这个对婴儿来说是绝对不可以忍受的事情。

弗洛伊德建构的精神分析比较少的提及死亡,我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弗洛伊德本人就没有解决与死亡有关的冲突,他在活着的时候,实际上经历了大多的亲人的死亡。所以有可能他是在回避这个话题,这个话题对他来说太沉重了一点。但是后来的存在心理学就补充了这一点,我们如果有机会的话可以单独谈一谈存在人本心理学是怎么样弥补这个巨大的漏洞。第一、它跟俄狄浦斯冲突的性有关系,性跟死亡又是联系在一起的。第二就是如果我突破爸爸妈妈给我制造的禁忌,那就表示他们已经死亡了,因为他们就不见了,原来的爸爸妈妈就不再是我的爸爸妈妈,这样会让我的早年链接崩溃,所以这个感觉上是死亡。往往我们说的死亡并不是自己的肉体生命的消失。而是那些证明我活着的人不再给我客体的回应,所以我们就死了。这个跟我们现在开微博是一样的。比如说你开了一个微博,没有人点击,也没有一个粉丝,你开着开着就不愿意开了。因为你没有活着的证据,没有你活着的目标的达成。因为我们活着,按照客体关系理论就是要寻求来自客体的回应,在这个回应没有的时候,我们人也不见了。

因为俄狄浦斯所做的那些事情是前面没有做过的。比如说性,我们在俄狄浦斯从事性圌行圌为的时候,我是作为一个独立的个体去做这个事情的。因为俄狄浦斯期是一个4-6岁这样一个过程,在这个时候,我们不是实际做那个事情,而是在幻想层面做,这对这个时候的我来说是新鲜的,所以在我做了这个事情后,就有可能会压缩到一个完全没有存在的那个状态中间或者说退回到子圌宫里面,好像就没有活过,就是一直都存在的威胁,只不过是你在不同的阶段做的事情可能就不一样。在口欲期时,我如果咬了妈妈圌的乳圌头,会觉得妈妈会抛弃我,这是攻击性释放之后所受到的惩罚,这个跟死亡也是有关的;在肛欲期时,我如果不能控制妈妈圌的话,我就会死亡;俄狄浦斯期的时候就是我如果有与性有关系的活动的时候,我就会死亡。就是每个阶段的诱发死亡焦虑的内容是不一样的。

肛欲期时我们慢慢的增加了自我控制能力,但是这涉及到一个交班,就是我到底是控制妈妈还是控制自己?温尼科特所说的过渡性客体就是我又不能很好的控制妈妈,又不能很好的控制自己的时候,那我至少可以控制一个中间物,比如说一个毛毛熊,我对它可以为所欲为,想它怎样就怎样?包括残酷的虐圌待它。比如说:把毛毛熊的尾巴抓起来,拼命的在这个桌沿上敲,你可以看得出来,婴儿在这个是使出了吃奶的劲,但是他体会到的不是残忍,而是我对你可以想怎么干就怎么干的感觉。这个非常像更小的时候控制妈妈圌的乳圌房的那个味道。就是我一想着的时候,妈妈圌的乳圌头就来了,对不对?这个感觉到好像不是妈妈自觉的给我吃奶,而是我可以操纵。在这样的幻觉下,婴儿可以形成他的无所不能的感觉,然后这个感觉可以伴随终身,他会变得很健康,包括以后对自己的身体的控制的无所不能,这个也会是一个健康的成年人所应该有的感觉。但是很显然有些健康的成年人,他们已经没办法控制自己身体的行为,比如说过度的吃或者其他一些成瘾性圌行圌为。

创造力的形成可能要出现的更早一点,在妈妈跟孩子的关系出现了问题的时候,孩子就要通过想象和创造来弥补妈妈圌的不足,这就是成年之后我们为什么有创造力的原因。当然了,还涉及到女人和男人之间的创造力的问题。我们会发现绝大多数创造的东西都是男人搞出来的,像电灯、飞机、电脑。这是因为男人在天然的创造力上永远不及女人,因为女人会生孩子,这个创造可以抵消所有的男人的其他的创造,可能还有很多,所以男人要通过不断的制造一些新的东西来弥补自己作为男人不能生孩子的不足。但是所有的女人生孩子,这是天然的创造力。但是与天然没关系的创造力来自于早年因为母婴问题而需要弥补的力量。我们对乔布斯有个评论:他早年跟妈妈圌的关系是有问题的,因为他出生不久,就被送到别的地方去了,这意味着一个巨大的创伤。所以他需要如此之多的创造力来弥补跟妈妈圌的关系缺失或者是破损。但是为什么那么多被丢出去的人没有像乔布斯这样有创造力呢?这是由两个因素决定的,一个因素就是早年的关系的破裂;第二个因素就是收养他的客体本身的健康程度。如果不是恰好被这个家庭收养的,而是被别的家庭收养了,乔布斯可能就不是这样一个有创造力的人。

我想到这个的时候还是有点伤感,是不是我们要培养一个有创造力的人必须要在早年就给他一些关于母婴关系的挫折?答案是否定的。因为创造力不是这个世界上最重要的东西,最重要的是什么呢?就是感受幸福的能力。我不太肯定乔布斯感受幸福的能力是不是跟他的创造力一样的强。他创造那么多东西,他从中得到的快乐是不是相对应的比例,真的是不知道。从他得胰腺癌这个事情看,我们可以觉得他还是有很多得自我攻击的,而且是攻击的非常非常危险的部位,得癌症的意思就是让某一部分烂掉,这是自我攻击的表现。也就是说他所有的能量并不是通过他的创造力弄出去了,还有一部分留给自己,就是攻击自己。我们想象一下,我戴一个面具不是戴给自己看的,而是戴给那个看我的脸的那个人看的,而这个世界上看我的脸中间的那些人中最重要的那位就是妈妈。如果她看着我的脸不喜欢我的话,我就活不下去了。所以戴面具是为了对周围环境的控制。作为一个成年人,而且智商这么高的成年人,他应该非常清楚的就是我不戴面具和戴面具,对我自己没什么太大的影响。马上就要离开这个世界了变成粉末,但是他如此在乎这个,表示他永远在幻想有一双对他挑剔的眼睛在看着他,要不然就不会那么早把我送出去,我需要给他一个好印象,使我在下一辈子再做她儿子的时候不再被抛弃(当然这也是幻想了)。

好像还有个细节:乔布斯开的很多车都没有车牌号。我觉得从精神分析角度上也是可以分析的。比如说:有一个车牌号的话就表示我确定我是谁,它的主人是谁?没有的话,它的主人可以是任意一个人,这个车有没有可能是他自己,他不确定自己到底是哪个人的儿子。当然还可以有其他的很多解释。如果我们想一下,我们敢于创造一个新的东西,一定表示我们这个之前继承了什么重要的东西。因为按照温尼科特的说法就是没有继承就没有创造。我估计在乔布斯收养的那个家庭,他是获得了足够多的安全感,这样他才能够让自己的幻想走那么远的路。如果在早年的关系里面缺乏基本的安全感,我们的注意力可能全部都集中在周围会发生什么事,然后做战斗还是逃跑的准备。但是周围环境很安全的时候,我们就可以想象一下香格里拉是什么样子或者月亮上面是什么样子,就不会在我注意力没有放在周围环境的时候受到伤害。

弗洛伊德找了这样一个例子来说一个人在4-6岁的时候的内心冲突,就是俄狄浦斯成功之后,眼睛被挖出来。所以精神分析原教旨主义者会觉得所有与眼睛有关系的症状都有俄狄浦斯的味道。比如有一个年轻的小伙子,他去看病的原因就是他不敢在街上走路。因为他怕走着走着不注意,人行道旁边有一根伸在外面的树枝把他的眼睛戳瞎了。所有他在街上走路的时候都要走汽车道,那样离树枝就要远一些。还有更加典型的例子就是:很多有社交恐怖(社交恐怖的症状之一就是对视恐怖,就是我害怕看你的眼睛,我看你眼睛的时候要么就是我怕我的眼睛攻击了你,要么就是你的眼睛穿透了我的心脏)和俄狄浦斯期冲突也有关系,因为这是边界的突破,实际上跟性圌行圌为是一样的。性圌行圌为的意思就是两个人在心理上和肉体上都有相互的边界的突破;还有一个症状就是余光恐怖,总觉得自己的余光看到了别人,然后别人好像杀入了自己的内心。

有一个案例是这样的,有一个女孩初中的时候就病了,她的余光恐怖已经到了这种严重的程度,她在家里一个桌子上面做作业,她就会觉得墙的四角像刀子一样的杀到她内心里面,她不管怎样转到,都有两个角进入她的内心,我估计她可能只有在奥巴马的椭圆形办公室才不会有这种感觉,所以她在家的样子有点滑稽,当然也叫人非常心痛啊,就是她会抱着桌子转,一定要找一个眼睛看不到余光的角度。如果一个人对她眼睛的余光如此在乎的话就表示周围可能有很多的威胁,而这个威胁跟她妈妈不断的在旁边指责她、挑剔她是有关系的。就是说她永远都处在一个被妈妈攻击的状态中,这个也是俄狄浦斯冲突,她的妈妈对她的攻击实际上是在告诉她说:你爸爸这个男人是我的,你不可以用。这也是俄狄浦斯冲突。

有一期的国际精神分析杂志登了这样一个案例:有一个英国贵圌族,男的,60岁,他过了60岁生日之后整个人格都好像发生了变化,他以前是非常严谨的、洁身自好的一个人。但是过了60岁之后,他就变成到处拈花惹草的一个人,他找很年轻的女孩发生性关系,他自己每次做了之后都很痛苦,他家人也觉得这个不对,于是就找一个精神分析师对他进行分析,精神分析师对他的这种行为的解释就是他现在越来越觉得自己有可能在很短的时间里面丧失性的能力。他坚信在年轻的女孩身体里面已经有一个爸爸的强大的坚硬的阴圌茎,所以他不断的进去找,这是俄狄浦斯期的冲突。那个意思就是我没有这个的时候,爸爸还有,这是主动的在俄狄浦斯关系中间把自己置于一个失败的位置,就是我有可能不行了,不行了的意思就是回到童年期的不能够从事性活动的状态。这就是典型的俄狄浦斯冲突,这真的是一个非常非常高明的解释。当一方对另外一方有性要求的时候,另一方就说我没有把你当成性圌伴圌侣,我只是把你当成亲人,比如说女儿或者儿子啊,或者是爸爸或者是妈妈,这实际上就是我们既然是亲人的血缘的那种关系的话,我们就不应该有性活动,这是防御的一种,这是利用了制造俄狄浦斯的冲突的社会规则,就是比如说:我作为一个女儿看到一个年纪比我大,而且很成熟的男人的话,真的可能把他当成父亲了。而且在心理治疗的具体的实践中间也会遇到这种情况:一个年轻的男性来访者对一个年纪比较大的女性治疗师有性幻想,这个看起来是与性有关系的东西,但是实际上有可能是婴儿般的依恋,而跟性没什么关系。

最后说一点,我们在说俄狄浦斯冲突的时候可能更多的会忽略这个问题所导致的与性有关系的色彩,而更重视这个事情关乎的成功和幸福的尺度,抽象的成功和幸福的尺度,而跟实际的性活动几乎没有什么太大的关系了。或者这样说:性活动它最终页涉及到成功和失败,所以它已经在成功和失败这个框架里,还只不过是很多的成功和失败中的一种而已。俄狄浦斯情结也被翻译成恋圌母情结或者恋父情结,对男孩子来说就是恋圌母情结,对女孩子来说就是恋父情结。我们通常有一个误解,认为比如一个男孩在成年之后还跟妈妈圌的关系很好,坐飞机下来开机之后,第一个报平安的是妈妈,每个星期都去看妈妈或者每天都打电话给妈妈,或者一个女孩在成年之后自己有了孩子之后还可以坐在爸爸的腿上面、摸爸爸的耳朵,亲爸爸的脸,关系非常亲昵,这叫做恋父恋圌母情结。但是实际上不是,真正的恋父恋圌母情结是什么样呢?比如一个女孩在成年之后一说到爸爸还咬牙切齿,这种意识层面的恨实际上是潜意识里面不可分离的爱,这个就是典型的恋父情结。精神分析从来不分析美好。如果面上的是美好,这些东西可以不被分析,只用来享受就可以了。但是如果面上是那种仇恨,这是需要分析的,隐藏在后面的是没有解决的恋父或者恋圌母情结。或者这样说对父母亲的仇恨是一种变形的爱,这种爱叫做俄狄浦斯情结。

本讲小结:

性圌冷圌淡跟俄狄浦斯冲突非常有关。

男人通过不断的制造一些新东西,来弥补自己作为男人不能生孩子的不足。

温尼科特说:没有继承就没有创造。

对父母的仇恨是一种变形的爱,这种爱叫做俄狄浦斯情结。

如果觉得我的文章对您有用,请随意打赏。您的支持将鼓励我继续创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