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松蔚:为什么我不愿意分析别人的心理

作者: 猫姐 分类: 心理治疗 发布时间: 2019-08-11 22:03

来都说:曾经听过心理专业的朋友抱怨,他过年回家时别人问起他什么工作,他答“搞心理学的”,对方马上来劲儿了,“那你知道我现在在想什么吗?或者你帮我分析下,我最近……”。朋友哭笑不得地回答“我没那个能耐”。很多人会把心理咨询师神化,觉得他具备读心术,能洞察世事人情,只要几句话,所有问题就迎刃而解了。

今天的文章里,李松蔚老师讲出了一个心理咨询师的内心戏。当提问者让你帮忙分析问题时,其实Ta心里早已存在某种猜想,只是要从你口中得到验证和支持而已。人们更容易看见他们想看见的东西。这是为什么镜相经常分享用户的故事、用户的留言,但我们并不鼓励大家扮演热心肠去分析评价别人甚至出谋划策,其实我们仅仅是希望各位从他人的故事里觉察体悟自己的生活,好好探寻自己的内心,这或许就是“镜子”的作用。

为什么我不愿意分析别人的心理

– 李松蔚

编辑找我商量写稿的主题。她找了一些社会热点事件,请我分析:“这背后是什么心理?”“说这话的人是怎么想的?”“有哪些没被意识到的潜在动机?”我说做不到。逞一时嘴快,揣测一下别人的心事,这种话说起来容易,但是当真说得准吗?我又不懂读心术。何况就算我懂,我也不愿意说。

为什么呢?举一个别人的例子。一个女生问:“哎,我男朋友说他彻底不跟前女友联系了,但他偷偷看她的朋友圈,还点赞。你分析下他这是什么心理?”

遇到这种问题,不用非得学过心理学,你大概也能猜到:“这绝对是渣男,赶紧跟他分手算了!”假设你真懂读心术,窥探过这个男生的隐秘内心,百分百确信他就是一个渣男。你会告诉这个女生吗?告诉她会有什么结果?

有相当的可能,她根本不会听。你态度坚决的同时,她反而开始犹豫退缩:“啊?可是他看起来不像这么一个人啊?”你信誓旦旦地向她保证:“不会错,我看穿了他的心思!”那也没用,她完全可以怀疑你看错了——心理学家出错的时候还少吗?事已至此,不如住口,要么友谊的小船说翻就翻。然后你会在心里发誓今后再也不给她建议了:“反正也不信我的话,干嘛问我!”

另一种可能是,女生对你的意见无比看重:“是吧!果然你也是这么觉得,我这就找他算账!”你可能很得意自己的分析有作用。但是先别高兴太早,这件事并不只是你一个人的功劳。

恐怕她心里早已存在同样的猜想,只是要从你口中得到验证和支持而已。就算没有你,她迟早也能找到其它的支持。但既然你开了口,就要小心将来有一天,她男朋友把整件事算到你头上。因为女生很可能是这么找他算账的:“闭嘴!我闺蜜/心理学家都说你是个渣男!”

最后这一点,我的教训是惨痛的。作为一个常常信口开河的心理学工作者,我写的很多文章都会有读者留言:“哈哈哈,李老师说得太解气!我把这篇文章转给我男朋友/女朋友/父母看了!”继续往后面翻,还有:“李老师,我女朋友/男朋友/孩子把这篇文章转给我看,我觉得完全是在胡说八道!”

这是一个普遍规律:人们更容易看见他们想看见的东西。所以,如果你认为某件事分析得很靠谱,很可能是你已经有一部分的愿望,认同这个方向的分析。

比方说,你最近刷爆信用卡买一大堆东西,刚好有点后悔,想要节制一下欲望,这时候看到一篇文章,分析购物狂的心理特征,你可能一拍大腿:“这说的就是我啊!”转,大写的服。但如果你刚跟老公吵过架,老公嫌你买得太多,你正在气头上,这时候看到同一篇文章(很可能是你老公转来的),购物狂就是缺爱。你觉得它写的全是狗屁:“罗里吧嗦说一大堆,你买过东西吗!”

说回开头的例子,再换一个角度,我们真能分析出她男朋友的真实心理吗?别忘了,我们不懂读心术,看不到另一个人的真实内心。同时我们也没有上帝的全知视角,这就意味着我们并不知道她男朋友“事实上”做了什么,我们只知道“她认为”男朋友做了什么。不要小看这两个说法之间的差距。

我并不是假设一个人会故意说谎。但就算她想努力呈现出全部的事实真相,最多也只能讲出她看到的,接触的,道听途说的全部“事实”。必然不等于事实的全部。这里已经有了很大的信息折损,更何况这个人可能只记得一部分,遗忘了一部分。讲出来的时候,又只能从记得的那部分里,抽取“最有代表性”的一小部分。

这些事之所以被记得,被选取,被讲述,另一些事之所以被遗忘,被忽视……是因为讲述者心里已有预判。预判同样还会影响她讲述过程中的用词、语气、表情、节奏,情感上的褒贬,甚至可能是事实本身的出入。

好吧,这一段说得很复杂,概括起来只要一句话:一个人讲故事的方式,往往已经暗含他(她)对故事的分析和评价。

在这种情况下,分析故事主人公的心理,怎么可能得到真实的答案呢?分析所得的,也不过是“讲故事人以为的故事主人公”的心理而已。

“我男朋友说彻底不跟前女友联系了,但他偷偷看她的朋友圈,还点赞。”

在这句话里我们真正分析的,其实不是她的男朋友怎么样,而是她对男朋友的“分析”是怎么样的。她在男朋友身上选取了两个点,一是彻底决绝的表态,二是言而无信的暗通款曲。不交代其它背景,只强调这两个点的对立冲突,以及“彻底”,“偷偷”一系列词的渲染。我们得出的,是她已有的判断——无关乎那个人,暴露的更多是讲述者自己。

如果在心理咨询中,遇到一个人转述,请咨询师分析另一个人心理的情况,我们就要提很多问题,去尽可能还原事实本身。事实已经湮没在讲述的过程中,我们还原的就是这个过程中,讲述者对故事的建构。得不到第一手材料的时候,去分析一个人获得材料的过程,远远重要于对材料本身的分析。

“他是在什么情况下跟你说不再跟前女友联系的?”

“他说了这句话,你是怎么回应他的?”

“后来你是怎么样发现他偷看前女友朋友圈的事情?”

“在那前后,你和他之间还发生过别的事吗?”

——但最重要的问题,其实只有一个:

“在你自己心里,你会怎么理解他这件事?”

这种回复有时候仿佛在耍滑头。本来是我请专家分析别人的心理,专家却让我自己谈理解。我当然有我的理解,可是我哪里知道对不对啊?

但是,“对不对”其实并不重要。因为我们做出的反应,永远不取决于真相如何,而只取决于我眼中的“真相”如何。

譬如半夜惊醒你的一声响动,你当它是屋里的贼,就会惊惧戒备;当它是外面的路人,就会无动于衷。几分钟之后你或者会确认事实真相,但是在响动发生的当时,我们都只能根据心里的猜测展开行动。可能猜对了,也可能猜得不对。对不对,我都受它影响。

说得再极端一点,涉及到他人内心的想法时,我们永远只能猜测,而搞不清究竟是真是假,是对是错。谁又能查明别人的内心真相呢?

江湖险恶自不必说,亲如枕边人,正在如胶似漆之时,对方说一句“我爱你”,你又如何能分辨其中有几分真实?又有几分是甜言蜜语的欺哄?永远无法确知,只能选择是否相信。你相信是真的,就回应以爱;你相信是假的,就回应以厌弃;你相信是半真半假,就回应以将信将疑;你相信是蠢话,就回应以苦笑无奈。

不取决于对方,只取决于你的猜测。——你其实不知道猜得对不对。

这种不确定的感觉常常让人难以忍受,这就是为什么我们需要旁观者的指点。我们把自己“看到的”信息讲述一遍,自以为客观,全面,但我们正在不知不觉诱导着某一个结论:对了,这是一个渣男。

那是我们内心深处酝酿的一个声音。有时候,我们通过这个过程获得“果然,你也觉得是这样”的确认,表面上来自第三方的判断,让我们感觉更有底气一些,实际是我借他人之口,重复一遍结论而已。另一些时候,我们使第三方做出这种判断,是为了反驳他。

“这是一个渣男。”

“不可能,他看起来不像这么一个人啊?”

仔细想想,两个声音都来自提问者的内心:既怀疑,又不愿怀疑。怀疑加重了不愿怀疑,不愿怀疑又进一步维持了怀疑。因为内心的纠结实在太强烈,必须找到另一个人,投射给他一个部分,才好让自己充分拒绝这个部分。分析者越是卖力地坚持,提问者就越是可以理直气壮地反对。这样或许让分析者火冒三丈,自己心里倒可以清爽许多:“我是坚决站在他这边的。是他们说他不好,但是我绝对不相信。”

你看,这就是我为什么不愿意分析别人。你以为是站在上帝的立场给出了判断,但你根本不知道那些判断会被用来干什么。

唉!说是不分析,不知不觉还是分析了这么多。这些都是我对别人的猜测,也不知对不对。你认同哪些部分,就拿去用哪些部分吧。不客气。

http://mp.weixin.qq.com/s/8SJX5APZyde-TxFcDvMuXw

如果觉得我的文章对您有用,请随意打赏。您的支持将鼓励我继续创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