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初的身体接触,为宝宝建立安全感

作者: 猫姐 分类: 心理治疗 发布时间: 2019-06-04 01:20

讲书 付丽娟

令人沮丧的事实,0到2个月是宝宝的自闭期

今天我们会把焦点放在新生儿的身上。很多科学家和心理学家都会去研究和观察婴儿的早期发展,在这个领域当中研究的对象是不可能说话也不可能参与的。为什么呢?因为他还是一个小婴儿。所以关于婴儿的内心世界有很多不同的争论,或者有很多不同的科学假设,这些关于婴儿内在世界的最为夸张或者是最为大胆的理论,实际上从来没有被证明是错误的,但是从来也没有被正视过,就是因为婴儿这个小家伙,他在被研究和被观察的时候不可能开口说话,不可能告诉研究人员他的真实想法到底是什么。所以想要去理解婴儿,可能以少数的几个假设为出发点,利用直接观察当中获得的少量信息,也许会更为可信一些。

婴儿在刚刚出生的两个月的时间里面,几乎是没有可以称之为心理的活动。因为在最初的几个星期,婴儿的活动大多都是围绕着自己的需求和满足,比如说婴儿饿了,这个饿所带给他的紧张感,是让婴儿非常难以忍受的,所以他就需要即刻的满足,即刻吃饱。所以他的所有的活动都是基于本能,饥饿的时候,婴儿的小嘴巴会急切地寻找乳头,但是当奶瓶或是乳头出现在他眼前的时候,这个婴儿好像不认识它们,所以通过婴儿的这样的表现我们可以知道,婴儿在这个时候还没有发展出记忆的能力。

对我们成年人来说,想象或者再现婴儿的这个世界,恐怕只有一种方式,这是在梦中去经历类似的场景。就像在做梦的时候,很模糊的一个物体或者一个人出现在我们的眼前,然后这个物体又慢慢地变远,不见了,对婴儿来讲,当爸爸妈妈或者爷爷奶奶出现在他的面前的时候,婴儿的体验就像刚才所说的那种在梦里看到一个很模糊物体进入到我们视野,突然出现,然后又消失。

在婴儿的生活当中,所有的事情之间是没有关联的,即使是肚子饿了要吃奶,他也不能够把吃奶跟妈妈的面容建立一个关联,更别说妈妈这个人了。但是可能有的父母会对这种说法感到很困惑,“应该不是这样的,因为我们的宝宝在一个月的时候就已经认出他的妈妈了”,但事实上呢,婴儿在被照料之后所露出的微笑,并不是在对母亲表达感谢,或者说婴儿的嚎啕大哭也并不是在对母亲表达愤怒。

证据是什么呢?在《魔法岁月》这本书当中塞尔玛举了一个小的例子。小乔伊在四周大时,他妈妈给他喂奶有一些迟缓,当妈妈走进小乔伊的房间的时候,她看到了一个愤怒的宝宝,这个宝宝嘴里发出断断续续的声音,双拳紧握,好像在控诉这个家的管理。那乔伊的妈妈很自然就认为说,“哦,这是我的宝宝在冲我发脾气,因为我来晚了。”但是,实际上乔伊没有冲着母亲发脾气。为什么?因为虽然在他一个月大的时候,他见过母亲已经很多次了,但是在这个时期他对人脸的记忆是非常差的,不记得妈妈的样子。乔伊的这样的一个表现,只是一种由饥饿引起的本能的反应,他还并不能冲着母亲发火,因为他根本就不明白除了他之外,还有一个能够满足他需要的人。他根本也没有去抱怨这个家的管理,因为他并不知道这里会为他提供食物。对乔伊来讲,他感到饿了,然后就会有东西放到嘴巴里面来满足他,食物对他来讲,就跟童话故事里面永远不会见底的水壶或者水罐里面始终流淌着的美酒是一样的,只要想喝或者念一句咒语,奇迹就会出现。包括我们成年人,我们在家里面打开水龙头的时候也不会去想这个自来水是怎么来的。所以乔伊,或者说一个月大的婴儿,他们也不会去思考食物究竟是从哪里来的。

爸爸妈妈,快用你们神奇的抱抱保护我吧

可是这样的解释也许会让一些人对科学有些反感,妈妈们可能会想,那这样的话,既然他没有记忆力,我就根本没有必要在他身边呆上好几个月了,我们只需要用一个设备给孩子喂奶,给孩子换尿布就可以了。在这个问题上,恐怕各个学派的心理学家都会说,那不行。为什么呢?作为科学家他们在许多观点上可能都存在着分歧,很不认同对方的理论,但是在母亲对新生儿的重要性这一点上面,几乎不存在任何的争议。这是因为婴儿在出生后的头几个星期里面并不是完全生活在黑暗和原始的混沌之中,从母亲怀孕开始,母子之间就会编织一张无形的网,通过这张网,母亲会把最微妙的感觉传递给孩子。

虽然婴儿还不了解他的母亲,没有办法用眼睛来辨认她,但是他可以通过与母亲的身体接触时体会到的许多感觉,来慢慢形成关于母亲的形象。虽然婴儿在这个时候还没有形成视觉记忆,但是母亲跟孩子直接接触会为让孩子把母亲与快乐、满足和保护联系在一起。

在婴儿刚刚出生后的几个星期里面,当婴儿很烦躁的时候,妈妈的出现就会起到很神奇的安抚作用,当然父亲或者是家里其他人可能也会起到同样的作用,这个关键在于说,即便孩子他不能够去区分母亲跟其他人,但是在他的心里面已经建立了某些联系,这个联系就是,跟他人接触意味着满足和保护,而这样的反应部分是出于本能,部分的是婴儿通过母亲或者是跟其他人接触,一而再再而三地重复去体验愉快和舒服的感觉,从这些重复的感觉当中习得而来。

同时在婴儿出生后的头几个星期里面,与爸爸或者妈妈的这个身体接触,还会向婴儿传达保护的概念。如果一个婴儿独自待在婴儿床里面,那么可能很大的声音就会刺激到婴儿,会让这个婴儿受到惊吓,他们会因此而哭闹。但是如果这个时候婴儿是在妈妈或者是在爸爸的怀抱里面,那么同样的声音给婴儿的惊吓可能只是造成轻微的影响而已。还比如说新生儿去打针,如果这个婴儿是被妈妈抱在怀抱里面,而不是平躺在检查台上面,那么打针对婴儿引发的惊恐就会小很多。如果婴儿是被抱着的,他就更能够忍受出生后的头几周因为轻微的消化不良而引起的不适感。所以父母跟婴儿之间有一些身体的接触,是能够帮助婴儿忍受身体上的不舒服,或者是疼痛的。

这些例子证明了父母是怎样充当保护者的,以及早在婴儿能够认出人的脸之前,他们就本能地知道父母是自己的保护者。婴儿的神经系统还没有发育出能够吸收过强刺激的缓冲区,但是父母的身体充当了缓冲垫,弥补了这个缺失。所以婴儿神经系统在后面的时间里,接受和处理强烈刺激时的稳定性,并不是神经系统自主发育的结果,而是与母亲对婴儿的照料,和婴儿从母亲那里获得的满足感以及安全感有关。

与那些知道自己被母亲照料的宝宝相比,没有得到母亲照料的宝宝,在整个婴儿期都明显地更容易发怒,也更容易受到惊吓,当然在出生后的头几个星期里,父母并不只是充当保护者的角色,就像种子发芽一样,在亲子关系当中也悄无声息地发生了很多令人激动的事情,在出生后的第二个月的月末,婴儿在看到人脸的时候会微笑,这是一种非常特别的微笑,它不是反射行为,也不是满足的微笑,而是一种回应式的微笑,是一种被他眼前的人脸引发的微笑。

如果觉得我的文章对您有用,请随意打赏。您的支持将鼓励我继续创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