挣钱是快乐的事(魏蔻蔻)

作者: 猫姐 分类: 心理治疗 发布时间: 2019-04-02 16:19

时下的中国社会,有一种很矛盾的思维: 一方面家长们希望孩子有本事挣大钱,可与此同时,又把积累财富的重担全部包揽,认为“父母辛苦挣钱是为了帮孩子把钱攒够,孩子大了就不用为挣钱疲于奔命、委曲求全“。

天下父母心,本无可非议,但我总觉得这有点本末倒置。若希望孩子有本事挣钱,侧重点应该放在培养“本事”,而不是避免“挣钱”。

我不禁要问,挣钱是一件苦不堪言的事吗?挣钱,难道不能是快乐的吗?

授人以渔,胜过赠人以鱼。能让孩子在生活、工作和挣钱中得到乐趣,远比帮他把钱挣得盆满钵满有用。

挣钱和工作是苦还是甜,取决于自己的定位是否对接到了才尽其用的平台。如果你的工作不仅是挣一份工资,更是找到了展示才能发挥创造力的舞台,那你一定会持续的快乐。

身为父母,应该帮助孩子从小到大不断认识自己的能力和定位,强项和短板,让其懂得发挥这些才能自食其力和创造财富,是快乐和骄傲的事。

许多中国家长在孩子年幼时,将孩子与挣钱绝缘,念叨着:“你现在专心学习,把心思多放在课业上,别操心钱的事。学习好,有了本事,不愁以后挣不来大钱。”

这句话里的逻辑漏洞是,挣钱的本事和学习的能力不见得存在因果关系。而且,学习和挣钱不是相互抵触的,完全可以共存。孩子为什么不能从小就自己操心如何挣些钱呢?

欧美的孩子很小就开始挣零花钱理财,创意筹款了。社会和家庭都认为,孩子不能怕或逃避挣钱,挣钱的本领,需要培养;挣钱的乐趣,不能剥夺。人只有跟金钱保持合理适度的关系,才能做金钱的主人,而不是仆人。

欧美国家是商业社会,很多日常事务都是商业性的,那么为自己的事筹款,是很重要的能力。就拿体育运动来说吧,孩子会理个预算,把球衣球鞋以及教练的指导费都算好,然后去为此筹钱。参加奥运会的运动员都是从小自己找训练团队,赞助商支持这么一步步走过来的。

Rafael11岁那年,足球已踢到了较高的水平,加入了荷兰知名足球俱乐部的儿童队还被选为队长。队长的其中一项职责,就是要为团队的赛季球衣和饮料等筹款,找到愿意资助这些项目的赞助商。

Rafael回家谈起这事时,我讶异怎么会让这么小的孩子筹款。那时我还有很多中国人对待金钱的观念,觉得筹款不就是求人要钱吗?那不得装孙子受气吗?于是,我立马给孩子解围,说我会让我先生的健身中心来赞助,我们本来就是为运动员提供订制服务的健身会所,对接点很合适。

Rafael爸爸建议Rafael跟我先生把筹款的想法具体约谈一下。谁知面谈后,我先生居然把孩子拒绝了。我觉得自讨没趣,这是他家亲戚,家人间相互帮个忙,让孩子早点完成任务,不很正常吗?

我致电给Rafael和他父母,心想对不住孩子,干脆我来找赞助或者我自掏腰包赞助。谁知Rafael一家完全没有不开心,还特别感谢和我先生交谈后得到的启发。Rafael被拒绝的原因,是他们俱乐部的赛事和我先生的健身中心不在一个城市。就算在赞助球衣上打我们健身中心的广告也不能赢得很多客户,因为人们都喜欢在离家较近的健身中心做锻炼。

后来我明白,这不是小器,在他们看来,无论是商业还是慈善,都要达到必要的宣传目的,按照市场效益来衡量利弊选择,而非亲戚间的人情帐。只有懂得游戏规则,孩子才能真正学到财富之道。否则,哪个家庭能永远给孩子保驾护航呢?

Rafael轻松地对我说,自己了解到了赞助者的心态。他已在网上把自己俱乐部所在城市的健身中心做了筛选,会去跟选中的几家谈筹款;而且俱乐部成人队有常用赞助商名单,Rafael会去商谈,看这些赞助商是否愿意赞助儿童队。他妈妈还建议他联系一些政府和慈善组织,有没有通过合作换赞助经费的办法。

两周后,Rafael告诉我他已经搞定了所有筹款。球衣被附近的健身中心赞助,饮料被荷兰银行的幼儿体育基金赞助。额外的训练费用,被一所针对儿童自闭症的诊治中心赞助,要求是Rafael带领儿童队每周去该中心和自闭症孩子们踢一小时足球,因为运动有助于这些孩子的身心健康。

Rafael对此很自豪也很开心,我们看着他写画的筹款方案,为了谈筹款制作的幻灯片,由衷感到了他在仅仅两周间学到的东西和取得的进步。

Rafael的哥哥Rainer喜欢打篮球,年年入选荷兰国家少年队。可惜荷兰的篮球氛围和训练水平远不及足球,为了提高自己,15岁的Rainer联系了一位西班牙的篮球教练,想去那里特训5天。西班牙是全欧洲篮球业发展最好的国度。特训是需要钱的,Rainer算了一下,路费、食宿费、训练费、还有一双球鞋的费用加起来要800欧元(合6千人民币),而他需要自己筹措这笔钱。

对于很多中国家长来说,给孩子出6千元人民币旅游是小意思,何况是支持孩子训练。一个总月收入为3万人民币的中国家庭,愿意给孩子花3万人民币做暑期出国游或夏令营的,比比皆是。但是一个总月收入合20万人民币的欧洲家庭,让父母给孩子花1万人民币旅游,他们绝对会觉得太多了。

这是对钱的观念及社会整体支持度而导致的不同。我们习惯先央求家人,无果才会寻求外力。欧洲恰好相反,都是先在社会公共渠道找支持,最后才是家人。

Rainer和Rafael的父母月收入可以达到合人民币40万,在欧洲也算经济实力很宽裕的中产阶级。但对儿子Rainer提到的900欧元费用(800欧元特训+100欧元机动零花),夫妻俩只承诺给孩子资助400欧元,剩余的500欧元额度得在暑假到来之前的2个月自己筹集。

Rainer可以选择打工,但他的时间不允许,他得上课学习,课余要训练,周末要打比赛。按他的话来说,自己必须以智取胜来筹钱。

Rainer有个能力,特别擅于看能源报表。在欧洲,水电气费选择哪家能源公司,每年如何做优效排列组合,可以省下很多钱。他家的能源合同,是他从8岁就开始介入,12岁起就全权管理的。但很多家庭不像Rainer,随时关注能源价格起降,会无故支付过多的能源费用。Rainer决定帮亲戚或邻居重新规划能源合同,要求在省下的钱中抽30%作为报酬。

Rainer 利用休息时间,分别帮我先生的公司、我家、还有几个亲戚邻居家看能源合同,做更新计划。他仔细查阅和比较信息后,我先生的公司,按照他的方案一年可以省下1600欧元的能源费。也就是说我先生公司平时不管不顾,每年多花了很多不必要的水电气费。如今根据Rainer的建议,就算分给孩子30%的佣金480欧元,我们比以前还能省1000多欧元。我家的能源合同也不合理,但是不如公司的消耗大,一年下来能省200欧元,分给Rainer60欧元后,他已经超额完成凑齐500欧元的任务了。后来其他亲戚邻居家的计划做完后,Rainer筹到1200多欧元。他开心地告诉父母,无需提供资助了,他已独立搞定了一切。

顺便说一句,Rainer现在固定的零花钱来源就是帮人做能源合同计划。除了帮亲友邻里之外,他还谈下了为一整栋老年公寓的不同老人住户规划能源合同。老年人对周遭信息的更新和追溯有障碍,很需要这样的服务。他在业内已颇具口碑,连能源公司的销售也会联系他,通过让利,让他推广一些能源计划。Rainer也算同龄人中的小富翁了,享受着创造财富的快乐,所有的钱都是自己凭能力挣来的,也没费很多功夫。

旁观着这些孩子成长,我越来越放心,这应该是所有家长想要的感觉。没人愿意看着孩子长大,却一天天越来越为其担心操心。

如果我们隔绝了孩子与财务的义务,只是单方面地给予金钱,那么孩子对钱的认识是模糊的,对钱的态度是暧昧的。没钱的时候,他们会笼统地归因,钱可以解决所有问题或是钱造成了一切矛盾;而有钱的时候,他们会因不劳而获不懂珍惜。

孩子能想办法解决问题,或是找到适合自己的筹款挣钱方式,会让他们越来越自信和自主,从而愉快并且理性地看待金钱。如果想让孩子掌控财富,何不让其从小接触金钱来去之道,感受到挣钱的快乐?

如果觉得我的文章对您有用,请随意打赏。您的支持将鼓励我继续创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