封闭的好人啊,请认识你自己 (武志红)

作者: 猫姐 分类: 心理治疗 发布时间: 2019-04-16 16:43

导读: 自我控制会严重地阻碍我们的心,阻碍我们打开自己的世界,与别人建立亲密关系。一个人会有意无意地设定些程序,自己按照这个程序按部就班地生活,若程序被打破,会很难受。比如宅、封闭、人际交往少…….全都和这个有关。封闭的好人啊,请认识你自己。

过去一直写控制欲是万恶之源,所说的控制欲是指控制别人,现在越来越深刻地认识到,自我控制也是一个很深的东西,会严重地阻碍我们的心,阻碍我们打开自己的世界,与别人建立亲密关系。

自我控制最常见的一个现象是,一个人会有意无意地设定一些程序,自己按照这个程序按部就班地生活,若程序被打破,会很难受。为了保护程序不被打破,会将人际关系减少到最低,但亲人整天生活在一起不能减少,于是会倾向于将亲人纳入这个程序,结果表现为外部控制。

比较极端的,是将亲人也排除在程序之外。结果是,亲人感觉,在他面前宛如透明。并且,拉他出来做任何事情都很艰难。譬如,一位父亲整天闷在家里看电脑炒股,女儿和妻子拉他散步、逛街、旅游等,都会惹得他暴怒。

程序有很重要的意义,让一个人在他觉得混乱的世界中获得一种极为关键的掌控感,没有这种掌控感,一个人的自我就会分崩离析。

一八十岁老人,一直按严格程序生活,起床、做饭、出门,时间都是固定的。儿女出于孝心,将他接到另一城市生活,仅六天,他就生一场心理和身体上的大病,心理上,就像得了老年痴呆症。半年后,回到原来住所,身体和心理的病都痊愈。他的程序和住所、朋友等都构成了他的“自我”,所以才有此表现。

像宅啊、世界封闭啊、人际交往很少啊…….全都和这个有关。为了保持程序稳定,于是要减少刺激,而人际关系的刺激,是最容易冲击程序的稳定的,所以减少人际关系。

与程序相对应的,是流动、柔软与灵活,其实根本上是爱。

从心理发展上看,这都源自于一点——糟糕的母婴关系。妈妈可能很用心,但没有能力与婴儿共情,结果婴儿无法与妈妈建立关系,无法“控制”妈妈,于是转而控制一些替代品,多是僵死的东西,或沉溺于想象世界。去爱吧,真的体会到了爱,无论何时何地,都会让我们敢于离开程序,转而投入到流动中。

一直想办一个“好人改造营”,还想写一本书《中国好人》,但直到深刻理解了“自我掌控”后,并深切地碰触到了我内心深处的绝望婴儿,才终于找到了着眼点。相信《中国好人》一书,无论是心理著作,还是小说,都会触动无数中国人,因为貌似好人但其实内心关闭无爱的能力的国人,实在是太多太多了。

我是这方面的典型,一个特征是,同一时间只处理一件事,事一多心就乱。譬如出门见朋友,那就只做这一件事,而女友希望一次出门做上个四五件事。她笑话我说,别看你的电脑都四核六核的,你的大脑就是一个286水平的。还好,这个286水平的,做了一点事,因我们有一个优点,注意力容易集中到一件事上。

看似包容有爱其实封闭的好人,他们通过灭绝掉自己的需求与声音,而获得了一份僵硬而可怜的安宁。这份安宁,是可以一眼望到头的安宁,他们可以一生一世一直如此,这会吸引那些严重缺乏安全感、内心极度不稳定的人。于是,他们的婚恋成了一种奇特而非常常见的配合。

今天一位来访者谈到对“好人”老公的绝望,哭得像一个孩子,那时我心里冒出一句话:他似乎愿意照顾你,但其实没有心;他似乎一直都在,但其实已经死了。

他们一般都有一个小爱好,而那就是他们的全部了。一位来访者,出行总带着几个电子产品,虽然重复,但必须带,就像“老朋友”;一位朋友,一有时间就捧着看电子书;过去,我们的长辈中,他们可以将自己的世界缩到琴棋书画的一两种中。

伴侣与孩子最后多会对他们生出厌恶,因他们觉得,他们的付出是超出了自己承受能力的,他们真的是用力过度,对方应该对他们感恩戴德,对方欠他们的。伴侣与孩子,是觉得欠了他的,但觉得他们的付出里没有爱,于是那种感恩戴德的潜在需求尤其惹人厌。

和一个这样的好人在一起,你会发现,你的苦闷无人能理解,假若你向亲朋好友倾诉,他们会一致地说,他(她)可是少有的好人,你怎么就不知足。唯独你知道,你是和一个“活死人”生活在一起。孤独啊。

他们会选择索取者也即依赖者做伴侣。对方做小孩子,他们做照顾者。之所以做此选择,是因为通过这一方式,他们和自己内心绝望的婴儿建立了一种联系。

这类好人最要命的地方是,封闭。

封闭,让亲人无法碰触他们,而感觉到即便是在关系中,即便这个整天在自己眼前,仍然会感觉到要命的孤独。

并且,好人会招致亲人的讨厌,在一起生活时间越长,这种讨厌就会越是与日俱增。

最大的伤害还是对好人自己,他们的以自我掌控为核心的封闭会形成一个恶性循环,随年龄增长,他们的封闭程度会越来越严重,最终导致世界非常狭窄,思维变得简单而狭隘,身体也变得僵硬。

更要命的是,好人通常会失去自我觉知力,他们总觉得,自己没什么问题,因为他们不怎么痛苦。但其实是,他们灭掉了自己的需求与声音,他们使用了麻木的策略。他们给自己打了一剂强有力的麻醉剂,但他们却忘记了。

因为,在我看来,这剂绝望的麻醉药,很可能是在婴儿时期就打了的,所以不存在记忆里。

如果你觉得这些文字很触动你,如果你觉得自己是我描绘的这种好人,那么,好好觉知你自己吧。你真的需要改变。

如果觉得我的文章对您有用,请随意打赏。您的支持将鼓励我继续创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