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微笑:作为空心病的前患者,我是怎样自救的?

作者: 猫姐 分类: 心理治疗 发布时间: 2019-05-20 00:35

作者|李微笑

中国第一位德国舞动治疗协会认证舞动治疗师,欧洲舞动治疗协会认证舞动治疗师;德国慕尼黑大学心理与教育学院博士,德国德累斯顿工业大学人力资源开发硕士;曾为北大、北师大、上戏等高校,回龙观医院、海淀区教科委等机构和企业客户进行舞动治疗受训、应用、督导、研究超过1万小时。著有《舞动治疗的缘起》一书。

听凯文老师谈到“空心病”时,我意识到,曾经的我也挺符合他的症状描述的,应该能算发现早、自救早的“空心病”患者吧。也留学,但读着博士还是感觉无意义;也奋斗,但目标实现时特空虚;情感寡淡、漠不关心、面无表情;既不知道活着的意义,也不知道该怎么继续下去…

作为前患者,我想说说我对凯文老师谈到的空心病成因的我的看法,以及我用了什么“药”自救。

● 点击相关阅读:徐凯文谈“空心病”《我们有越来越多物质的满足,却开始越来越多地失去自我》

“空心病”人在哪里

徐老师在中国应试教育的成功者那里观察到了价值观缺陷所致的心理障碍。从神经症、人格障碍、到精神障碍,这些专业能力优秀、性格优秀的好孩子越来越难治,越来越难愈,认为功利化教育对价值观的剥夺(这包括应试教育和大学的精致的利己主义的教育),导致了年轻一代的心理健康问题愈来愈严峻,痛心地发问怎么“我们有越来越多物质的满足,却开始越来越多地失去自我”。

十分认同,价值观缺陷会导致心理障碍。但“空心病”绝不仅发生在名校大学生、或知名艺人身上。

什么叫价值观缺陷。
价值观,最简单的理解是,觉得什么是重要的。

仔细想想,中国人并不是没有价值观。毛爷爷时代,觉得讲贡献为人民服务是重要的。邓爷爷时代,发展经济是重要的。很对。很重要。

但关键是,除此之外,没有别的了。这一主流价值观,变成了单一价值观。单一价值观是排他的,是消灭自我的。单一价值观是脱胎于恐惧并催生更多恐惧的。于是,讲贡献讲服务的时代,人就不敢不贡献不敢为自己;讲经济的时代,人就不敢流连不产生经济效益的事情。自我算什么,要跟着时代的大旗跑啊。不仅自己跑,还要拉上亲人一起啊。

单一价值观的摧枯拉朽是粗暴的,来自于政令、政策,也是巧妙的,来自于家庭、社会环境(这何尝不是内化了政令)。单一价值观是我们的每一口呼吸,个体真的很难逃脱。

所以,我们一直有觉得重要的东西。我们没有的,是经由自身体验、感受、去抉择、再坚持的价值观,没有真正多元的价值观;是“供选择”的多元价值观, “允许”的价值观。我们只是被塞了我方唱罢你登场的单一价值观而已,一个接一个的。

物质的满足是这个时代不同于上个世纪的印记,但它是失去自我的原罪吗?(我们真的是从物质满足开始失去自我的吗?是物质的满足带来了自我的丧失吗?)

的确,物质的满足是这个时代不同于上个世纪的印记。但在中国,在东亚,以及当今世界的很多地方,物质匮乏的时代,民众有自我吗?No。物质匮乏时代,民众也可能没有自我。今天物质丰富时代的物质不满足群体,没有自我的也比比皆是。

只要是死守着单一价值观,就有可能罹患“空心病”。因为,从古至今,单一价值观是消灭自我的。

与单一价值观并行作恶的是单一的因果链。

那些应试标语那么凶险,折射出从下到上的恐惧:不敢不考大学,不敢考不上名牌大学。因为高考成功,就能光耀门楣、步上人生巅峰、迎娶白富美;更因为高考失败,就被认为人生失败、家长失败、家族失败、学校失败、教育主管部门失败。后面几个主体,还有下一年的机会,对个体来说,这个失败的烙印将追随一生。

再放到一个以成败论英雄,准确地说,是以别人眼中的成败论英雄的社会中,谁不战战兢兢。因为成者,知道个中艰辛,难敢笃定自己一直成;败者更知道个中艰辛,难有勇气再次出发。炮烙、黥面,都是古代的酷刑。这就相当于,每个人都在被炮烙;失败者再加一个黥面。

其实,痛心名校学子的“空心病”,也未尝没有单一的因果链作祟:

既然都是好孩子了,怎么还能有心理障碍呢。(难道心理障碍是坏孩子的专利?好孩子坏孩子的三八线在哪里)

既然都专业能力优秀、性格优秀,怎么还没有价值观没有自我呢?物质都满足了,怎么还失去自我呢?(自我是跟着专业能力、跟着物质来的吗?)

所以,“空心病”人在哪里呢?
考虑到价值观缺陷是社会的一个常态,所以任何人都可能空心。但是否会因此导致严重的心理障碍,就要看各种其他因素,看自救的能力、求救的时机,和他救的运气了。

从什么时候开始“空心”的?

功利化的教育,是价值观缺乏的原罪吗?
心理学家William Perry研究学生的价值观,发现,初入高校的大学生,会带上他们在儿童期和青少年时期的学到的世界观,并吸收高校展示的不同的世界观。在这个过程中去看见不同、去质疑、去重建(1999)。显然,中国基础教育中的应试教育、高校的精致的利己主义者的培养,没有实现这个呈现不同、提供选择、允许差异的功能,没有为学生的价值观探索提供机会。

但笔者认为,事实上,早在进入到学校体系之前,中国孩子就已然在“空心”危机四伏之中了。

你是否见过孩子总是被家人抱着。
增进依恋、照料养育当然是必须的。但总是抱着,怎么发展感官运动、本体感知、身体边界?

由于从事舞动治疗的工作,我有了许多动作发展的学习和实践。新生儿由趴、躺,到抬头、推、扭、肚脐发力、脊柱发展,到手眼协调、转身、去够、拉、坐、立,到平衡、走、交叉动作等等,是他不断尝试、不断失败、不断再试、不断重复的过程。正是从这个熟悉身体探索身体的过程中,孩子能获得身体的自我感、身体的信任、自信、勇气。由此把自己的身体变成自己舒适安全的第一个家,能真正住在自己的身体里。

正常的孩子最终可能还是能坐、能站、能走。但失却了这些探索过程,就是失却了很多真正的智商、情商的基础,因为感官运动过程与神经发展、情感发展息息相关。

我们不能身体我们的身体。
所以可能从一开始,我们就不是自己身体的主人。

想拿杯子,不行,要是碎了伤了怎么办。想摸泥土,不行,一身脏兮兮谁来清洗。

想自己拿桔子,不行,得我喂到你嘴里。孩子总是动的、不停歇的。你担心多动症了。孩子总是探索的。你担心磕着碰着。只能在大人方便和允许的时间、空间做大人方便和允许的事情。比如,一段时间后,就该被开发智力了,就该被训练注意力了。

以爱的名义,以保护的名义,孩子很早就被剪掉了翅膀,换上了坚硬的盔甲。然后被催逼,嘿,你要飞得更高。

我们不能探索我们的探索。
所以可能从一开始,我们就不是自己行为的主人。

孩子哭着找妈妈,家人好心说,别难过,不许哭。一会儿就回来了。但这无异于说,不应该有难过的感觉,不应该哭,你现在感受到的是错的。可孩子就是难过,真切地难过。于是情绪的冲突出现了。

我们不能感受我们的感受。
所以可能从一开始,我们就不是自己情绪的主人。

我们是自己爱情的主人吗?约会、派对、舞会,这些青少年探索情感可能性的方式,这些可能会带来陪伴,带来对浪漫爱情和性的初体验的场合,统统被视为洪水猛兽。早恋必须被扼杀在摇篮,言情小说必须要被没收。

我们不能亲密我们的亲密。
所以可能从一开始,我们就不是自己关系的主人。

说“这是为了你好”的,从来没有搞清楚,探索本就不必是愉快或顺遂的。过程中可能的失望、挫败、被拒绝,反而是破旧立新的过程,是练就与不同情绪在一起、与不同人不同事相遇的本领。否则只有可能是听了许多的人生道理,还是过不好人生。

美国存在心理学家和人本主义心理学家罗洛·梅认为,关于人的存在的观点最为核心的是存在感。存在感是人对自身存在的经验,是人能意识到自身的存在,体验到自身如同感受到自己沉浸到自然万物中。

● 美国存在心理学之父罗洛·梅

存在的本质就是存在于世(being in the world),存在于自我世界、周围世界、人际世界中。这意味着,人的存在是(与世界)关联的、具体的、变化的、自己选择的(May &Schneider, 1995)。

很显然,从本体到客体,从情绪到关系,长久以来,中国人的成长过程中,都没有什么体验、探索、培养、滋养存在感的机会和土壤。

存在注意心理学认为,人的这样的存在感,能帮助人超越各种分离,实现自我整合,使人的各种经验得以连贯和统整,将身和心、人与自然、人与社会等联为一体。存在感是通向人的内心世界的核心线索。

因此,看待一个人,尤其是心理健康状况如何,应当视其对自身的感受而定。存在感越强、越深刻,个人自由选择的范围就越广,人的意志和决定就越具有创造性和责任感,人对自己命运的控制能力就越强。反之,当一个人丧失了存在感,意识不到自我的存在价值,就会听命于他人,不能自由地选择和决定自己的未来,就会导致心理疾病。

重新成为自己的主人

近年来的网络热门词语中有一个叫“刷存在感”。这反映出,大家对于普遍的存在感匮乏有感知(意识到,或者潜意识中)。却也厌烦一些博关注、博眼球的行径。
并且,存在感不是从外面能刷出来的。
从外面刷的,给别人看的,也不叫存在感。

前面说到,我也是一路“空”过来的。
二十几年除了上学读书,好像啥也没干。作为唯一一代独生子女,必须学校和家两点一线(锁在家,不让出去,怕有危险)。一丁点儿爱好必须让位于中考高考。学士完了还有硕士博士。考级考证也不能少。继续路径依赖的话,还可以做一个“博士收割机”、“证书收割机”。

乔布斯对着镜子日行一问,今天你要去做的是你想要去做的吗。

我几乎可以肯定,今天要去做的不是我喜欢的不是我想要的,但已经有一点不想(gan)离开学校,因为不知道离开后会怎样。

“空”了很久很久。
但对比徐老师提出的案例,发现自己并不算病入膏肓。为什么呢。想来想去还要归功于失败。因为时不时会失个败,摔个跤,愿望不能达成,反倒会生有可恋。

一直“空”到26岁。
突然晕厥,被下病危通知单,说当天不手术就会死。父母必须马上从外地赶来(见最后一面)。
还好,是紧急手术,但不算严重的大手术。我没死。

我猜想,在与死神擦肩而过时,TA可能问过我,你真的是你吗,你有活着吗。
翻译过来,也许是
你活在你的身体里吗
你活在你的感受里吗
你活在你的真情里吗
你活在你的选择里吗
你活在你的变化里吗
⋯⋯
你是你自己的主人吗

怎样才能是自己的主人呢?
我寻找了2年。不断探访。发现对于我来说,DMT(舞动治疗)很适合。在那个非评价的安全空间,在动作探索的体验中,我与自己身体、情感重新连接。后来,我又体验了DvT(戏剧治疗的发展转化法),得以降低了对外在不稳定的恐惧,看到更多的可能性。

从28岁开始,我着力于把这些帮助了我的创艺疗育的方式引入中国,让更多人受益。

创艺疗育,不是要等到神经症、人格障碍、精神障碍才开始治病,而是看到一个个鲜活的人,从小到大,有着自己的天赋、需求、恐惧,看见自己、尊重自己、成为自己;也看见他人、尊重他人、成就他人。

今天你“空心”了吗

回望自救的过程发现,其实,“空心”并不可怕。

自我,永不是一个固着的状态,不是深埋黄土的古物。而是一个塑造和创造的过程。自我感,从心理学来说,其建立和完善的确有黄金时期。可就算错过,也总有修复的机会。

存在,在你的体验中。那么,“空心”也是体验的一种、状态的一种。“空心”如果是我们手上的一副烂牌,多打几次,也许能更熟练。

参考文献
May & Schneider, K.J. (1995). The psychology of existence: An integrative, clinical perspective. McGraw-Hill, Inc.
Perry, W. (1999). Forms of ethical and intellectual development in the college years: A scheme. San Francisco: Jossey-Bass. (Original work published 1970).

如果觉得我的文章对您有用,请随意打赏。您的支持将鼓励我继续创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