问答 | 我觉得自卑的我才是真实的我

作者: 猫姐 分类: 心理治疗 发布时间: 2019-05-19 11:27

海贤老师:

您好!看过很多你的文章,今天终于想起要给你写一封信。

今年7月换了新工作,因为对之前的工作不满意,总觉得老板很蠢,又太清闲,完全找不到意义。当时既想放弃又想挣扎,觉得在这个行业再混一下也许还有希望。这三年就在这种反复犹豫挣扎中度过。

现在,终于换了新行业,也有了新头衔,变成了部门领导。这符合我爱挑战的个性。我想做点以前没做过的事——要挑战自己,心理学的书,包括您的文章,都是这么说的。

然而一个月过后,我又开始陷入了放弃和挣扎的牢笼。这里的环境和流程都非常乱,每天很多人离职,每天微信群各种工作消息轰炸,让我非常疲惫。

原因我觉得跟老板有非常大的关系。他是个非常情绪化的年轻人,工厂是他老爸留给他的,但是看得出来他是被逼上任,其实他一点都不喜欢这里。老板对我非常好,经常鼓励和帮助我,但是不知道为什么,我变的很无能。身为部门领导,却连最小的小事都做错。于是我一边失落自责,一边又非常愧疚,觉得愧对老板。他给我那么多支持和鼓励,我却辜负了他。

其实我知道,就因为他不善管理,公司变得那么混乱。而我偏偏又什么事都做不来。现在的我也是一片混乱,不知道是环境的问题还是我自己的问题。

关于我自己是一个什么样的人,我也一直在分析和探索。我从小就没有安全感。最初记忆,是在外婆家,一个人坐在木桶里,下雨天,周围没有人,我哭了起来。后来邻居发现了,才把我抱走。我没什么朋友,平时待人也不太热情,经常一个人独处。后来工作了,慢慢也有了一些改变。学着多跟一些美好温暖的人在一起,让他们影响我。但有时候我觉得,骨子里我还是那个孤僻怪异的我,时常没自信,很容易受挫。有时好像特别开朗朝气,有时又变得死气沉沉,对什么都不感兴趣。所以我怀疑开朗的我一直都是伪装的。真实的我,应该是自卑又压抑的。

曾经有一段时间,看了很多心理学的书和文章,包括您的。确实给过我鼓励和希望,让我觉得自己终于发现了问题,并走上了成长的道路。可最近,我又失落地发现,之前的成长都是幻像。我还是那个我,自闭又容易受挫,对于压力特别敏感的我。

因为现在的我真的很痛苦,每天醒来一睁眼就觉得很压抑,想放弃工作,但又不舍得放弃,还担心辜负他人。我该怎么办呢?

期待能得到您的回信。

亮晶晶
A
亮晶晶:

你好。前几天我在知乎做了一个关于自卑的live。人来得不少,评价也没什么不好。可我自己觉得挺怪的。到底怪在哪里呢?按道理来说,自卑是我非常熟悉的主题,并没有什么不好讲的。在我充满自我怀疑的青春期,就是因为在书店看了阿德勒的《挑战自卑》,觉得自己还能抢救一下,才走上了学心理学的道路。

那学了这么多年心理学,我到底抢救回来没?没抢救回来的,大概是我仍然会有很多的自我怀疑,并且周期性地会觉得自己一无是处。这个公号的读者已经慢慢熟悉了,如果我哪段时间又长期不更了,估计又上哪儿怀疑人生去了。终于抢救回来的一些,是我好像不太爱用「自卑」来形容自己了。我觉得自己一把年纪了,再说「自卑」,多少有点矫情得不好意思了。

这么一想,我知道我讲「自卑」怪在哪里了。说自己「自卑」其实是像你这样的年轻人的专利。这些正处于自我探索时期的年轻人,因为对自己是怎么样的人还不确信,所以需要在「自卑」和「自信」之间来回摇摆,慢慢寻找一个清晰的答案。

所以一个人说自己自卑,核心倒不再说自己多糟糕,而再说「怀疑自己糟糕」。它背后说的是,「我还不知道自己是一个什么样的人」。他们焦虑的,也是这个。如果他确认了自己是一个什么样的人,比如
铁了心认定自己「自卑」,那他其实就不自卑了。你看,他对自己的看法那么自信呢。

自卑说到底也只是一个标签,一个帮助我们在不确信时做自我探索的标签。这种不确信中,有很多焦虑在,但也有很多可能性在。

那么,作为一个标签,「自卑」的问题在哪儿呢?

前几天我在家庭治疗大师米纽庆老师的书里看到一个个案,跟你分享一下:

有一个年近七旬的老太太,在一个公寓里住了二十五年。有一天,她发现家里失窃了,就找了一家搬家公司搬家。可是搬家后,她总觉得那些搬东西的工人试图监控她。他们故意把贵重的东西放错地方、弄丢,还在她新家家具上留下邪恶的标记——密码;当她外出时,人们就跟踪她,并且相互发暗号。

她去看了精神科医生,精神科医生当然觉得她精神有问题了,出现妄想了,于是给她配了些药。但她不想吃这些药,觉得这些医生故意用这些药来害她。

于是,她去看了另一个咨询师。这个咨询师倒是没提精神问题的事,只是跟她解释说,她现在处于一个特殊的时期。她失去了原先的壳——她以前的家,熟悉的物件和熟悉的街区和邻居。现在,她就像脱壳的甲壳类动物一样很容易受伤。只有当她长出新壳来,才会好转。咨询师跟她讨论怎么缩短长出新壳所要花费的时间。她们一起想了很多办法,比如把新房子装饰得跟原来的公寓相似,让她的生活变得更规律些。咨询师还建议她,不应该有两个星期内在新的地方交新朋友的打算——这不符合新壳的生长周期。她应当去拜访老朋友。但为了不给朋友和家人造成负担,她应该不要叙述她疑神疑鬼的经历。如果有人打听,就说这些只是糊涂且容易害怕的老年人问题。

从某种意义上,那个精神科医生和心理咨询师说得都对。可是,精神科医生关于「妄想」的标签加深了她的症状,而心理咨询师那个新壳的理论,却帮助她面对她的不安,帮她积极寻找出路。一个孤独的老太太,需要的不是一个类似「妄想」这样的标签,而是希望和出路。

现在,你也到了一个新的工作环境。那么,你的新壳什么时候长出来呢?怎么才能让换壳的时间缩短一些呢?

顺便告诉你一个秘密。一个关于你们老板的秘密。也许你会奇怪,我又不认识你老板,怎么会知道他的秘密呢?你要知道,我是心理咨询师。心理咨询师有时候是会算命的。

你一直担心,自己会把事情搞砸了,辜负了老板。而我要告诉你的秘密是:其实你老板挺希望有个什么人来把事情搞搞砸的。

连你都看出来了:「工厂是他老爸留给他的,他被逼上任,他一点都不喜欢这里。」难道你不觉得,一个这样被逼上任的年轻人,潜意识里会有一些反抗他父亲意愿,把公司搞搞垮,好去重新寻找属于自己生活的念头吗?

我把这个秘密告诉你了。它准不准,就交给你琢磨和评判了。如果你有心,一定会在生活和工作中找到很多老板想把公司搞垮的证据。至于你到底是要通过犯错来成全老板,成为救他于水深火热的白衣天使,还是坚持自己的职业性,义正辞严地拒绝老板邪恶的、不讲理的潜意识,把公司带入正轨,让老板绝望哀叹「为何天不遂我」,就交给你自己选择了。

天凉了,人都容易悲秋,保重啊。

祝 工作生活愉快吧!

陈海贤

如果觉得我的文章对您有用,请随意打赏。您的支持将鼓励我继续创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