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快身心积极疗法之状态调控(李中莹)

作者: 猫姐 分类: 心理治疗 发布时间: 2019-06-11 23:16

一、接受来访者
咨询师通过微笑、眼神接触、轻柔而稳定的语调和不疾不徐的身体语言来表达对来访者的接受。

二、观察非语言讯息
观察来访者的声调、说话时的声音变化、语气变化、面部表情、坐姿、说话时的动作、对咨询师的指示或问话的反应,以此来了解来访者的内心状态。

三、观察来访者语言
观察来访者说话的内容意思、常出现的文字、特别使用的文字、选择使用的称呼及代名词、所用的动词、形容词与副词及其文字背后的信念、价值观和规条等,以了解其说话时所用的身份和所有以上显示出来的限制性信念。

四、先跟后带的声调及身体语言配合
先跟后带是非常有效的辅导引导模式。先跟后带的“跟”字包含很多方面:声调配合、身体语言配合,也包含信念价值观和行为准则、情绪状态、文化等方面的接受。这里的“接受”二字,是“容许有存在的空间”的意思,就是不批判、不否定、不对立。这样的态度能提供给来访者足够的空间,让他在很短的时间里完全接受咨询师。

五、先跟后带的语言技巧
在说话上的“跟”就是用简单复述、感性认同等方式对来访者表达的内容表示接受。当成功做到这点时,来访者会给予“是的”、“对呀”等回应。这个效果等同于给予来访者肯定。他内心因为这些肯定而感到有力量和自信。这时咨询师的“带”便能轻易做出效果了。
简快身心积极疗法从不代替来访者去决定他应该怎么办,也不直接给予行为指示,所以先跟后带的“带”是引导来访者去看到并找出更多的可能性。“带”的效果来自让来访者看到和取得他真正想要的价值。(注意“真正”二字不是咨询师自以为是的主观意见)

六、情绪处理
简快身心积极疗法不认为情绪有正负、好坏之分,也不认为某些情绪的出现是不恰当的。因此,简快身心积极疗法的咨询师会利用来访者出现的情绪做出更有效的引导。
哭泣本身不是情绪,而是伴随情绪出现的生理状态。简快身心积极疗法对于来访者的哭泣是抱着一个接受和“无须做什么”的态度的,只有在哭泣过分严重导致辅导不能有效继续的情况下,才需要处理来访者的情绪。李中莹:简快身心积极疗法之状态调控
七、咨询师自问五个问题
1、我想为他做这个辅导吗?
这个问题完全是针对咨询师的感觉而问。没有足够的感觉支持,一次辅导便不会有最好的效果。若心中没感觉,而只是因为对方跟自己的关系(亲人、好朋友、上下级、爱人或任何理由),而认为必须做这次辅导,只会使结果不令人满意。这是对来访者极大的不尊重,因为这样就把焦点放在了“我应该做什么”,而不是“什么才是对他最好”上。

2、对方真地想我为他做这次辅导吗?
如果来访者并不是真地想处理自己的一些困扰,而只是为了敷衍某些人,或者对某些承诺的一个交代,或者满足他自己的好奇心,那么咨询师就不应该展开这次辅导。若来访者没有强烈的意欲去处理自己的一些事,在辅导过程中就不会积极配合,那么咨询师花很大的力气,却徒劳无功。

3、我们之间有没有和谐的气氛?
就算咨询师和来访者都有自身良好的感觉,但若无法建立彼此之间和谐的气氛的话,这次辅导还是不应展开。这可能由于刚才有过一些误会,或者因为过去某些事而使其中一人感到难为情等。

4、我知道他需要的是什么,我有没有把握提供给他?
若咨询师只靠一份“想帮助他”的善意而没有足够的能力便去展开一次辅导,辅导时仍带着“心中没底”的感觉,那便是十分不负责任、不尊重来访者的态度,很容易造成伤害。

5、时间和环境适合吗?
仓促的时间和有干扰、不宁静、不能使人安心的环境,都是导致辅导不成功的因素。一个有足够经验的简快身心积极疗法咨询师,应用在保证至少有45分钟时间前提下才展开一次辅导。咨询师也应该先考虑在辅导开始后可能出现哪些干扰并应该如何应对。

八、限制性信念的处理
若来访者已经显示出有限制性信念,咨询师应该先处理这些限制性信念,然后再使用针对性技巧。限制性信念是指限制来访者继续最有效地成长的信念,往往是各种心理困扰的来源,会阻碍针对性技巧的进行和辅导效果的产生。限制性信念让来访者减少而不是增加与世界人事物的连结,减少而不是增加事情解决的可能性,或干脆让来访者拒绝接受而不是更愿意去接受人事物的不可控性等。
若不能松动或消除这些限制性信念,辅导过程中来访者会抗拒咨询师的引导,这就是辅导不成功的三大原因之一(另外两个是:不接受咨询师和订立了无效辅导目标)。

九、共同订立辅导目标
辅导目标应该由咨询师与来访者共同订立。一个良好的辅导目标必须:
没有咨询师的主观意愿;
咨询师不以理性逻辑为唯一标准,须知没有充分感性支持的目标是做不出效果的,只会让来访者产生更大的焦虑与无力感;
不超出咨询师的能力范围;
符合“目标确定法”的要求。

如果觉得我的文章对您有用,请随意打赏。您的支持将鼓励我继续创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