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翃:在体验中完成咨询师的一步步成长

作者: 猫姐 分类: 心理治疗 发布时间: 2019-08-29 16:31

【学员学习心得】在体验中完成咨询师的一步步成长

高翃

心理学专业本科

国家二级心理咨询师沙游治疗师东方心理2014级心理分析专业学员擅长领域儿童及家庭婚姻关系,职业咨询,情绪压力,个人成长

2013年8月,一次基础沙盘游戏课,我被无意识的象征表达和中国文化的魅力深深震撼,犹如在浩瀚的大海上看到一盏希望之灯,指引了我前行的方向,我成为一名心灵花园志愿者。从一个梦的解读,使我对分析心理学有了极大兴趣。
2014年我报了心理分析与中国文化两年课程,我的人生随着课程帷幕的展开有了全新的变化,我幸运地寻到了我的分析师,又跟朋友合办了工作室,开始了真正意义的心灵双向成长。
以下是在学习期间,分析过程中我的成长和对理论的体验式理解。从梦开始。
“ 人格面具
2013年9月梦,自己的一个朋友,非常轻浮的神情告诉我因为有人要给她很多台币,她打算离婚。我不屑一顾地看着她。现实中她是打算离婚的,而另一个朋友不久前告诉我父亲打算去台湾旅行,她去换了台币。在跟分析师的交互中,不断体会朋友在梦中的感受,关注她的轻浮和我的不屑。最终这种对台币的不屑被解读为:现实生活中,我对台面上价值的不认同。如今我理解这个梦,我想这跟人格面具有关。

“ 移情与反移情
儿时经常梦到巨大的黑影压顶而下,感觉很恐惧。现实中,儿时家住机场附近,夏夜在楼顶乘凉时经常看到刚刚起飞或即将降落的巨大飞机。但这个梦在少年时代困扰我多年,因此,我打算解开谜团。2014年6月分析师带我做积极想象,我一直在体会不断涌现、突然出现的意象的身体感觉。我非常清楚地看到,那个大大的没有鹰爪只有清晰翅膀的黑鹰就是爸爸。他用那种自认为对我很好却让我感觉很压抑的强势方式呵护我。我一直以为它要伤害我,但意象中那只鹰却变成了温柔的鸽子,甚至是美丽的天鹅或家鹅,为了生活和生存它带着我快速移动。妈妈身体不好,他工作很忙,既要上班,又要照顾妈妈,还要管我跟弟弟,兼顾着上了三年党校考取大专文凭,因为他小时候为照顾绝症母亲而在9岁就辍学了。
弟弟很顽皮,巨大的压力让他很脾气暴躁,他的表达我不理解,觉得很受伤,其实他没有恶意,只是不懂得委婉,又一直把我当个小小孩儿。但我一直可以理解他不是真的想伤害谁,就是这样的表达。当意象中真的看到爸爸时,我有种触动,激动地想哭。那是一次神奇的体验,意象中父亲那年轻而慈祥的样子就像眼前分析师的性子和那般年龄,由此我体会到分析中的移情对于分析的重要性。并在自己咨询过程中通过督导,不断处理自己的情绪,处理工作中出现的反移情。
“ 创伤及心理类型
宿命梦。9年前我双眼狂跳两个月,眼球快要跳出,见到爱人的弟弟芸芸后再也不跳了,看到他感觉怪怪的,心里莫名咯噔一声。后来连续一周,梦到芸芸哀伤无语地坐在离我不足一米远的凳子上,望着刚睡醒的我,他看上去很苦闷。我一直纳闷,有种不祥的预感。就在车祸的那天早晨,那个令人压抑的梦境又出现了。半年后我怀孕,我们已决定不要那个孩子,并做了流产。同样的梦境再度出现。这个胎儿居然用了一个月才彻底打掉,打掉之后再也没有梦到过。妈妈的一席话提醒了我,是不是他要来投胎……
多年之后,我还在纳闷、恐惧和内疚中徘徊,觉得自己罪孽深重.我不禁自问,我前世是女巫吗?如果是,为什么让我梦到开头,却梦不到结果?为什么他要借我投胎?这个当时反复出现的梦成了我的情结。分析师总结:“这是一个预见性的梦,表明你直觉预感性比较强,心地正。我们要关注的是内疚的情绪。别人的命运是别人的业力所致,我们没办法借力去除,不管是再亲的人。佛法讲八大苦:生、老、病、死、爱别离、怨憎、求不得,五阴炽盛等。圣人也没办法左右和控制人家的命运。从这个映射看,我们觉得应该为什么负责任的时候,实际是我们对自己力量的误解,对世界的误解,应当看到自己的力量的界限,便可放下控制和焦虑。人生就是这样,我们能控制的太少。

个体化就是我们每个人肩负自己的命运和业力,没办法让别人对我们负责,也无法把自己托付给人家,同时也没法承担别人给我们过多的托付,也就是说违背现实的事是做不到的。因此道家讲的无为,从这个意象讲就是当下相亲,前后相随,生死相依,不可为止,自然而然它会映射,会产生,你想去干涉它,天下神器不可为之,违者逝止,止着爱之。没有办法,我们只能像看着来访者的沙盘一样的去看着这个世界,去共情这个世界,但我们力量的界限就在这个地方,别把自己托付给任何人,遇到什么事情,看看能做什么,同时也不接受别人过多的托付”。经过分析和开解,这个困扰我多年的梦可以放下了。在芸芸去世的第九个年头,这个分析就像是给他的祭礼。而我处理了我的第一个创伤。并了解了佛家所说的业力与轮回。

对于从小就感官敏锐的我,能做这样一个有预见性的梦,虽自己不敢相信,但也未出意料之外,在MBTI课程的学习中,我的心理类型测试结果是INTJ。生活中也能找到直觉的痕迹,以前在公司做HR,招聘中除了正规流程,很多稳定的人员都是我直觉觉得适合公司企业文化,建议部门录用后的结果,比测试题要准确,还常被录用部门评价为眼光独到的招聘官。通过心理类型理论的学习,让我更加理解来访者,理解周围的亲朋好友,也对从小自己的很多经历有了更深的领悟。我似乎更懂自己和别人了,也感觉自己的容器变得更为宽广。

上述的黑影压顶梦和宿命梦让我了解到无意识的强大,在《荣格文集》里也有总结性的论述:“反复出现的梦,是值得注意的现象。在有些案例中,人们从童年时期到成年晚期都在做同样的梦。这类梦,通常是在试图补偿梦者人生态度中的某种缺陷,或是源自一个创伤性时刻留下的特定偏见。有时,亦可能是对即将发生的重要事件的预期”。
“ 共时性和感应
2014年11月,我飞去地面做分析。沙盘中,我做了个中间有湖的岛,正在找沙具,忽然听到一阵嗡嗡声从远及近,好像是蜜蜂,想着便见到一只大黄蜂从窗外径直飞到我面前,围着我转。我脑中一闪念:洗心岛的蜜蜂!来做分析的三个月前,为完成作业,我结束了《洗心岛之梦》的阅读,最近正在研读John Beebe老师的《类型与原型》,并在两个月前拿到了John老师的签名。对《洗心岛之梦》分析师写在序中的那只“蜜蜂菩萨”印象非常深刻。居然,这时候出现了真的蜜蜂。我有些怕,但有分析师定在那,还不至于怕到失态。它围着我转个不停,我躲来躲去无处躲藏,只好离开分析室找到一把扇子来遮面。

等蜜蜂离开后,我们探讨这件事,他告诉我,看到我的盘面,正思忖特别像洗心岛,不到五分钟蜜蜂就飞来了,他提到了他写的序,说蜜蜂飞走的方向跟他序中所说办公室那只“蜜蜂菩萨”飞走的方向是一样的。我惊讶地说,看到蜜蜂我就想到了《洗心岛之梦》序里的“蜜蜂菩萨”。分析师也非常惊讶,因为他并不知道看我看过那篇序。我们探讨这只蜜蜂的出处,与荣格、John Beebe老师、申老师、他、我之间的联系。我的心理类型是INTJ,John Beebe老师的《类型与原型》我正在研读,他的名字后面有Bee,申老师的《洗心岛之梦》我看过不久,对序中的蜜蜂印象格外深刻。这其中的机缘,由蜜蜂而引起的共时性现象,分析过程中的感应令我们为之感叹。

早在2014年6月份,来广州参加John Beebe老师的心理类型讲座期间,一天晚上大约凌晨,我突然梦魇了。梦到孩子似乎不舒服,爱人抱怨我不管孩子,妈妈放松地说没事她已经好了。从广州回到家,得知,那晚孩子确实发烧了,却很快自行退烧,时间正好就是我梦晚的那个时刻。

2015年8月27日,在分析中,我做了一个告别姥姥仪式的沙面。姥姥七年前去世,是从小姨家三楼坠落的,我自小被姥姥带大,跟姥姥有深深的情感依恋。姥姥是我的第一个“母亲。没有照顾好姥姥这件事一直是我的创伤和情结。盘中,我堆砌两座沙山,代表了阴阳两界,中间用桥相连,希望冥界的她灵魂得到安放,也让阳间的我们得以安心。结束后我才知道那天是中元节。回西安后得知,就在分析师工作室成立那天,我爱人表姐因乳腺癌去世,中元节那天我做了母亲意象的沙盘,从分析师角度看,沙面那两座沙山和中间连接的桥就像一个乳房,正巧在中元节对姥姥的祭奠也是对母亲原型的祭奠。当时我放了背景乐,其中有一首姚贝娜的《鱼》,姚贝娜正好去世于乳腺癌。穿越时空,这些无意识中不可思议的情况我只能用共时性来解释。

咨询中跟来访者的许多共时性和感应现象,这里不一一列举。
“ 移情(投射)与阿尼姆斯、阿尼玛

美丽梦境:许久未联系,在公司里较帅、有个性却平易近人、对我也较为照顾的我欣赏的一个男同事出现在梦中,用清晰的,赞赏的语气告诉我:“在工科学校的女生里,你是我见到最美的”。梦中的他似乎有意要靠近我,甚至有想要拥抱的意思。梦中的我美美地享受这份温暖的、身心愉悦感,似乎是久违了的感受。从这个角度讲,实际是我内心那颗小火苗被激活,我的终极目标不就是德、才、慧均兼备吗?才与慧的修炼,是要经过炼狱的过程,所以多年来我一直奋斗在炼狱的路上。表面看去,这是一个恢复魅力,梦想成真的美丽梦境,实则是心灵富足、渴望欣赏的投射。而那个欣赏自己男同事,也许就是另一个自己,我用这样的方式第一次接纳和拥抱了自己的阿尼姆斯。

梦中,一家人嘈杂地围坐在类似医院的地方,两个壮年男子和一些亲朋,一个很高的像桌子平面的板子上坐着一个60岁左右的女人,另一个似乎是医院的那种带轮子的床上躺着一个白发苍苍的老头,约80岁。感觉那个女人情绪不对劲,似乎要发生什么事。期间出现了虫子,咖啡色的,很大的类似蛐蛐之类样子但比蛐蛐大很多(很不舒服的一个沙具样虫子)我还专门用穿着鞋的右脚碰了碰,感觉没有生命力了,蔫蔫的要死了。他们要出门,一起拥在门口,一阵骚动,有惊呼声,总之现场很混乱。围堵在门口跟门卫争吵。我跟着过去,这时候感觉是在学校里。爱人陪在我身边。门卫警觉的让他们拿出门证或介绍信之类的证件,他们拿出来,上面有出门审批,但门卫说不够详细,让他们重新回去写出门理由。

于是他们其中一个就更狂躁地跟门卫吵着,我看到那个老头很难受地闭着眼睛,醒不过来的样子。门卫说:“刚过来,就蹿出去一个,还敢明目张胆地出去”?意思是老年女人在面板上被“倒出去”,跳楼了!(就像案板上切好的菜直接倒进锅里的那种情景),面板上现在空空如也。两个儿子似乎并不在意这事,继续嚷嚷,他们的目标是要把老头带出门。我们匆忙走出去从三楼往下看,似乎想看那个跳楼者的情景,却一眼望不到楼下,只看到像商厦一样宽阔的,粉色的亮光瓷砖样的楼体外立面。但我看到的那个角度视野有些窄,总是只看到楼外立面的一个角,还有支撑楼体的褐色的铁架,就像照相的时候没照全那样的不合格照片的感觉,这个感觉是视线有些被堵,不舒服,那些钢架有些压迫。于是我下楼,看到很宽阔的楼梯,没有几阶便有左转弯,且每阶都是不很高,就像我曾去参加考试的一个学校的楼梯。这时候爱人并没有跟过来。梦中的我并没有因有人已“蹿下去”而产生任何情绪,心情很平静,是安的。为什么爱人在身边?平日的梦里几乎没有他。一方面他名叫“安”,另一方面,很多时候跟他在一起就会安,他是我的后盾和力量。

上述梦境中我的阿尼姆斯以爱人的方式出现,是非常平稳和安心的状态,他在保护我,免受这些负面事件的伤害,看到我平安无事,他就只远远地看着我。那个老年女人的样子,是我自己吗?那群无视她难受甚至“蹿下楼”都不为人所动的情况不正像小时候的我,无论怎样呐喊,周围的家人都看不到我真正需求,更多地被忽视和误解所包围。而这个“蹿下楼”是我对这一状态的告别吗?当我告别了那种无助和痛苦被忽视的状态,就出现了美妙的环境和安心的情绪。那个白发苍苍表情痛苦的老头难道是还不成熟的“智慧老人”?我现在正走在自性化的道路上,在途的早期,各种不稳定,因此还未能发展出“慧”。

在跟我的一个来访者梦的工作中,随着他的移情,让我看到了他的阿尼玛的不同阶段。我跟分析师的工作过程中,我也体验到了移情和阿尼姆斯的不同阶段。同时,由于这份体验,使我在《移情心理学》和《炼金术》的阅读中,从实践和体验中理解了移情理论。也对阿尼玛和阿尼姆斯有了深入的理解。

“ 阴影的呈现与转化

虫子梦:第一次,我看到睡梦中的自己翻身压死一直圆圆的甲壳虫,没有特别的情绪,且奇怪自己为什么会没有情绪?第二次,还是那只圆圆的压死在身下的甲壳虫,现在十分清晰的样子,是蟑螂颜色螳螂形态,我知道它还活着,并且更大更长。心中认定那就是蟑螂,打算处理,总得做点什么。情绪有一点恐惧,但不慌不忙地找乳液,说蟑螂不能打,要用乳液糊住。事实是我对各种虫非常恐惧,连沙具虫类也不敢碰,尤其多足的、黑色的更是恐惧不已。最近进行禅修观足体验后好了很多。难道,是我的无意识在梦中修复意识中的恐惧?两个月后也就是分析梦的清晨,我又梦到还是那只虫子,长大了一点,蜻蜓一样的身体,没有翅膀,方形的头。它什么也没做,我也没做什么。没有情绪,就只是看到,观察着。

这个梦带来的疑惑促使我拿到了John Beebe老师的研讨会上讨论,John 问我对蟑螂的感觉?我说恶心,是害虫。他问我蟑螂有没有吃东西?我说没有。他说,当然大多数人对蟑螂不喜欢,它们总是掠夺别人的食物,并留下细菌和传染病。他让我回忆在现实中有没有什么人或事让我觉得恶心或讨厌,我回忆没有,却突然想到,在第二次梦之前,已带了两年的福利院被遗弃的孤儿得知我这学期又带了一个孩子,恶作剧般地逮到一只巨大的毛茸腿蜘蛛让别人送给我当礼物,当时觉得非常恐惧和恶心,不过我镇定地让他们放生,他们照做了。仔细想想,第三次梦中方脑袋的虫子样子就跟那孩子挺像的。
John了解了那孩子的基本情况、我儿时的一些经历和我的陪伴过程后分析道:“这是他的嫉妒和他的阴影通过你呈现出来。因为我没有被弃,相比他来说,我过得富足。我的陪伴让他感到放松,并由于嫉妒另一个孩子和被弃感而用捣蛋鬼的方式来呈现这个阴影。显然,我说让放生他就放了,他并没有真的想要吓我,只是恶作剧。而我也有对他的嫉妒,因为我从小很乖,嫉妒他能用够这么淘气(就如小时候的弟弟)。他的阴影也带出了我的情结,但我的真诚、耐心和后来跟他一起观察毛毛虫的经历让这个阴影呈现并化解了。”如此深刻的探讨,让我觉得既神奇又感动。后来的发展,他跟我去看了那个新带的孩子,每次见我会问我是否要带他,我如实回答,并告诉他我带他们二人时间是一样的,按顺序先看他,因为又更多的孩子需要关心,而他渐渐长大了,也需要独立。经过半个月的磨合,他接受并相信我不会放弃他。现在我们的关系更坚固了。此梦和实践我对阴影和转化有了实践性的理解。

“ 词语联想测验与情结
毕业临近,我完成了《荣格文集》的阅读,对词语联想与情结有了全新的认识,荣格是通过测试反应时的实验的方式让情结自然呈现,这跟弗洛伊德的口误又异曲同工之处。
“ 神话心理剧和绘画的体验
每一个角色的扮演,均反映了个人的投射,这种投射可以通过绘画中的人物反映出来,也可以通过角色得到反馈。
“ 原型理论

荣格的过人之处是通过体验把个体潜意识完善成集体无意识,并提出了原型理论。他认为,个人潜意识主要是由各种情结构成,集体无意识则是原型。集体无意识是通过某种形式的继承或进化而来的,是由原型这种先存的形式所构成。原型赋予某些心理内容以其独特的形式。是一种与所有的地方和所有的个人皆符合的大体相似的内容和行为方式。“原型是人类原始经验的集结,它们(荣格把原型用复数表示)像命运一样伴随我们每个人,其影响可以在我们每个人的生活中被感觉到。”

如此,无意识便有了更为广阔的天地。人们对无意识应当是敬畏和尊重的。科技的发展,让现代人类过于依赖仪器,摒弃了感官感受和直觉,与无意识的连接越来越弱。我们应当返璞归真,收回太多的投射,才能更接近自己的心灵。

“ 佛学、炼金术与中国文化

荣格在与弗洛伊德分道扬镳的那几年,一度被大量幻觉所困,徘徊在精神分裂的边缘,他修行印度的瑜伽功,大量的幻象需要有个根基,才不至于被无意识吞噬。他从佛学的轮回中寻找生死的意义,他绘制大量的曼荼罗。曼荼罗图形与藏传佛教有着渊源,当卫礼贤给荣格寄去中国炼丹手稿《金花的秘密》时,荣格对炼金术的本质开始了解。在自己的曼荼罗绘画中找到了一幅具有中国气息的金色城堡,并在《金华的秘密》中确证了他关于曼荼罗和围绕中心的螺旋的想法。他恍然,自性就是方向与意义的原则与原型。

中国国学,博大精深,其中的四书五经,《老子》《大学》均蕴藏了心理分析的秘密。

荣格与弗洛伊德一起,共享无意识心理学开创与发展的殊荣。人们常把弗洛伊斯比作哥白尼,而将荣格比作哥伦布。就后者寓意而言,是赞美他对人类心灵世界的开拓与探索。对于中国人来讲,荣格及其心理分析有着特殊意义,因为在诸多西方心理学理论及临床治疗方法中,几乎唯有荣格的分析心理学与中国文化有着如此深刻的渊源。荣格曾学习中文,研习《易经》,自称是中国文化的信徒、道家的追随者。也是最早认真思索古代中国传统意义的深度心理学家之一。
分析心理学是一门多种技术融会贯通的学科,其魅力也正是奠定在中国文化的基础上,适合本土文化。通过中医的学习,我对五脏六腑关系、相生相克原则有所了解,用中医理论解释了来访者的身心症状的缘由。中医理论也源自《易经》。《易经》精髓在阴阳,也就是道法自然,尊重规律,适时做事。时事变幻,斗转星移,《易经》之道,可谓人生坎坷,陡峭不平才是自然的规律。关键是我们如何看待事物的正反面,我们所做,不是为了绝对的平等,仅是相对公平。正如自性化过程,不断整合,阴阳相对平衡,继续观照内心,阴阳不断平衡,就在道或自性化的路上了。

综述
如荣格所说:“意象中的一些事物,不但与我有关,也涉及许多其他的人。从那以后,我的生命便属于大多数了。我关心的并正在寻找的知识,仍不能在当时的科学里找到。我必须亲身承受那些最初的体验。此外,还要试着把我从体验中得出的结果播种在现实的土壤里;否则,它们就是主观假设,毫无效果可言。我将自己托付给它,这是我既能够承受自己的存在,也能让心灵的存在最为充实的唯一方法。”“我从未隔断过与我的最初体验的联系。

我所有的著作和一切的创造性活动,都源于最初的幻觉和梦境,它们从1912年开始,迄今差不多50年了,我晚年所取得的一切成就均已包含于它们之中,尽管最初只用到了情感和意象。” “然而,我自始至终心知肚明,如果我能成功地证明—这需要最尽心的努力—精神体验的内容是实在的,不只是我个人的经验,亦是其他人共有的集体性的经验,我方能与外部世界和世人建立联系”。“当时我所体验和写下的事情,我用了整整45年的时间才将它们提炼成科学作品。”

心理学是一门体验式学科,咨询师必须先解决自己的情结,才能逐步去除投射,变得更为客观和无为。这就要求咨询师要有自己独立的分析师和督导师。来访者大体分为两类,成长型和问题型。心理治疗一定是在自己体验的同时做案例实践,在移情关系中不断加固咨访关系。对来访者无意识的象征表达不干涉,不投射和反移情才会达到咨询的目标:调动内心的力量,去除症状,人格独立。
(本文经作者授权刊出,转载请注明作者姓名及转载自微信公众号:心理分析与中国文化)

http://m.vcooline.com/66429/channel/1372477#mp.weixin.qq.com

如果觉得我的文章对您有用,请随意打赏。您的支持将鼓励我继续创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