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儿童面具到父母面具(黄国胜)

作者: 猫姐 分类: 心理治疗 发布时间: 2019-08-12 17:26

面具都是成对产生的。有一个面具,就会有一个与之对应的面具。儿童面具的对应面具就是父母面具。与幸运儿对应的是爱心大使,与苦命人对应的是恶魔,与讨好者对应的是明君,与叛逆者对应的是昏君。

爱心大使的特点是无条件接纳,不管孩子怎么表现,都觉得好,所以孩子认为自己是幸运儿。恶魔的特点是全面打击,不管孩子怎么表现,都觉得不好,所以孩子认为自己是苦命人。明君的特点是抑恶扬善,奖罚分明,所以孩子避恶趋善,成了讨好者。昏君的特点是抑善扬恶,奖罚颠倒,所以孩子避善趋恶,成了叛逆者。

父母面具最早是以客体面具的形式存在的,它就是父母的言谈举止和思想感情内化。长大以后,自己当了父母,客体面具就转化为主体面具。除此之外,父母面具还有一种来源,就是直接从儿童面具演变过来。

讨好者为了避罚趋奖,全面压抑自我,一切服从别人,明知别人不对,也不敢反对,一味地顺从和讨好,在别人眼里就是好孩子、老好人、好好先生。当他成了父母以后,用同样的方式对待孩子,就成了爱心大使。不管孩子做什么,他都不去批评、指责。他一味地顺从孩子、溺爱孩子。所谓无条件的接纳,其实就是没有原则的纵容。讨好者和爱心大使的共同之处是,没有自己的价值标准,一切都听别人的,别人的都是对的。如果自己的观点和别人不同,就压抑自己,认同别人。

叛逆者和讨好者正好相反,认为别人都是不对的,对也不对,自己都是对的,不对也对,所以总是打击别人,不许别人开心,谁开心就打击谁,别人不开心他才开心,这就是恶魔。叛逆者总是跟父母过不去,恶魔总是跟孩子过不去。孩子需要爱,他偏偏不给予爱;孩子怕伤害,他偏偏伤害孩子。在上帝面前,恶魔就是叛逆者。他的使命就是和上帝作对。

苦命人一直受打压,全面压抑,毫无活力,有朝一日当了父母,会是什么样的父母呢?他肯定会把自己弄得很累、很苦,他含辛茹苦,亲力亲为,以身作则,任劳任怨,这正是传说中的明君的形象。苦命人畏缩,明君自律。明君把规条强加于人,要求别人中规中矩,而自己充当法官,抑恶扬善,奖罚分明,执法如山,公正不阿。爱心大使是无条件的接纳,恶魔是无厘头的打压,而明君是有条件的奖和罚。这样的“条件作用”其实就是控制,可以把孩子的行为引向期待的方向。控制分三种:硬控制,软控制,无形的控制。硬控制就是下命令、提要求、批评教育、监督、管束、打骂、人身攻击、限制自由,软控制就是依赖、迎合、讨好、撒娇、耍赖、装可怜、施苦肉计,无形的控制就是谦让、施舍、宽宏大度、恪尽职守。最高明的明君用无形的控制,其次是软控制,而这两种控制都具有自虐的性质。

幸运儿一旦当了父母,肯定无法无天。他完全由着自己的性子来,想奖就奖,想罚就罚,该奖不奖,该罚不罚,活脱脱一个昏君。明君善恶分明,昏君是非颠倒。明君自我约束,昏君自我放纵。因为是非颠倒、自我放纵,所以手下人会变成叛逆者。其实,昏君也是有条件的奖和罚,只是奖恶罚善,而不是奖善罚恶而已。为什么会奖恶罚善呢?昏君随心所欲,没有执政纲领,顶多只能做些补漏的事情,所以孩子一闹,他就会去安抚,孩子乖了,他反而不予理睬,这等于奖励孩子的不良行为(胡闹和暴力),惩罚(忽视或负惩罚)孩子的正确行为(乖)。该罚不罚反而奖,该奖不奖反而罚。这样的父母很多见,这样的夫妻也不少。人家表现好的时候,你不奖励,反而提更多的要求,人家表现不好了,你去关心他了,人家发火了,你就妥协了。这叫“敌进我退,敌退我进”,适用于敌我关系,而昏君和叛逆者就是“敌我关系”(客体关系理论称之为“怕和恨”)。我把这种现象称为“反向控制”,有两层含义:一是奖恶罚善,反着来;二是父母被孩子控制,配合孩子的不良行为。

综上所述,爱心大使造就出幸运儿,幸运儿后来当了昏君;昏君培养出叛逆者,叛逆者后来变成了恶魔;恶魔整出一个苦命人,苦命人后来成了明君;明君调教出一个讨好者,讨好者后来晋升为爱心大使。当然,这么说是把复杂的问题简单化,幸运儿除了变成昏君,也可以变成爱心大使;苦命人除了变成明君,也可以变成恶魔;讨好者除了变成爱心大使,也可以变成明君;叛逆者除了变成恶魔,也可以变成昏君。

如果觉得我的文章对您有用,请随意打赏。您的支持将鼓励我继续创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