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慈恩:生命的定数就到这里,我们要承认它结束了

作者: 猫姐 分类: 心理治疗 发布时间: 2019-04-25 10:24

台湾儿童绝症病房|生命的定数就到这里,我们要承认它结束了

在来台之前,我一直在想,儿童绝症病房,这是一个什么样的地方?父母,社工,医生是以一种怎样的心态在其中,他们如何面对一个孩子的死亡?至少应该是充满哀怨的吧,每天追逐着会有怎样的奇迹可能诞生,病房里充满沉重与惋惜。因为一直以来我面对孩子的死亡始终是不平和的,会有很多遗憾,很多惋惜,觉得他们应该有着大好的未来。

儿童绝症病房叫做天使病房,是10周岁以下医学已不可逆转已经放弃治疗等待死亡的儿童。

我在这里见习了8天,在到达的第一天,我为天使病房做了一场讲座,题目是:《爱,曾经留住过生命》,我讲了很多在我过去的陪伴中,因为爱,创造了医学奇迹的那些故事,听众全部是这些重症儿童的父母。

这是第一次,让我看到他们的不同。

他们会在我讲的过程中流泪满面,会忍不住上来拥抱我,但和我过去演讲不同的是,过去有很多父母重点关心——奇迹是如何发生的?我们怎么做可以让奇迹发生?

但是这一次,却没有。

他们只是感恩,虽然叹息,但是更多的是美好的祝福。他们越来越少的拥有“功利心”,虽然我暂时并不了解是如何发生的。他们没有问为什么,如何做,只是默默默默地留下痕迹,内心揣怀着一份同命相连的情感,但是,不要求,不索取,不强求。

尽管我是理解其他的父母的,孩子的死亡和老人的死亡那是不一样的,不一样的,或者说我也做过这样的“母亲”,我也曾经疯了一样的要留住根本没有能力留住的孩子,所以我理解他们,努力到最后一刻,是理所当然的,应当被尊重的。

但是我也知道,奇迹,不是被制造出来的,是自然发生的,如何发生的?当你放弃所有的希望和动机,没有任何希望和渴求,只是静静地,没有什么目的,也不求什么结果的陪着一个生命的时候,它才有可能发生,所以,我也相信,奇迹也在这些父母的孩子身上发生。

然而,在天使病房见习的8天里,我却找到了答案。

在天使病房里,几乎只做着两件事:一是向孩子讲述死亡这件事,二是彼此告别。

他们的父母会这样告诉孩子,关于死亡这件事:

——“甜甜,你就要好了,因为你要离开这个世界了。虽然妈妈很舍不得你,但是你的这段旅程很快就要结束了。”

——“妈妈,我要去哪里?”

——“妈妈也不知道,因为妈妈也没有去过。可能是天堂,也可能是公园。”

——“那会是什么样子呢?”

——“会有很蓝很蓝的天,会有小鸟,有溪流,有小船,但是妈妈也不确定,但是,肯定不会躺在病床上。”

——“听起来还不错。那妈妈和我一起去吗?”

——“妈妈暂时还不能去。”

——“为什么?”

——“因为每个人来到这个世界都有属于自己的功课,宝贝你因为足够善良、聪明、纯净,所以你提早完成了任务,但是妈妈还没有。所以,妈妈要完成功课,才能去。”

——“嗯!那我就在那里等着妈妈,等你来的时候,我带你玩。”

此时,我看到妈妈抱着孩子,孩子的脸上充满阳光,妈妈的脸上沾满泪水,但是,他们的内心我想都是宁静的。

的确,生命到了这个地步,应该是平和的,温柔的,那,我们理解的痛苦的死亡,是哪里出了岔呢?

我们认为死亡是绝望的,痛苦的,它是一种毁灭,可是,证据是什么呢?大抵都是听说。

然后是告别。

——“宝贝,你要走了,妈妈祝福你一切都好,在没有爸爸妈妈陪伴的日子里,你依然要笑。妈妈会想你,但是也会快乐的生活。”

——“妈妈,我想你的时候,我就唱歌给你听,如果你听到了,你也唱歌给我听。”

这一天,我遇到有一个孩子离开。

没有撕心裂肺的哭声,没有死拉硬扯的挽留,有泪水,默默地从眼角滑出,有牵挂,但那是内心世界的事情。

他们只是轻轻地拥抱已经逝去的孩子,道一声诚恳的再见。

在这里8天,我被深深,深深地震撼到了。是他们对待死亡的尊重和对生命的态度,让我看到了死亡另外的样子——也是那本来应该有的样子。

我有问一个妈妈,是如何做到的?

她说,“生命有开始,有结束,这是生命的定数。生命到这里,就结束了,我们接受,过多的牵扯,就是强求。即便那么不愿意它结束,但是,没有办法,这一世,就到这里了,我们承认它就到这里了,我们就让它到这里,不让任何不属于她的声音留在她身上。”

这位母亲的这席话一直到今天我都常常想起,我们对临终者的眷恋大抵就是不能接受“生命到这里”了吧,我们贪恋生命的长度永远不要有终结的那一天,就这样一天天天的让它永远持续下去,所以用人为的方式可以让它延长,如果不能,就沉浸在痛苦中,我们把这种痛苦的“罪魁祸首”推给死亡。

以前有人问我什么是握手言和?

我想是这样的:

我黑暗,我绝望,我歇斯底里,我不符合社会的标准,都是可以的,并不觉得低人一等。命运对我残酷,让我死让我痛,让我生不如死,也并不是谁的错,原谅了一切,不是谁对你不公,也不是你犯了什么错,而是,就是这样,现实就是这样,人人都一样,只是遇到的事情不一样罢了,允许一切的发生,平和的,心甘情愿的允许。

我想,对于死亡同样如此,我允许生命到某一天结束了,无论这一天和你预想的一样不一样,有多少差距,它就到这里了,难过是一回事,放手是另一回事,难过,需要解决的是另外一个问题,我们无法面对这是我们自己的功课,不应该强加在已经满身病痛的亲人身上。我们就是允许生命到这里,结束了,让它自然的进入或离开。

http://mp.weixin.qq.com/s?__biz=MzAwNzAyNzcyOA==&mid=403390422&idx=1&sn=1f35015acc0e0f3104a9476e6d438146&scene=0#wechat_redirect

如果觉得我的文章对您有用,请随意打赏。您的支持将鼓励我继续创作!